杨守彬谈AI时代的焦虑:AI不是一个小风口而是一个大时代,晚进入者很难再赶上

摘要:我深深感觉到人工智能、大数据时代到来了!这不是一个小机会,而是一个大时代,且这将是比过去任何一个时代都更要残酷的时代。

杨守彬的焦虑

投资人杨守彬这两年时不时地在朋友圈表明自己非常焦虑,焦虑到连睡觉都觉得是一种浪费。

很巧的是软银的孙正义上半年也说过类似的话,上半年孙正义募了一个一千亿美元的资金,他开了一个年会说,面对未来人工智能的社会,睡觉也是一种浪费。然后这句话在全世界刷屏。杨守彬打趣道:这就是一个“名人”和“人名”说话的不同。

究其杨守彬焦虑的根源同样来源于此。

“我深深感觉到人工智能、大数据时代到来了!这不是一个小机会,而是一个大时代,且这将是比过去任何一个时代都更要残酷的时代,所以要花很多时间在这个领域。”杨守彬说。

在他看来,从移动互联网到接下来的智能互联时代大概只有十几年的窗口期,之后就会立马进入智能互联的时代。未来只有1%的人能够进入到新时代去,更多是被淘汰在旧的时代。而新时代和旧时代最大的区别就是智能和大数据。

“进入智能互联的时代努力将成为最不核心的竞争力,谁掌握了未来的大数据、智能,谁就能在一定程度上占领未来的统治地位。”

“机会不等人。”为了不错过这波进入“新时代”的机遇,杨守彬和他的丰厚资本也将自己的投资重心逐渐转移到“新技术”上。在他看来,进入智能互联时代,数据将成为新能源(生产资料),计算是新的生产力,有了足够海量的大数据和强大的计算能力,就会催生出新的智能,智能则会进一步创造新的生产关系,进而对过去很多行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杨守彬认为作为投资人选择投哪个行业基本跟两个因素有关,一是这个行业是否有前景;二是自己最擅长最懂哪个行业。

无疑,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是大势所趋,但杨守彬自认对这个领域的一些元技术知之甚少,也没有相对专业的能力去挖掘关于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底层基础技术,因此在投资上,他表示会将更多重心放在智能和大数据的应用,而非最前沿的技术研发。

应用表现在大数据和很多行业的结合上,比如大数据+教育、大数据+消费、大数据+医疗,“在各个行业内关注大数据的应用,看技术和数据能力是否在行业内产生了新的价值,包括使客户更精准、服务效率更高、成本更低等。”

“丰厚F4”

当然除了AI和大数据,丰厚资本的投资领域也泛及文娱体育、消费升级和企业服务。杨守彬告诉创客猫记者,选择这些领域,一来也是基于机构对这些行业未来形势利好的判断,同样更是四位创始合伙人不同的背景基因决定的。

丰厚资本于2013年12月由岳弢、吴智勇、谭群钊和杨守彬四人联合创立。四位Founder自带趋同的信仰、丰富的创业及投资经验、广泛的资源及社会影响力,被业界称为“丰厚F4”。

岳弢是纽交所上市公司巨人网络联合创始人、知名天使投资人,早前已成功投资在路上、微用股份、深泉科技等不同行业的优秀企业。

吴智勇,曾任职于英联投资、赛伯乐投资、贝祥投资、德意志银行战略投资部等知名投资机构,具有十多年丰富的投资并购以及IPO经验,并参与多家公司在国内外的IPO或增发。

谭群钊,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盛大网络联合创始人,曾任盛大游戏董事长兼CEO、盛大网络集团总裁,擅长战略规划与模式设计,对泛娱乐和产业互联网领域有深刻洞察。

而杨守彬本人是黑马投资学院院长、黑马会副会长、中国投资人中心发起人兼理事长、中国青年天使会秘书长兼常务理事,同时他也是财经与创投界知名主持人,主持多档创投电视节目。

杨守彬认为,他们四人之间就是一种非常好的互补关系。人都有自己的短板,不能面面俱到,但于机构来讲,在基于行业趋势判断的前提下,最大程度地发挥每个人的优势,这能达到一种颇理想的平衡状态。

截止目前,这家带着创业气质、互联网基因的早期股权投资机构已经投资了120多家早期的创业项目(A轮及以前),而杨守彬个人也投了50多家公司。在这累计170多家的公司中成功进入下一轮的占60%的比例,死掉的企业仅10多家,这份投资业绩在早期投资机构里算是非常不错了。

不过在业绩面前,杨守彬表现得相当谦逊。他说他不喜欢有的投资人常把“投资能力强”挂嘴边,投资人是为企业提供帮助的,因此能为企业、为创始人做多少事,这是让他最自豪的地方。

对于投资人与创始人的正确相处方式杨守彬也看得很清楚,他对自己的要求是:

首先必须是一个帮忙而不添乱、补充而不替代的投资人。

“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绝对全力以赴,不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绝对不指手画脚,躲得远远的。”投资人的人生是“跟随式成功”的人生,只有创始人把事做成了,投资人才会收获成功,一个企业成功与否,创始人才是关键,投资人并不会起到决定性作用。

第二,尽最大能力去支持和服务所投企业和创始人。投资人要成为企业和创始人成长路上的垫脚石而不是绊脚石,可以利用过往相对成功的经历和经验,与创业者多做交流、给予指导。

第三,利用基金力量,链接更多外部资源,在企业发展阶段及时给到帮助。

“比如‘丰人院’就是我们面向丰厚资本所投企业的创始人的一个学习型、互助型的组织,主要以经验交流、分享为主,加一些行业发展趋势的探讨。我们会不定期得举行封闭式的交流会,只有我们投的企业和创始人才能参加。因为我们也深刻认识到,开大会说小事儿,开小会才说大事儿,内部的会议谈论的都是创业真刀实枪的事儿。”

现在大家都在提AI和大数据,您觉得这里面有泡沫吗?对创业和投资又有什么影响?

杨守彬:

首先来讲,我们必须正视一个问题,即不管哪个时代、哪个行业,对创业来讲,本就不可能人人都能成功,也不是所有的创业都有结果。

其次,我们再来看,AI和大数据是我们无法忽视的未来,无论哪个行业都要接触、学习和应用。其实没有严格的限制哪一个就是AI、大数据行业,未来什么行业都得“AI化”、都得“大数据化”。

我认为AI、大数据不是风口,风口是来了一阵风吹起来,过一段时间就过去了。AI和大数据不是速来速走的一个风口而代表着未来的一个时代。我们讲共享单车、先前的O2O等,这些是风口,谁抓住就成了,没抓住就过去了。但AI这是一个时代。

最后,这里面有没有泡沫?必然有泡沫,但这些泡沫也是有价值的,没有大家前赴后继的推动,没有一步步的往前探索,不可能实现真正的价值。

创客猫:

像您说的AI代表未来的一个时代,那到了那个时代,大家都可以“AI化”、“数据化”了,AI和大数据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看起来那么神秘了,在大家都能应用的情况下,是否代表未来的创业门槛也比现在较低了?

杨守彬:

我不认同这个观点,我认为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创业门槛都变高了。我们说的创业门槛是指什么?创业门槛低,指谁都可以创业,高指的是什么?是创业成功的门槛高了。

为什么呢?两点。

第一,我认为现在创业进入了新寡头时代,你看任何一个细分领域,到最后的结果是什么?老大老二打架,把小三小四干死了,最后老大老二合并变成唯一最大的寡头。这就是这个创时代惨烈的地方,移动互联网时代和智能互联时代比过去任何时代都要惨烈的地方就是,赢家通吃、胜者为王,最终形成新的霸主,而不是多家同时成功。所以虽然谁都可以创业,但最终大成的是极少数。

第二个,为什么说未来的成功门槛更高,在我们即将要进入的这个人工智能大数据的时代,你进入的时间越早,你积累的数据就越大,机器学习的能力越强,因为这是呈几何倍的迭代输出和成长,晚进入者想要赶上去,非常困难。

比如人脸识别这个领域,想做人脸识别以及懂人脸识别的科学家那么多,但为什么很多都干不了?因为现在已经出来的人脸识别公司,早已积累到几千万、甚至几亿的人的数据,通过这些数据,已经迭代了很多有关人脸识别的产品了,这些产品又在不断地获取数据,加强自身机器学习的能力、识别的速度、识别的准确度等,所以后来者是很难在这个赛道上赶上早期进入者的。

所以我认为创业成功的门槛是越来越高了。

创客猫:

那您觉得互联网时代下的“大众创业”在人工智能时代还适用吗?创业是否该回归“精英创业”?

杨守彬:

首先来讲,“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我个人非常拥护的政策或者说号召。

为什么?创业这件事情其实只要开始就没有失败。

第一,即使你创立的项目未必成,但因为你进入这个领域,只要不放弃,你就有可能在后面寻找到机会。我们看到,其实很多现在成功的创业者其实都是连续创业者,甚至好多是连续失败创业者。我们知道美团今天成功了,但创始人王兴过去也有过两次没成功的经历。

第二,哪怕你创业没成功,我认为你也赢了人生。创业是最好的人生修行,在这个过程当中,你可能训练了自己的性格、陶冶了自己的胸怀,因为你经历更多的挑战、挫折和困难,经历这些后你再看人、看世界都会得到升华。我觉得这也是一种成功了,当然如果你要追求的是通俗的成功,就这事儿你做成了几亿、几百亿,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个人永远支持创业,我认为创业是这个时代我们能选择的最好的生活方式,因为你可以靠自己的努力、靠智慧获得阳光下的足够的财富、自由和你想要的生活。

以上,创客猫原创报道,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

来源:创客猫/林翠瓶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