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被误伤

一则“清仓”传闻,再次把腾讯放到舆论中炙烤,美团也被误伤,跌去千亿市值。 

作者/一白

出品/新摘商业评论

一、“分手”谣言

8月16日下午,互联网行业掀起一场舆论地震。

震源是路透社的一则报道:“腾讯计划出售所持有的美团总值240 亿美元的全部或大部分股票。据悉,拥有美团 17% 股份的腾讯近几个月来一直在接洽财务顾问,研究如何大规模出售美团股票;如果市场条件合适,腾讯有望在今年内开始出售。”

一时之间,“腾讯也不看好美团”、“互联网时代风口要结束了”等言论甚嚣尘上。

对此消息传闻,腾讯方面很快发文辟谣称:“上述传闻不属实,腾讯目前没有计划出售美团股份”,腾讯公关负责人也在朋友圈发文回应是“外媒乱传中国企业消息”。

一则不实传闻,再次把腾讯置于聚光灯下,也让美团市值跌了千亿。昨日消息曝出后,美团在午后一度大跌10%后,收跌9.07%,截至发稿前,美团总市值1.06万亿港元。

不怪市场情绪反应激烈,近几年腾讯的确减持动作频频,有媒体做过统计,腾讯近一年共计减持六次,其中既包括京东、Sea这样的互联网电商巨头,也包括新东方、海澜之家、华谊兄弟、步步高等传统线下企业。

疫情反复导致大环境遇冷,再叠加反垄断反无序扩张的呼声,腾讯套现减持、聚焦主营业务无可厚非。在今年一季度的业绩会上,腾讯管理层称腾讯未来会对投资采取更平衡的措施,看起来腾讯的“瘦身”动作在未来仍将继续。

但腾讯与美团的合作,无论是从资本层面还是业务层面来看,都是向好的,不仅没给腾讯经营带来压力,反而给它带来丰厚回报。

据雪球网友“ICPA”梳理统计,不考虑美团上市后,腾讯从二级市场买入的少量股份,腾讯在美团上的投资成本约40.73亿美元。据美团财报,腾讯持有美团股份占比约17%,以美团现下市值(1319.48亿)计算,价值约224亿美元,数倍浮盈,这波投资,很划算。

一名资深投行人士也在接受《科创板日报》采访时称,腾讯如果真的决定出售美团股票,可能是觉得美团峰值已过,腾讯需要回笼资金去做其他事。“持有的股权不做变现,老拿在自己手里未必划得来,对于腾讯来说,是兑现了收益”。

二、美团被误伤

“清仓”传闻之前,腾讯与美团算得上业内合作的“典范”。

两者的缘分始于2016年1月。彼时,美团接受腾讯领投的33亿美元E轮融资,而美团此后的战略融资、Pre-IPO和定向增发,都有腾讯的身影。

2021年7月,腾讯还对美团增资26亿,投资用于后者的无人车、无人机配送等技术研发。

而在两者资本层面合作加深的同时,业务层面的合作也同步展开。作为流量入口,美团外卖、美团团购于2016年、2020年先后进入了微信支付的“购物消费”板块。2017年,美团就已成为腾讯微信支付在线下餐饮领域市场份额最大的合作方。除此之外,美团还与腾讯在微信钱包、小程序,以及地图、微信卡包等多项业务和产品上有合作。

犹记得2017年5月,美团CEO王兴在接受《财经》杂志专访,在问及“互联网圈有谁是你的朋友吗?”时,王兴给出的答案是腾讯。

可见对美团来说,腾讯不止是股东,更是盟友,与腾讯的合作一直是愉快的。而此前腾讯多次注资,显然也是看好美团这一“标的”,及时辟谣也已表明自己的态度。

这次美团明显是被误伤,那些以腾讯抛售美团为由唱衰美团的,大可不必。事实上,美团有着夯实的基本面,甚至算得上一级市场里,为数不多业绩快速回暖的企业之一。

2022年一季度美团营收462.7亿元,同比增长25%,其中餐饮外卖业务及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营收均实现超两位数增长,分别为17.4%和15.8%,税后利润与经营利润率均实现同比增长。新业务收入同比增长47%,其中美团闪购增长强劲,一季度的订单量同比增加近70%,用户数和交易频次也有所增加,年交易用户数的增加推动了订单量的迅速增加。

疫情之下经营利润好于预期,印证了美团经营的韧性。而这种韧性,得益于美团业务多点开花的积累与沉淀。

很少有一家企业如美团这般“多变”。团购起家,业务从外卖延伸到酒旅到店、打车、社区团购、即时零售……美团也从聚焦“Food+Platform”的生活服务平台,进化为聚焦“科技+零售”的互联网巨头。

“有限游戏在边界内玩,无限游戏却在和边界,也就是和规则玩,探索改变边界本身。”

王兴是个从不给企业发展设限的创始人,他也不止一次表达过,太多人去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对一家公司来说,什么是核心?一,就是“你到底服务什么人,给他们提供什么服务”,围绕这个问题,就可以不断去尝试各种业务,拓展边界来找答案。

这种无限游戏的思考逻辑,使得美团每次达到营收平衡点,就会大举投入资金去布局新业务,主动以亏损为代价拓展自己的边界。

仅2021年一年,美团以零售业务为代表的新业务亏损就高达384亿元,吃掉了它在餐饮外卖、酒旅等传统业务上的利润。要知道,2021年全年,美团的总收入1791亿元,经营亏损231亿。

而其围绕核心与市场需求的前瞻布局,也的确取得成效,美团的营收规模虽远不如已经盈利的阿里和京东,但它的市值却能超过京东,达到阿里的一半。

三、谨慎的王兴,下注即时零售

再退一步讲,即便腾讯未来有一天真的减持了美团,也不会影响美团的企业经营。毕竟,王兴是个对企业经营有着很强风控意识与战略定力的掌舵人。

去年下半年,王兴就曾对内表示美团要以未来三年融不到新钱的预期做准备,对企业经营做出了“最糟糕的极端假设”,以此来提醒自己和管理层,重视企业经营的现金流和系统性降本增效,追求盈利性增长。

尤其近几年大环境下行,美团一边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改善骑手的工作权益,下调商家的抽佣比例,一边需要开辟新业务,寻找发展强劲的利润增长点。即时零售,便是王兴重点下注的对象。

2021年9月,美团战略升级为“零售+科技”后,专门成立了一个负责零售相关业务讨论和决议的特别小组,由王兴、王莆中、陈亮、郭万怀等组成。美团甚至放出豪言,要在未来五年,在即时零售市场拿下4000亿的流水规模。

其实近两年,实物电商与服务电商的服务边界愈发模糊,阿里有饿了么,抖音鼓励餐馆直播卖小龙虾与火锅外卖,京东最近也在研究进军外卖的可能性。美团布局即时零售,是用自己的流量与骑手运力,为大量本地实体商家赋能。

在王兴看来,零售行业的终局是“万物到家”,拆解来看,万物意味着“多”, 到家,意味着“快”,“快”是即时零售相较B2C电商最大的优势,理论上,运力越充分,覆盖城市越广,即时零售的规模价值便越大。美团依靠527万骑手覆盖2800个县级以上城市,为自己构筑了一道即时零售的护城河。而最近两年,美团在“快”的基础上,还在向“多、好、省”三个方面发力。

去年以来,美团在全国发力针对日用百货、快消品及宠物用品的前置仓项目——美团闪电仓。截至今年6月,已覆盖全国100多个城市,合作商家500家,建仓1000多个。

美团闪购实际上构建了一个由“美团闪电仓”商家与第三方品牌商家组成的“仓+店”体系,1000多个仓与品牌商家自有门店,能够在满足用户应急需求的同时,向更多场景延伸。

2022年Q1,美团闪购、美团优选以及美团买菜等多个业务线所在的“新业务及其他”收入同比增长47%达145亿元,占集团总营收的31.3%;其中,美团闪购的订单量和GTV(平台交易总额)分别同比增长了近70%和80%。

对品牌和商家而言,即时零售不仅拓展了线下商业半径,而且还是提供了一条让服务触达用户的高效路径。例如国产手机品牌皆将线下视为高端化的核心战略。其次,闪购解决了疫情所导致的种种库存压力,并完美解决了过去线上线下冲突的困境。

如果说前十年,电商开辟了线上经济的黄金十年,那么即时零售不啻于开辟了一次线下经济的黄金十年,沿此思路,率先实现规模化的玩家将极可能成为下一个电商巨头。

美团,依然身在局中,占有一席。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专栏

微盟半年报解读:稳住大客户 谋求新增量

2022-8-17 21:59:01

专栏

困在赛博世界里的“仿生机器人”

2022-8-17 21:59:1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Generated by Feed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