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负面标签重压下的陌陌是否还能洗白?

来源 / 灵猫财经

科技改变了世界,智能手机也改变了人们的社交。说起陌陌,80、90后应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陌陌创立的时候正巧搭上了科技的顺风车。彼时智能手机iPhone 4S和小米一代刚在国内大量普及,微信也才刚初出茅庐。3G互联网的兴起,大量对互联网社交感兴趣的新用户被陌陌的“陌生型社交”所吸引,鱼贯而入的用户曾给陌陌带来了巨大的流量。谁也没想到,在陌陌创立的第11年,曾经红极一时的社交软件竟也沦落到了社交平台的“边缘”位置。

陌陌“风评被害”?竟是误入歧途的“王者”

2012年3月,上线仅八个月的陌陌,用户数突破200万,并且以每月成百万增长,到8月已经超过1000万。同年12月陌陌官方宣布用户超过2000万。

陌陌之势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恰当的科技环境下的及时出现填补了中国陌生人社交产品的空白。据易观千帆数据,到2018年1月,陌陌男性用户占比已达77.3%。浓浓的荷尔蒙加持下,大量男性齐聚后,陌陌上的风气却突然变得越来越“不对劲”,甚至被打上了“约炮神器”烙印直到今日也没能撕掉。

在陌陌风头正劲的时候,为了趁热打铁把男性流量的红利利用到极致化,2015年12月陌陌上线了陌陌直播平台。2016年第一季度其直播服务营收就达到了1560万美元,占总营收5090万美元的31%;到了第四季度,陌陌的总营收更是高达1.95亿美元,其中直播营收的占比从31%升至79%。

但以此同时,虽然高流量的营销策略(擦边球)给陌陌带去了极致的增量,却也给陌陌带来了致命的影响。2015年到2020年期间,陌陌一直在和涉黄以及负面影响缠斗,仅2020年上半年,陌陌就被卷入了12宗性侵案件,甚至还有涉及未满14周岁的幼女的案件。

在一系列事件发酵后,“涉黄”“擦边球”等不良问题成了陌陌的甩也甩不掉的代言词。这些低俗营销也许让陌陌在初创期确实尝到了甜头,但从长期的商业经营模式上看却并不健康,也不利于企业的长期良性发展,陌陌就这样扑了个个跟头,到现在也没站起来。

数据显示,2020年陌陌直播业务营收96.37亿元,比19年下降22.8%,2021年一季度,陌陌直播服务收入为19.62亿元,同比下降15.9%。陌陌的市场至此开始急流直下、一蹶不振。

改名难改命,陌陌“缩水”在劫难逃

还记得在陌陌上市10周年的前一天,陌陌科技宣布就公司的称谓进行中英双重改名。公司法定名称由“Momo Inc.”变更为“Hello Group Inc.”,中文名也由陌陌科技变成了挚文集团,旗下有陌陌和探探两员大将。

CEO王力在全员内部信中表示,挚文代表未来对科技和文化相融合的美好愿景,要以科技驱动文化,文化承载科技。不难发现,改名的背后,表达了陌陌力图改变其与“诈骗、灰产、约炮神器”等词汇牢牢绑定灰色形象的夙愿。那么时至今日,费尽心思改名后的陌陌达到了其振奋业绩的目标了吗?

9月1日,挚文集团发布2022年第二季度财报,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3个月,该公司营收较2021年同期的36.717亿元,下滑15.3%至31.104亿元。

具体表现如下:2022年6月,陌陌App月度活跃用户为1.112亿,较2021年同期的1.156亿缩水3.8%至1.112亿;探探App月度活跃用户为2480万; 2022年第二季度,陌陌App总付费用户为860万,较2021年同期的930万缩水7.5%至860万;而探探付费用较2021年同期310万缩水29%至220万。

江河日下的陌陌科技的颓势甚至在股市上也能明显窥见。在2018年,陌陌的股市一度高达每股48.766美元,但进入2022年以来,其每股股价最高不过10.84美元,甚至还跌到了5美元上下。

陌陌面临增长难,陌生型社交市场真不如从前了吗

截止目前的成绩来看,陌陌和探探似乎已“江郎才尽”。而挚文集团新孵化的赫兹、对对、贴贴等App暂时未能窥得其获得增量的新方向及核心竞争力,公司整体形势也尚不明朗。

尚在探路中的挚文集团对如何在更为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让核心业务真正抓住年轻用户兴趣的问题上似乎依然十分迷茫,能解决持续许久的营收及用户增长乏力的下一个爆发点究竟在哪。

陌陌疲软的背后,难道是陌生人的社交真的已经被市场摒弃了吗?陌生型社交App真的已经走到末路了?其实不然,部分社交App的用户量不减反增。

根据QuestMobile数据,在今年1月同为社交APP的Soul活跃用户达到了3607万,相比2020年同期分别增长了109%。另外Soul营收也同步增长中。招股书数据,2019年、2020年,Soul的营收分别为7070.7万元和4.98亿元。2021年第一季度营收为人民币2.38亿元,同比增长260%。

另外,就客户的年龄层划分,陌陌也已经显出了“老态”。根据易观千帆数据显示,陌生人社交赛道内年轻用户占比最高的是Soul,24岁以下约占22%,24-30岁约占25%;而陌陌24岁以下的用户约占16%,24-30岁约占27%。2015年,陌陌30岁以下的用户占了80%以上。

此外,改名转型后的陌陌也因为矫正过枉,过于板正的画风还被点评“像企业软件”,似乎一切正在被年轻用户群体边缘化。陌生人社交赛道本身就存在拉新难,留存难的问题,随着“认识后”互动变多、关系升温以后,大多数用户很可能选择加微信继续聊天。

陌陌可谓是一招不慎满盘皆输,在陌陌带着侥幸的心理在网上传播歪风邪气时或许已经就被这个市场所淘汰了。

艾媒咨询报告显示,未来移动社交平台正在致力于通过在满足用户当下、实时社交需求的同时,加入更多差异化、个性化功能到产品中,提高用户留存度、形成产品核心竞争功能和优势,从“发现新关系的工具”转变为用户选择在其载体上进行深入交流的社交平台。一直立足于将“陌生人”为突破口的陌陌,确实值得在市场低迷期好好冷静思考一下了。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专栏

三年亏掉48亿,零跑汽车距离领跑还有多远?

2022-9-21 0:58:07

专栏

透过《边界》看AI——生而为“人”才是AI最终的宿命

2022-9-21 0:58:2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Generated by Feed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