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作业帮辅导老师的期待:辐射更多人,向不同区域的孩子和家庭打开窗

作为K12在线教育平台的一名辅导老师,吴越的工作主要在线上。

23岁的吴越是作业帮石家庄分校的一名辅导老师,她带小学语文四年级提升班。

同一个班级,学生来自全国不同地区,什么样的学生都有。

跟这么多小孩子打交道,吴越觉得“很有意思”。

在辅导老师这个群体中,吴越很有典型性。

2020年月,作业帮与北师大联合发布的一份“辅导老师新职业群体调研报告”。报告显示,在线辅导老师的从业者75%以上是95后。他们中九成以上有本科及以上学历,而超过七成是年轻女性。

“这就是我想做的事情”

吴越毕业于一家师范学校。实习和刚毕业的第一份工作,都与少儿教育有关。她喜欢跟小朋友们打交道。

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少儿艺术培训机构。吴越当时做市场。做得很顺。工资也不错。但吴越觉得招生后,公司后续对孩子们负责不够。这让她感觉很不好,不自在。

到作业帮之前,吴越知道在线教育,但没有那么多的了解。入职培训期间,了解作业帮的课程、产品,了解公司对主讲老师、辅导老师的严格筛选,尤其当了解了学员多数来自三到六线城市后,吴越认定“这就是我想做的事情”。

她意识到,通过作业帮这样的在线平台,好老师能触及更多人,小地方、偏远地方的孩子,也有机会接触到优质教育资源。

吴越觉得这非常有价值。

在她看来,跟公司的价值观契不契合,对于一份工作尤其重要。

吴越自己不是出身大城市,小时候师资条件并不好,她说她知道好老师有多重要。

入职后,她开始带小学三年级语文提升班。

做辅导老师,不讲课,更多是服务于学生。要做新生家访、回访,催学生上课,要跟课,还要答疑解惑等。

带班,就像一扇窗口,开向不同区域的孩子和他们的家庭。

“新一代家长并没有那么大的变化”

“他们的家长,他们的老师,跟一二线城市学生的差距,真的很大。”这是吴越一年多来很深的感触。

吴越对一个叫小瑶的留守儿童记忆很深。父母都在外打工,小瑶主要跟着奶奶。平时都是奶奶跟吴越沟通,开始时候奶奶对微信的很多功能还不太会用。

小瑶的父母不太支持上网课,而奶奶觉得“投资教育总是没错的”。这句话让吴越一直记得。她会去想,很多留守儿童,可能没有这样的奶奶。

或者有的父母还没有这位奶奶上心。有的父母在帮孩子报网课后,会跟辅导老师说:我平时很忙,不用跟我沟通,有事跟孩子沟通就好。

“在大城市,我们可能觉得一切都发展很好了。但在一些地区,很多家庭生活压力还是很大的。”主要跟四到六线城市的父母打交道,吴越感受到他们中很多很辛苦,而当他们自己承受压力很大的情况下,往往对孩子更没耐心。

他们会觉得自己已经尽力给孩子提供了学习的条件,而孩子成绩可能还不如自己当时。家长就可能会指责,例如“为什么不好好学习,怎么对得起我和你爸。”

在吴越的观察中,新生代家长和“老一代家长”对孩子的教育沟通方式没有那么大的变化,更多还是指责式。

而作为辅导老师,对学生更多是鼓励和引导。有时辅导老师会夹在家长和学生中间。乃至帮他们协调学习之外的“家庭问题”。

“夹在父母中间无所适从的孩子”

去年10月的时候,吴越注意到,班上有个叫浩浩的孩子,以前课程完成度很高,但后来出现下滑。

在浩浩妈妈两次帮孩子请假后,吴越打电话给妈妈,询问是不是有什么事。

原来,浩浩家是拆迁户,分了几套房。浩浩父亲的想法是,上什么网课,学得差不多,不要不及格就好。而浩浩妈妈自己小时候没机会读书,现在希望儿子能好好学习。夫妻俩为孩子学习的事会经常吵架。

“当孩子的父母教育观念不一样的时候,孩子夹在中间会无所适从。”吴越说。这样的情况,孩子也很可能选择容易的方向,比如跟爸爸去玩。

吴越能感受到浩浩妈妈的无奈,作为辅导老师“我也感觉很无奈”。她能做的,也就是鼓励妈妈肯定她的一些做法和观念是对的。

对比之下,四川山区一个叫小寒的女孩子的学习劲头,很打动吴越。

小寒爸爸在外打工,妈妈专门在家照顾小寒上学。小寒每天5点半起床,走一个小时山路,才能坐校车。而在小寒妈妈发给吴越的小视频中,小寒看起来那么开心、乐观,她说自己喜欢学习。

影响孩子学习的因素很多,而家庭环境是如此重要。

“可以做得更多,辐射更多人”

在作业帮做辅导老师一年多,吴越思考很多。

她会慨叹一个孩子的际遇不同、变化,可能带来人生走向就不同。

第一期带的班上,吴越注意到有个叫秋怡的学生有时上课会愣神。做家访的时候,秋怡妈妈说,秋怡之前学习还不错,但三年级时候孩子爸爸意外去世了,成绩就直线下滑。所以也才报了作业帮的课,希望能提上去。

秋怡妈妈还提到,家里欠了债,自己要做更多事,有时顾不上孩子,拜托吴越多照顾。

类似的事情,会让吴越更多去思考教育和在线教育能做的。

在线教育让孩子有机会接触到不同的老师、不同的风格,“但它依然是没法照顾到所有的人。”

吴越说,就算主讲老师、辅导老师准备很多,付出很多,但到每个孩子身上,能感受到的不一样的。比如,可能哪个家长来聊得多了,自己就会多注意到对应的孩子,但还有一些聊得少的家长。

“还有更大的空间。”吴越觉得,前方还有更大的可能性。比如主讲老师更精进,更多辅导老师的培训和提高,比如通过技术手段的提升,“可以做得更多,辐射更多人”。

(备注:文中学生名字为化名)

 

人已赞赏

相关文章

科技

“便利店调酒”一周搜索量暴涨95倍 小红书再出潮流新玩法

2021-4-7 15:50:31

科技

“一人享”小包装酒异军突起,苏宁酒水报告揭秘2021酒水消费趋势

2021-4-7 16:32:4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解锁会员资源

开通会员

解锁海量优质VIP资源

立即开通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