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苏宁国际有个“毒眼”龙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苏宁国际有个“毒眼”龙
0 0

王韵龙侧了下身子,从队伍中探出头,朝前或是向后,都看不见尽头。

三三两两,却有秩序地自觉成列,间或夹杂着些打地铺的年轻人。他们半躺或者垮坐着的样子过于闲适,和英国凌晨两点的夜幕,格格不入。

冗长的队伍,像是一条蜿蜒的黑蛇,王韵龙觉得自己不过是其中的一块鳞片,微不足道,却又不可或缺。

这是2013年秋天,王韵龙印象最深刻的画面。

当时,他正在伦敦排队,等待苹果5S的首批发售。

从晚上7点到隔天上午11点,16个小时,王韵龙跟几个朋友就这么硬生生站了下来,“到手2台,拿了吃饭,再回去补觉。”

那个秋天,他即将研究生毕业离开英国。排长队拿苹果新品,成为自己兼职代购的告别式。

当然,那时的王韵龙怎么也不会想到,两年多留学生涯的附赠品,成为了事业的敲门砖,就算是在7年以后的今天,那时练下的功夫,仍然可以让他一技傍身,心不慌。

私人代购阳光灿烂的日子

王韵龙的桌上有一本“买手秘籍”。上面记录了2011年到2019年,他接触过的所有国外品牌、综合平台和贸易商户的关键信息,“字写得很丑,也比较乱,因为很多时候都记得很急,怕自己忘记。也就我自己能看懂吧。”

秘籍里,很多名字已经被画上了横杠,“那些平台现在已经没了。”

王韵龙的“买手秘籍”

2013年,王韵龙回国,做起了海外采购。2018年年初进入苏宁国际,从事招商工作,涉及的品类包括美妆、母婴、3C、服饰、箱包、保健品和家居。

王韵龙几乎经历了代购行业兴盛和规整的整个时期,“2011年我刚出国那会儿,正是海外代购刚起来的时候,当时的监管算是很松了,整体比较混乱。”

王韵龙回忆,在英的留学生大概会选择一周去1至2次奥特莱斯,“厉害的人去一次就会买一车,以美妆和箱包为主。”

在当时,这样的采购频率和商品数量,甚至足够让一个大学生养活大洋彼岸的一家人,“净赚3000磅,至少。”

“包他们不按个买,按排,上来就说,那一排我全要。”王韵龙谈起当年在巴黎老佛爷百货看到的情景,依然有些兴奋。“人肉代购最狠,出关的时候一手戴十只OMEGA手表,一只2万,一溜。”

代购“产业”的起步大约在2005年,国外工作或者学习的人,回国顺带些礼物成为常事。而后,越来越多的跨境导游和工作者加入代购大军。

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的爆发,让奶粉成为中国人跨境购买最疯狂的产品,“一批人去超市抢奶粉,抢到外国人都没得买,这个超市限购了就去下一家。”

另一方面,奢侈品消费不再成为寻找代购的唯一目的,购买海外高质量、便宜好用的产品,成为需求。

Holland & Barrett(保健品),糖果,蜂蜜,英国红茶……在回国前后的两年里,王韵龙常在不同国家和不同城市之间转悠,寻找那些销量与人气俱佳的产品及品牌,“买手秘籍”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提笔。

多年积累,让王韵龙相当自信,“没有哪个国外一线的卖场或者品牌我会不认识。”

被时间捶过的豪言壮语,灌进现实的耳朵里,轻轻一叹,便有回音无数。

“毒眼”龙的小九九

王韵龙的眼光很毒,有熟人打趣,叫他“毒眼龙”。

早期做个人代购,环境混乱,要以一人之力直面消费者多样需求。这样的经历,炼就了他的金睛火眼。

至今流行的雅漾大喷、贝德玛卸妆水等网红产品,他在2014年就曾国内进行推广,“它一定要卖点是很突出的,跟其他相似的产品相比,是不是具有不可替代的技术。”

据王韵龙介绍,目前,苏宁国际的品牌入驻模式共有三种,一种是包括大型平台网站等在内的卖场型,比如西集网等。一种是品牌旗舰店,即外国品牌跨境入驻。第三种,是海外专营店,就是所谓的买手集合店。

跨境生意本就鱼龙混杂,苏宁国际体系庞大,品类更甚。

王韵龙的“毒眼”除了眼光准之外,在鉴别品牌优劣上,非常毒辣。“最基本的我们会通过投诉率、假货率,包括他们自有客服能力和境外物流效率等进行基础评估,资质背景、报关单等也会成为审核内容。”

王韵龙说,呆在一个行业久了,谁真谁假一眼就能看清楚,“光保健品,我们见过稍微叫得上名字的品牌,就有数千种。产品的话,就更多了。”

不过,王韵龙也承认,流量具有力量,市场从未消停,“比如李佳琦,带货他就是能带得起来,但我还是坚持认为,要靠产品说话。”

2014年,海关总署“56号文”生效:未经备案的私人海外代购将被定为非法。2019年1月,《电子商务法》实施,信号明确:提高准入门槛,杜绝个人代购行为。

中国正规跨境电商发展的浪潮卷起。

大浪淘沙,潮退留金。

2019年6月28日,苏宁国际与日本最大的电商平台乐天达成了战略合作。据公开报道显示,双方将展开深入合作的内容包括跨境自营直采供货、官方旗舰店开设、全渠道供应链合作和体育产业资源共享。

这个合作,王韵龙前前后后,接触了大半年。

“和日本的伙伴打交道,特别明显的就是他们非常讲礼节。秩序明确,很严谨。不管是不是交给国内渠道商去做,都要亲自确认。”但凡和日本品牌交涉,王韵龙面前就会有两座大山要爬,渠道商和品牌商,缺一不可。

“日本乐天在跟我们确认合作之前,几乎去了苏宁线下所有的门店业态。”王韵龙说,实地考察比口头交流有效得多。

目前,苏宁在欧洲、美洲、澳洲、东亚等各大区域都拥有自己专业的买手团队,遍布全球近百个国家。到2020年,计划合作的国家和地区将超60个,合作品牌数量超15000。

王韵龙透露,苏宁国际正在不断拓展一些非主流优质跨国品牌,跨国大盘下,“秘籍”的武力值在增强。

“包括非洲等,都在接洽。生意盘子虽然看着小,但是产品是真的好。它们的名字在那本子上很久了,肯定得试试。我接触得早,所以引进苏宁国际,有信心。”

新智派首席客服代表

快手:营销、传播和社交的融会贯通

上一篇

首家全数字化门店曝光 苏宁:818开业,比刷脸还无感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苏宁国际有个“毒眼”龙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