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美团边裁员边招聘的背后,苦日子来了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美团边裁员边招聘的背后,苦日子来了
0

文 | 新媒体砖家

预计阅读8分钟

今日,媒体爆出美团开始大规模裁员。

美团裁员早有先兆

4月13日,在各大科技媒体、以及职场社交圈,美团“裁员潮”成了热议话题。据多家媒体报道,美团这一轮的裁员规模,达千人以上。

美团裁员,其实早在年前就开始了。2019年元旦前后,在职场人都在憧憬春节前的年终奖、以及各种福利的时候,美团的许多员工却在职场社交圈子里集体吐槽:美团赶在年底前,突然开始了突击裁员。

当时的职场社交讨论区里,“美团裁员只用了3分钟”,“免交接免闲扯,3分钟结束美团职业生涯”,“上海点评到店业务综合事业群裁员技术20%左右”,“大量应届生三分钟被裁”等裁员信息让备受用户关注。

最让被裁员工不满的是,美团将裁员行动选在了12月31日这个节点之前。众所周知,在这个时间点前完成了解约,公司大概率可以省掉被裁员工的年终奖。面对美团的这做法,有美团前员工说,从此对美团“一生黑”。

美团年前之所以着急裁员,与其跌跌不休的股价和亏损不无关系。据媒体报道,美团自2018年9月份在香港上市以来,其股价就进入了长期的下跌通道,迄今总市值已经蒸发了上千亿港元。

这个当初定位于“新型互联网经济体”的企业,为什么在股市上表现如此疲软?我们从美团最新发布的财报中或许能看到答案:2019年3月11日,美团公布了2018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报告,数据显示,美团在2018年全年经营中录得85.2亿元的巨额亏损。

经营巨亏、资本市场不看好,内忧外患的美团,进行裁员一点也不例外。

美团边裁员边招聘的背后

美团裁员不让人意外,但美团最新的这一波裁员裁员,却给人以诡异的感觉:因为美团在大规模裁员的同时,还在进行“高薪”招聘。

4月11日,美团在公众号上发布招聘文案。在美团的招聘文案中,先是展示了美团员工的工作环境,硬件设施,以及吃不够的各种外卖……一周前,美团安全在公众号列出了数据安全、产品安全、移动安全、IT安全、攻防对抗等二十余个月薪35-60K、60K-100K的高薪职位。这些高薪职位,对标的是腾讯的T3.3-T4.1,阿里P8-P9,最低也是腾讯T3.2,阿里P6-P7。

美团在“高薪”招聘的同时,被曝出大规模裁员。4月13日,据财经网报道,美团启动了“三年来首次大规模裁员”行动,部分岗位的人员离职后暂不做补招。

本周早些时候,有自媒体爆料称,美团点评最快将于本周三开启新一轮的裁员,涉及部门为用户平台、到店。具体的裁员人数以及补偿标准还不得而知。爆料者还称,人事部门已经预定了公司几乎所有的会议室,时间范围从本周三至下周五。

而后,美团HR在脉脉中回复称:本周HR订满会议室,是因为正值公司一年一度的晋升答辩。

现在来看,爆料者的信息是真实且准确的。

美团这一波的裁员诡异的地方在于,就在美团大规模裁员的同时,美团还进行了“大张旗鼓”的“招聘”。虽然说一边裁员和一边招聘是大多数公司常用的招数,但美团一边大规模裁员,一边却在“高薪”招聘做法,实在是有点令人“寒心”,特别是对即将被裁的美团员工来说。

如前文所言,美团这一波又一波的裁员寒流,主要归因于公司的经营不利、巨额亏损。那么这巨额亏损到底是从何而来,美团又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仅仅一年前,美团在话题炒作中还是舆论的焦点和“宠儿”。声势最盛之时,美团以收购摩拜单车、与滴滴展开网约车“撒币”大战、历史性地实现港股上市等大事件,一次又一次让人心潮澎湃。然而,美团上市后公布的第一份季度财报,却让投资人看清了现实。

在美团2018年11月公布的第一份季度财报中,美团第一次向市场承认,四出盲目扩张的“新业务”板块,让公司背上了沉重的财务包袱。

美团在王兴主导下,尝试了不少“试一试”的新业务,包括网约车、充电宝等,但这些业务无一不是烧钱项目。尤其是王兴曾经高调宣扬的摩拜单车项目,在花费了155亿元巨资收购回来后,非但没有给公司带来盈利,反而创造了单月亏损几亿元的尴尬新“记录”。

这种毫无章法、毫无成算的扩张,可能是在王兴做“大平台”理念所驱使下的举措。但现在回头看,在环境顺利的时候,美团“看啥火就干啥”的经营思路,令其大量损耗财力,却没有在核心竞争力上实现显著提升。如今陷入了“啥都干不好”的困境,巨额亏损、股价连跌,以至于不得不以裁员等措施来应对局面。

美团今天的困境,实际上是在为过去的“任性”买单。

美团的苦日子来了

笔者认为,裁员只是美团“阵痛”的开始,陷入困境的美团,苦日才开始。

“裁员”又能为美团节省多少钱呢?美团要担心的,是不断“逃离”美团商家和越来不好对付的竞争对手。

2019年1月9日,央视财经报道称,广西南宁大批商家下架了美团平台上的外卖业务;2月20日,人民网创投的长篇访谈更揭露,全国多地的美团外卖商户,都出现了经营不继、面临结业撤离的困境。

媒体的相关报道,不约而同提到同一句话“逃离美团”。所谓“逃离”,指的是经营外卖业务的小商家们,在美团平台不断疯涨的佣金抽成盘剥下,已经无法再维持经营,只能选择关门转行。

媒体走访了从济南到广州,从成都到北京的大批外卖商家,发现美团佣金比例在2018年时已经达到18%,后来渐渐涨到了20%,到2019年春节前后,佣金抽成已经升到了21%,部分商户甚至高达25%、26%。普通的餐饮业毛利率大约在60%左右,看似挺高,但扣除食材成本后大约只有48%的样子。

这个毛利率还要刨去水电煤气、人工成本等,纯利已经非常微薄,而美团平台不断上涨的佣金抽成,已经一下子把所剩的利润吞掉一半以上!这个行业就真的很难做下去了。

提升佣金、向中小商户“割韭菜”,这种举措无论谁都能看出,纯属短期行为,伤害的是平台长远发展利益。但美团此举实在也是出于无奈:如前所述,公司巨额的经营亏损已经造成股市连跌、投资机构纷纷看空。

美团面临着投资人巨大压力,它必须设法尽快改善现金流状况,以挽回资本市场的颓势。在美团的营收中,外卖佣金占了60%以上的比例,是美团能找到的主要现金来源。在拿不出其他好办法的情况下,连续大幅度提升佣金抽成,就成了美团用来改善现金流、优化财报的主要手段。

美团除了自身经营问题外,更麻烦的是其主要竞争对手饿了么口碑,近一年多来发展势头非常迅猛,在多个区域已经威胁到美团外卖的生存。

2018年4月2日,阿里巴巴宣布以95亿美元全资收购饿了么,其后又主导了饿了么与口碑的合并。一年时间过去,口碑饿了么正在呈现出全新的面貌,并在本地生活服务市场上,向美团施加强大的竞争压力。

2018年夏季,口碑饿了么发起的“夏季战役”成果显著。在数十亿元资金投入的驱动下,饿了么以完善的线下精准配送体系,在多个城市里,都创造了外卖行业单个城市日交易额的最高历史记录。

最近,饿了么最引人注目的举措就是宣布向三四线城市下沉。从近日口碑饿了么公布的第一批下沉城市名单中可见,云南、四川、浙江、广东等省份的多个城市都被包括在内,这些城市不但经济活力强、商户数量众多,而且是美团在市场份额上长期保持优势的“粮仓”。

这些“粮仓”,一直都是美团利润的主要来源。正是在这些利润的支撑下,美团才得以拿出资源进行各种扩张,并在一二线城市向市场提供补贴,以应对饿了么口碑的攻势。

如今粮仓面临对手依托整个生态“集团军”围剿美团,该如何应对?目前来看,美团并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笔者认为,接下来,“取、舍”是美团管理层需要认真思考的事情。

如前文所言,裁员只是美团的“阵痛”,陷入困境的美团,苦日才刚开始。

新智派首席客服代表

诸葛找房1年已落地100城,开启“新百城计划”

上一篇

刘强东内部信:调整薪资结构绝不是为降低工资 要对员工未来负责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美团边裁员边招聘的背后,苦日子来了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