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Line产品负责人颜延:还原“生动”的会议,打造“鲜活”的会场

近日,“TalkLine视频会议2019产品发布会”在北京隆重举行。

在发布会上,产品负责人颜延介绍了TalkLine视频会议是如何针对协作型会议中“人”和“事”两大核心,帮助用户在远程会议协作中高效沟通、快速响应、迅速决策。

移动互联网的普及改变了人们的工作方式,远程会议的形式已从“一人讲、多人听”向“轻流程、重协作”变化,通过集思广益、思维碰撞得出解决问题的方案。

协作的本质是协调人与人、事与事、人与事。如果把协作场景从线下搬到线上,人与人之间产生了距离,沟通可能因“人”和“事”的信息丢失产生障碍。想要让一场线上会议最大程度地聚焦,就必须还原真实的人和事。

为此,砍柴网特意采访了TalkLine产品负责人颜延,希望能够帮助用户更加深入了解协作型会议中‘人’与‘事’两大核心的痛点如何进行设计与优化,为用户打造高效的远程会议体验。

颜延,2011年加入腾讯,负责PC QQ、手机QQ的研发。2016年加入即构科技,负责SaaS业务的整体推进,目前为TalkLine项目总负责人

颜延演讲

TalkLine产品负责人颜延

砍柴网:您能不能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工作经历?

颜延:我是2010年毕业,2011年加入腾讯,一直在QQ做即时通讯这一块研发相关的工作,2016年加入即构科技,在即构科技做一些音视频偏应用层这一块的领域,现在相当于SaaS产品负责人,主要负责产品研发这个部分。

砍柴网:您为什么从原有的领域跳出来进入视频会议这个行业呢?

颜延:之前其实我最早是做过一段时间证券相关的行业,后来开始从事音视频相关行业的事情,视频会议是即构对创造价值这个理念往上的延伸,即构本身还是最开始以技术为先,擅长的一个点是从技术这个角度去切入,然后给需要这些能力的厂商,比如刚才我们提到的各种直播的公司,提供这种底层的数据,到视频会议这个行业其实是一个自然而然的选择的过程,刚才提到那段经历,其实我们发现还是有很多更上一层的场景,我们以当时的那种需要人来介入开发的这种场景格式没有办法覆盖到,所以我们再往上走一点,拓展出这样的一个新的业务,自然而产就走上这条路。

砍柴网:我很好奇咱们目前视频会议行业既有思科,还有华为等传统视频会议巨头,也有zoom等视频会议的巨头,这时候发布TalkLine会不会有竞争压力?

颜延:本身这个行业我进来的时候很多人跟我说这是一个所谓的红海行业,红海和蓝海这个词我认为其实对于我的概念来说不是特别强烈,我觉得这个可能更多的是对产业的分析师而言他们更看重的东西,对于我来说我还是着重在产品这个角度。您提到思科、华为这些巨头,在视频会议这个行业里面有更多的分类,它可能专注于某一个大的类别里面,并且它在我们前面把这个事情能够做好,说明有各种的可能性在里面可以存在,包括zoom、华为、思科他们的做法是完全不一样的,华为可能更多是硬件,思科是软硬件都包含,因为它本身业务面挺广的,zoom可能移动互联网之后开始衍生的这样一个公司。对于我们来说我们也有自己的一些特点,我们刚才提到了国际化,我们从下往上长,像华为他们从视频会议这个场景切入,可能从整个音视频领域在往上长,在长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一些和他们看到的视角不一样的点,我们去找到不一样的东西去做好它,然后关注这个产品本身。

砍柴网:能否您分享一下您跟TalkLine团队经过调研探索以后您挖掘出远程协作有哪些痛点?

颜延:远程协作刚才我有提到几个点,我觉得不管是对人还是事情的刻画可能是需要更清楚的体现,在这样一个载体上面。像之前硬件这种更封闭式的纯硬件来说在这个时代它的份额在往下走,我们在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找到我们的一些特点,比如说国际化,比如说刚才提到的协作这个方向,所谓的国际化就是中国的企业到国外连接的这个过程,我们在这里面找一些合适的方向去专注。包括刚才提到的协作,我们更强调协作型会议的实现,更产品化。

砍柴网:工作具体场景跟我们说一下?

颜延:一个情况是之前有一个做机房的客户,他们的行业有这样一个规则就是他们在远端的边远一些的机房,人的一些培训可能不到位,所以在这种对机房的升级或者数据迁移的过程中需要有一个资深的人去指导,可能就会用到视频会议的这种产品去进行一对一的工具性的指导。这边相当于拿着视频会议的移动的一些手持设备甚至眼镜去对着他操作的东西去拍摄,拍完之后把这个画面回传到远端资深的这个人,他对他的操作进行一些评判以及指导,这个就是很典型的一种协作。

另外还有就是教学的场景,一对一的这种语言类的教学其实也是强互动的,并不仅限于会议的场景,其实我们很多客户是直接用过来做一些培训、教育类的事情。

砍柴网:我们单位现在正在找一个这样的系统,之前我们也做过一些市场的比价,刚才您谈到的这些问题,您提到了其实你们的目的是企业能够实现高效率的协作,您具体谈一下TalkLine在设计上是怎么做的呢?

颜延:前面我有提过有一种会议形态是一个人讲所有人听,这种形态其实在政企挺常见的,但是其实有更多的情况或者并列的情况是协作场景,协作的时候必然有权限的管控这样一些东西,对于这个方面我们的理念是我们进入这个房间既可以开一对多的会,也可以是大家都是平等的,我可以把我的想法无拘无束在这个平台上展现出来,我们的产品理念一直往这个方向去导向。我不知道您这边的需求是怎么样的,但是我们在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是往这个方向,既能够兼容以前的那种一对多的形式,也能够支持强互动的场景,里面包括很多功能的设计都是多人同时操作为主,但是也会有一些角色的判断做一些权限的授予,比如最大的权限是主持人,主持人给予更细分的一些组件给到相关的人,相关的人在会议周期人做他们应该做的事情,这样一点一点把它拼成一个协作的场景。

砍柴网:我想了解一下咱们这个产品的一些功能方面做简单介绍。

颜延:前面提到的比如安排会议、加入会议这是最基础的,其实我们整个功能上可以从三个阶段去讲,会前、会中和会后。会前就是你安排通讯录,比如说邮件通知一些触达,会前的组织的那个阶段,对人的组织。会中就是我介绍了一个重头的部分就是对材料和对人的刻画部分,对材料就是共享出去的东西,我刚才提到的那四种,大概有30多种格式的支持,还有就是对音视频的保障,对音视频来说我们的并发数在行业里面是绝对领先的。这两个点在会中做,加上我前面说的一些控制的过程,因为我们放开了很多权限,所以还是额外会有一些控制的部分,来对这个权限进行一些收拢,也可以把它放开,我们希望能做到这样。到会后比如说录制,对会后的一些数据的统计,开会的时长之类的,包括对企业的一些自身的管理,比如说企业的参数的一些配置,可以对你想定制的一些内容、一些开关,比如说你第一次进去的界面你想呈现什么样的布局,类似这种。

砍柴网:我们的系统能够实现移动端,第二就是多人无限大?

颜延:不是无限大,一个会议间来说还是有人数限制。

砍柴网:定制款,价格上跟华为和思科比怎么样?

颜延:不太一样,华为和思科纯粹走很商务或者政企的那种路线,整个的风格也不太一样,他们那个用起来感觉更正式,还是那种一对多的传达性的会议。

砍柴网:相比一对多,多人协作这种交流还有极端情况下对稳定性要求更高一些,这方面我们做了哪些工作?

颜延:我觉得稳定性有很多层次,一方面是对客户端的稳定性,另外一方面是对整个网络的稳定性,客户端的稳定性我们投入大量的测试的人力对产品进行每一次的迭代或者进行至少三轮的测试,保证它的整个发布出去的状态是经过我们严谨对待的。

我们做的是语音视频会议,它是很重的东西,又很轻,重的意思是包裹很多东西,轻是你可以从很多东西里面取你需要的那一部分。

我们提到的云是多云多服务的架构,这个意思就是我们自己没有自己去建这些网络或者买机房,云计算现在这个概念已经非常普及了,我们在众多云厂商里面选择我们认为质量最优的厂商,在它的上面相当于我们再建一层控制的网络,就是我在哪个点用哪个。

比如我用亚马逊还是用阿里云,这个我是可以选择的,而且是灵活的可以在这个节点里面去替换的,整个智能的替换的方式大概是这个情况,我们对每一个网络的点或者我们从第三个视角去进行评估,我们看这个点的健康状况,所谓的健康状况是机器运行或者是它当前的复杂的情况,就是比如说它的CPU太高、内存太高,类似这样,我们会有两种机制,一方面是实时去盯着它,如果它出了问题我们给它踢掉,换一个空闲的或者一个更好的。

另外是我们事后,比如我们事后会看到像华北地区这里面最近好像出了很多事情,这个网络确实我们设计有问题,通过这两种方式去做进一步的评判,选择一个更好的点。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逻辑。

砍柴网:您提到风格不是那么政企,如果不是那么政企,我们身边自己内部开会还是习惯依赖于微信或者QQ,您觉得怎么让大家去改变这种意识或者对现有的成熟的QQ或者微信这种产品的依赖,想到一般开远程会议的时候多人的时候,用到我们这样的视频会议软件呢?大家怎么来转变这样的思想呢?

颜延:您那边会用企业微信或者钉钉吗?

砍柴网:比较少,还是微信比较多,微信或者QQ。

颜延:我们不是不那么政企,我们会比政企更往上走一点,因为政企算是我们能够覆盖到的一个范围,就跟我们说的协作的逻辑是一样的,我们设计这么多功能,你要用的话我们会让你有更协作的状态去使用。但是你如果非要一对多的使用也可以,我们有这样的权限的控制。

您提到QQ、微信,其实这是一个逃不开的话题,本身我也是在腾讯待过的,其实中国人挺习惯于这样的一站式服务,我在一个APP里面就能把所有的事情搞定,但是其实我觉得现在整个发展上来看,我个人认为公私分明是一个趋势,我们在办公领域会滞后于发达国家比如美国大概六七年的时间,因为美国人对SaaS或者办公软件的使用有非常多的组合,不会我就用一个APP去解决这个问题,比如说Slack为什么上市,它在这个里面能做到那么大的规模,其实Slack解决一个问题就是美国发邮件的一来一回的过程,这个过程在QQ、微信压根不会遇到,美国人就认定。我的意思是说中国可能也在往这个放去发展,至少在工作和生活这两个领域还是会有一些明显的区别。

举个例子比如我们公司最开始也是完全用微信来交流,现在我们基本上划分为两派,一边是企业微信,一边是微信,工作的事情不会在微信里面多聊,自己就是这样的趋势。

所以我认为可能在你的公司里面还会保持这样一段时间,因为每个行业具体的情况不一样,最近我了解到企业微信也会往外去打通一些关系,如果我们不局限于我们就是只服务于政企,那也许我们可以往外走,变成一个个人的实时通讯的软件。前提是我们把产品做好,这也是我们本身最开始做这个事情的初心,我觉得这个应该不冲突。假设我们做得很好,还是会有人用,我用微信的语音是很难受的,因为它经常会断。

砍柴网:您怎样看待当前的视频会议市场,这个市场还会有怎样的发展?TalkLine又会有怎样的布局和发展计划呢?

颜延:我们强调的两个点就是在协作型会议上面的更多给用户选择,就是我们把用户每一个人当成平等的对象。

首先我们的能力上面就完全具备跨国,国际间的网络的支持,在传统的视频会议上面,或者我们看到很多友商,他们对国际业务的支持是需要额外增值的服务,我们是用技术的手段保证,把这种专线的投入的降低,让有国际沟通的客户能够享受到这样的服务。我们大概会往这个方向去尝试更多的发展。

我结尾讲过一个事情就是我们插件化的事情,我们在我们的平台里面可能会做一些类似搭积木这样的插件,在这个基础上你可以引入更多不同的小功能。因为基础的功能最难的部分我们先做了,有一些小功能比如投票、答题之类的,这种东西可以交给有这样业务以及需求的第三方自己去开发,我们只提供这样一个平台,大概是这样的思路。还是往一个更融合的方向去发展,而不是更封闭的。

砍柴网:我想细化一下问协作型,如果我们的客户,哪些领域的企业对协作型会议更需要,您是怎么看的呢?

颜延:我看到的比如说一线城市的互联网企业协作是非常多的,我举个例子以前我认为能政企的那种客户基本上都是宣贯型的会议比较多,有比较大的集团跟我们反映如果你们这个产品当时还是一个很初期的阶段,如果这个产品做好了我们底层的员工也能用起来,也能把我们的工作效率提高,我希望你们做到的是这个样子。因为当时我们总想着服务于他们的会议间或者服务于他们的领导,它不是死板的概念,任何一个企业都有协作的需求,所以我觉得是一个比较广泛的,而且在现在发展的状态里面,你们看份额可能会越来越大,只是我们没有一个具体的数字去说明这个协作占比的比例。

再教育这个领域,其实我们虽然是一个视频会议产品,但是我们服务的客户,他只要在这个领域能找到我们可以给他创造的价值,那他就可以用。我们现在内部客户里面有一大批都是做教育、培训,这是非常强互动的场景,所以我们不仅限于视频会议这么一个领域,或者我们可以把它认为是协作型的场景。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科技

双十一线下商超再斗法,为什么“一年级生”家乐福拿下MVP?

2019-11-12 17:08:27

科技

TalkLine正式发布:还原“生动”的会议,打造“鲜活”的会场

2019-11-12 21:04:4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