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价飞涨,韩国年轻人开始幻想“一夜暴富”

来源 / 道总有理

在《请回答1988》里有个时不时就勾起观众好奇心的问题,正峰欧巴的彩票到底中了多少钱?能让一个四口之家在一夜之间完成阶级跨越,数目自然不在少数。如今,在韩国想要复制“金正锋传奇”的年轻人越来越多。

1月14日,韩国企划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韩国共销售彩票5.9755亿韩元,折合人民币高达319亿元,同比增长10.3%,刷新历史高点。这不是韩国的彩票市场第一次引发热议,去年,韩联社报道过,2020年乐透彩票日均销售额和销量分别为130亿韩元和1297.8093万张。

去年,一项针对韩国19岁以上成年人的调查显示,71.8%的受访男性和54.%受访女性有过购买彩票的经历。韩国年轻人之间所流行的“投机文化”很可能已经到了大部分人都趋同且接受的程度,正如前段时间热播的《鱿鱼游戏》,男主因为欠下大量赌债,而走投无路。

2021年以来,韩国的经济局面不免有些尴尬,再加上时不时就飞涨的物价,泡菜、牛肉、鸡蛋……步步紧逼生活中的钱袋子,年轻人不得不开始梦想着通过投机取巧来实现一夜暴富。

“投机文化”正在刻入国民基因

住在首尔北部的吴正锡是一名公务员,他每周会定期花费2万韩元来买彩票,“如果中了大奖,那它将是为我开辟人生新篇章的神奇卡片。”吴正锡曾经这么样兴冲冲地告诉韩联社的记者。

妻子戏称他为“幸运猎人”,而对于吴正锡来说,这张神奇卡片背后代表的梦想很多,比如为全家人买一栋房屋,这是吴先生的梦想。购买彩票的渠道很简单,就在首尔一家小小的便利店里,这家并不位于闹市区的小店每天门口都排着长队。

这里很多人都与吴正锡的想法不谋而合,他们在时刻等待幸运女神的眷顾。

韩国的彩票消费由来已久,2002年12月,韩国为了政府福利与体育发展引进了乐透彩票。在早些年间,韩国经济还算景气的时候,彩票市场发展得并不尽如人意,根据韩国最大的彩票运营商Nanum Lotto统计数字显示,2003年至2007年间,彩票销售额每年下跌10%。

大约在2010年后,彩票销量才突然上升。数据显示,2010年,NanumLotto彩票销售额为2.43万亿韩元,比前一年的2.35万亿韩元增加3.1%,2008年彩票销售额为2.26万亿韩元。同时,彩民们每周在彩票上的花销也水涨船高,2010年,一个彩民每周要花8.2美元来买彩票。

每天清晨,从首尔各大公寓里流向地铁站、公交站的年轻人不计其数,每当广播里开始公布中奖号码,无数双惺忪的睡眼就会立刻闪出锐利的光芒。即便获奖率几乎小于800万比1,也阻挡不住他们落足于现实,依旧心向奇迹的卑微憧憬。

正是由于彩票大军的热络,韩国彩票市场的生长速度令人难以想象。数据显示,从2014年到2016年,短短两年之内,韩国的彩票商店由6015个增加到了6834个。2015年,韩国彩票销售总额高达3.56万亿韩元,比2014年增长了8.3%。

有意思的是,韩国购买彩票的主要人群并不是通常意识里的低收入人群,相反的是,根据盖普洛机构的一项调查显示,在购买彩票的人群中,月薪超过300万韩元的人占比将近70%,月收入不到200万韩元的占比只有9.5%。

根据韩国官方数据显示,韩国的彩票玩家每年平均购买14.2张彩票,相当于每四周约购买一次。2015年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超过半数(56.5%)韩国居民至少购买过一张彩票。换句话说,韩国的投机文化早已深入人心。

更关键的是,各种被媒体渲染的幸运儿与一串串令人们叹为观止的数字也在时不时地撩拨着这些彩民兴奋的神经末梢。据悉,2020年全年有525个人中了一等奖,总奖金有1.129万亿韩元,这无疑让年轻人嗅到了一丝机会,哪怕这个机会只有百万分之一。

从2011年以后,支持彩票的人数就在60%以上,35.4%的人认为“彩票能带来希望”,从整体上来看,认为买彩票有赌博性质的只有8.2%,远低于股票的20.2%以及体育赌博网的19.2% 。这显然不是一个好现象,尤其彩票消费在韩国越来越常见,成瘾与否也不是只字片语就能澄清的。

为了预防彩票成瘾,韩国官方想了不少办法,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在2018年引入5%的在线彩票销售上限,并限制每个玩家在线购买金额,还会对购买者身份进行识别,以确定是否成年。

在全球很多个地方,彩票的形象都多多少少有点负面,但博彩性在韩国彩民当中似乎并未体现,因为在他们眼里,彩票与运道息息相关。

失业、房价、养老……韩国“繁荣”背后众生相

韩国央行1月25日发布报告称,由于制造业和服务业出现大幅扩张,2021年韩国经济增长4%,创11年新高。2021年韩国实际国内总收入(GDI)增长率为3%,低于实际GDP增速。有数据显示,21年前三季度,韩国GDP达到1.34万亿美元,排名全球第十,可以说,人口只有5000多万的韩国是名副其实的发达国家之一。

广义上来讲,韩剧将韩国的生活环境描述得过于浪漫,即便是最简单的泡菜拉面,也能在全智贤等人的衬托下,变得超凡脱俗。但实际上,韩国的年轻人真的能把日子过成偶像剧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韩国先驱报》报道,首尔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对1016名韩国人的调查,72.8%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感到压力,比2020年10月的调查增加了15.7%。在同一调查中,20多岁的受访者中,46.5%的人表示感到沮丧。

压在韩国年轻人头顶上的大山有很多重,失业、房价、养老……比比皆是。

据悉,每4名韩国青年中就有1个人没有稳定的工作,根据韩国官方总计,韩国15~29岁的年轻人失业率为9.8%,需要注意的是,这个数字并不包括临时工,也就是说,韩国真实的就业形势可能比这还要严峻。

韩国统计局提供的补充数据,如果将每周工作不足36小时的人以及季度性上班的人计算在内,则韩国年轻人的失业率会高达23.8%,对应失业人数超过100万。这不是危言耸听,OECD发布的数据同样显示,2018年韩国失业人口中25~29岁的人群占比高达21.6%,在36个国家中连续7年排名第一。

2020年韩国20-24岁和25-29岁年龄段的失业率高达10.7%和8.1%,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多,在如此夸张的失业率下,吃不起泡菜也不足为奇。韩国的物价高得令人咋舌,不止泡菜,国际经济学人智库报告显示,首尔一度高居全球十大物价最高城市的第6位,比纽约还高。

重重压力下,韩国大部分年轻人举步维艰,啃老一族多到见怪不怪。在韩国20-29岁人群中,工资只能够覆盖其半数的生活开支,另有38.9%需要依靠父母的资助,甚至很多人与父母蜗居在一起,被外界戏称为“袋鼠族”。

韩国国家统计局的一份报告显示,在未婚成年人里,有42%处于失业状态,超过50%的30至40岁的人以及44%的40至44岁的人仍与他们的父母住在一起。选择成为一只啃老的“袋鼠”,原因很简单。世界各个角落里的年轻人都在为放假发愁,韩国更不例外,这两年,韩国的房价一路飙升,首都圈和全国公寓的平均价格分别高达7.7亿韩元和5.4亿韩元。

但父母的日子也未必过得很好,国民养老金调研机构出具的数据显示,50岁以上的中老年韩国人维持“最低标准生活方式”平均每人每月需要145万韩元,如今涵盖韩国老年国民最为广泛的基础年金的发放金额却仅为平均每人每月10-20万韩元不等。

韩国的养老制度跟就业问题一样千疮百孔,据悉,一名韩国人想要完全离开工作岗位的平均年龄是71岁,由于养老保障的缺失,多数韩国老人过着退而不休的晚年生活,韩国的公共年金覆盖的人群不到2200万人, 65岁及以上老年人的给付人群不过253万人,有超过420万的老人在外工作谋生。

总而言之,韩剧里的美好并没有过渡到现实生活中来。

财阀阴影下,韩国“打工”有多难?

值得注意的是,在彩票的奖金用途上,社畜们的回答也分外有趣。调查显示,有26.9%的人选择了“储蓄,购买股票或投资物业”;有26.5%的人选择了“还贷或者偿还债务”;有16%的人选择了“创业资金”。

当被问及“中了彩票大奖后现在的工作怎么办”,有69.4%的人给出了“当场辞职”的答案。在韩国打工究竟有多难?除了打工人纠结的就业问题,韩国本身的创业环境就岌岌可危,这几年,全球独角兽公司都层出不穷,唯独韩国像是被创业者遗忘的一角。

2019年年中,美国市场调查机构CB Insight发布全球独角兽报告,全球独角兽企业的地理分布为,美国(173家)、中国(89家)、英国(17家)、印度(16家)、韩国独角兽企业数量仅有8家。

韩国经济市场上空总有一道挥之不去的财阀阴影,三星、现代、SK以及LG四大集团的总市值在整个韩国企业市值总和中的占比高达77%,但包括财阀在内的韩国大型企业只贡献了本国12%的就业,剩下超过80%的就业机会是由中小企业贡献的。

这就让韩国职场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境界:一方面,年轻人需要更多中小企业来缓解财阀在就业上的绝对掌控权,另一方面,中小企业在巨头的阴霾笼罩下,生存空间逐渐逼仄。

从回答2021年的疫情对经营影响上来说,韩国有62.7%企业家认为影响很大,经营状况很差,对比中国只有39%,日本也达到89.6%,同时,中国53%企业家认为情况可以迅速恢复,韩国只有11.3%。

企业家的信心指数从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一个国家当前的经济发展状况,韩国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第三季韩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0.3%,低于第二季度的0.8%,仅为经济学家预测的0.6%的一半。

另外,韩国中小企业对自己的经营前景怨声载道,一系列刺激经济政策的评价也趋于负面,有26.4%左右的企业家对官方作为持否定态度。中小企业偃旗息鼓,对韩国年轻人就业是一种“致命”打击。

根据韩国中小企业中央会的一项调查,有5.8%的中小企业表示会减少招收新员工,25.2%的企业表示将裁员。事实上,韩国早在2019年就累计减少了约17万个就业岗位;2020年,更是直接减少了近40万个就业岗位。

本来就不富裕的就业环境更加雪上加霜。韩国年轻人痴迷买彩票,一心想要利用投机来实现人生输赢,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也不难理解,对于很多年轻人而言,按部就班地努力与买彩票中奖,其背后的希望几率同样渺茫。

韩国国家统计厅公布的一项社会调查显示,只有21.8%的人觉得一生当中,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提高自己在同一代群体中的社会、经济地位;而有62.2%的人称“可能性很小”,剩下16%的人则回答“不知道”。

于是,韩国的年轻人只能在彩票堆里,一边憧憬,一边失望,但这何尝不是一种逃避现实的有效手段?尽管结果无疾而终。

道总有理,曾用名歪道道,互联网与科技圈新媒体。同名微信公众号:道总有理(daotmt)。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专栏

烘培赛道的2021:资本重押下,老字号向左,新秀向右?

2022-1-28 23:58:35

专栏

元宇宙只是未来技术演化的外衣

2022-1-28 23:58:4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