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保险一哥,众安也难逃步履维艰

来源 / 翟菜花

继被蚂蚁集团今年一月份减持3.17%至10.37%后不到半年的时间,众安保险的另一大股东腾讯控股也将其持股比例减持到8.09%,减幅达1.92%,而同属于“三驾马车”中的中国平安也相较之前的持股比例降低了不少。

除了大股东们的信任有所降低外,众安保险投资者的态度也谨慎了不少。自去年一月份股价冲上新高点以来,众安保险的股价走势整体处于下行状态,截止目前,其股价跌幅超过六成,市值约有375亿港元。

尽管众安保险去年首次实现了承保盈利,但是营收增幅却也大幅放缓,再加上复杂的市场环境以及低迷的资本表现,“互联网保险一哥”的未来恐怕也没有想象中的乐观。

盈利与增长放缓

保险行业有个颇有意思的“七亏八盈”的规律,是指一家新保险公司的前七个年头都是亏损的,到第八年才会实现盈利。对于众安保险来说,这个规律恐怕是应验了一半。作为一家成立于2013年的保险公司,众安保险起初三个财年的净利润皆为正值,即便是净利润水平不高,但是到了赴港上市便开始了大额亏损,亏损额度达到了近10亿元。

到了2018年,众安保险的净亏损额再次增加,同比扩大74.87%至17.44亿元,随后盈利前景开始明朗。次年众安保险的净亏损额大幅收窄,到了2020年便实现了扭亏转盈,变动幅度超过200%,去年净利润更是翻倍,同时实现了首次承保盈利。

财报显示,2021年众安保险的的综合成本率为99.6%,相比上年同期降低了约2.9%,全年承保盈利额约为0.75亿元。再加上投资收益的大幅增长,使得众安保险去年的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110.3%至11.65亿元。

可以说众安保险成长至今,尽管亏损额不小,但是总体亏损的时间并不长,七亏八盈的行业规律并没有在众安保险身上体现太多。不过,相较于盈利与净利润扩大的欣喜,众安保险的营收表现相比就差了些。

财报显示,2017年到2021年众安保险的营收分别为59.54亿元、112.56亿元、146.30亿元、167.09亿元、204.80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74.72%、89.03%、29.97%、14.21%、22.57%。可以明显看出近两年众安保险的营收增速已经是大幅放缓,作为刚创业不久的新企业来说,相比着利润端的亏损更着急的是营收端看不到更进一步的可能。

这一点投资者看得最清楚,众安保险刚上市时股价有过短暂的高点后,其股价走势便开始跌跌撞撞,更是经历了一年多的下行期。尽管之后股价有所回升,但也起伏明显且持续时间较短,其股价冲上新高点后便开始了新一轮的下跌,众安保险的市值也从最高峰的千亿港元萎缩到现在三百多亿港元。

简单点说,众安保险上市至今股价多数时间都处于下行状态,投资者谨慎态度的背后其实是其营收潜力的不看好,更耐人寻味的是其实际表现刚好也佐证了这一点。加之大股东们的持股比例相较于上市初期减持了不少,众安保险未来的资本市场表现也很可能保持着如今的状况,尤其是其本身独立性非常有限的情况下。

“三驾马车”下的众安

众安保险作为全球首家互联网保险公司,在2013年由蚂蚁金服、腾讯、中国平安的发起下成立。有着互联网巨头和保险巨头的加持,众安保险的开局可谓是甩开了同行一大截,拿下的国内第一张互联网保险牌照很快就做出了成绩,次年双十一仅一周的时间便出售了约一亿份的保单。

随后众安保险吸引了拔萃资本、摩根士丹利、鼎晖投资等投资机构的目光,A轮融资后的估值达到80亿美元,短短两年就成为了保险科技行业的独角兽。这背后显然是离不开蚂蚁等大股东的帮助,可以说没有大股东们的支持,众安保险很难在短时间内吸引众多投资者的眼光并成功登陆港股市场,但也丧失了相当程度的独立性。

比如刚成立初涉足的退运险,实际上是来自于阿里巴巴旗下的电商平台,大股东的支持不仅让众安保险很快打开了市场局面,同时也站稳了脚跟,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其第一个财年的总保费就达到了近8亿元。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甚至是到现在,阿里巴巴都是众安保险的大客户之一。

尽管除了阿里巴巴,众安保险的合作对象也有携程、滴滴、蘑菇街等互联网企业,但是其相当大比例的产品仍是由少数企业所完成的,比如携程相关企业的贡献比例从2014年的5.6%提升至2016年的20.6%。

也就是说众安保险保费的提升相当依赖少数的合作对象,即便是有些合作商的贡献比例有所下降,但是整体来看仍属于第三方平台的范围。财报显示,众安保险2021年自营渠道的保费收入为36.09亿元,同比增长66.4%,占总保费的比例约为18%。

而之前三年的自营渠道比例更低,2018年到2020年众安保险自营渠道的比例分别约为2%、8%、13%。经历了八年的发展,众安保险第三方平台的保费贡献比例仍超过80%,可见自身独立性之差。

不过,众安保险之所以能快速发展甚至是成为行业头部,实质上以自身独立性的破坏为代价换取的保费增长,换句话来说“三驾马车”实际上是众安保险业绩增长的主要推动力,在不改变既有股东格局下,众安保险对第三方平台的依赖性仍然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也就意味着前面提到众安保险的业绩问题以及资本市场表现很难从其内部战略变革上得到实质上的变化,而这一点也能从其高层变动上看到些许影子。去年年初,陈劲因个人原因辞去了执行董事与投资委员会主任的职位,而早在2019年,其就卸任了众安保险总经理与联席CEO,陈劲的此番辞职也意味着众安六年生涯的结束,欧亚平父子走向台前。

此外,众安保险高层中的陈玮、王禹、吴逖等人也在2019年之后先后离任,尽管众安保险人事变动的不少市场分析指向了业绩与股东压力有关,但在三驾马车无法更改的前提下,众安保险的自我独立探索势必是挤压大股东的权利,况且是其本身是诸多巨头的联营公司。

互联网保险一哥,依旧承压明显

今年1月份,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银行业保险业数字化转型意见》,也是继《关于推进财产保险业务线上化发展的指导意见》后对于保险业务线上化的政策支持。中国保险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21年互联网财产保险雷利实现保费收入862亿元,同比增长8%,较财产险行业整体保费增速高出7%,同时行业渗透率提升至6.3%。

也就是说无论是政策支持,还是市场规模方面,保险数字化转型已然是大势所趋。如此利好因素显然是看好互联网保险企业的未来,不过事实却并非如此简单,即便众安保险是互联网保险一哥,但依旧承压明显。

一方面是同质化竞争带来的市场竞争加剧。互联网保险本质上是保险渠道的变革,相较于传统的业务开展,互联网保险省去了代理人与推销员,直接面向消费者,但也让行业竞品趋向同质化。

除此之外,流量与技术也难以赋予互联网保险企业更多创新性,即便众安保险有着尊享e生健康险这样的王牌产品,但随着竞品的加入以及时间的考验,市场影响力依然有限,更不要说众多的相关产品仅是持续了一段时间便不见踪影。

另一方面则是互联网保险乱象导致的监管收紧。今年北京朝阳法院发布的《金融审判白皮书(2019年度-2021年度)》显示,2019年到2021年间,朝阳法院受理人身保险纠纷中94.5%的为互联网投保。数据显示,2019年银保监会接到互联网保险消费投诉同比增长88.59%,同时是2016年同期投诉量的7倍,其中财产保险方面的投诉居多。

去年八月份,众安保险因自营平台涉嫌骗保等4项违法行为,收到了银保监会145万元的处罚和相关责任人被警告以及罚款的57万元。互联网保险大哥尚且如此,可见整个行业的乱象,由此《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办法》、《关于加强和改进互联网财产保险业务监管有关事项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于去年先后发布,今年银保监会更是下发了险企定期报送渠道等方面的发展状况。

也就是说互联网保险市场正走向规范化、精细经营方面,由此众安保险所面临的竞争压力也再扩大。数据显示,2021年互联网财产保险TOP10的市场集中度为78%,众安保险有着24%的市场份额,位居行业第一。除了面对人保财险等同行的竞争,众安保险还要传统保险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压力以及平安好医生等互联网医疗平台的压力。

此外,偿还能力的下滑、现金流多项指标的下降以及资本市场表现的低迷也让众安保险今年推出了自上市以来的最大补血计划,据悉其通过两年内发行总额不超过70亿元的10年期资本补充债券议案。不过,在众安保险目前业绩以及诸多外部因素承压下,尤其是偿二代二期大背景下,恐怕补血的预期并没有想象中的乐观,毕竟其所面临的局面短时间内难以得到有效改变 。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专栏

入局中式轻食,盒马意在“预制菜”?

2022-7-9 21:57:20

专栏

华为云HECS:拥抱全民上云大时代

2022-7-9 21:57:3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Generated by Feed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