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漫画行业繁花似锦,国漫扎根本土文化“向外生长”?

2022年,一半是寒冰,一半是烈火。

这一年,我们遇到了消费互联网的降温,包括互联网大厂降本增效潮到来,电商大促节不再公布销售额。

同样,我们也见证了经济迸发的新活力,比如元宇宙、虚拟人掀起的热潮,各大直播平台线上演唱会频频出圈。

当国内经济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部分行业不再追逐增长,开始“缩起拳头蓄力”,但是也有部分行业继续高歌猛进,业内风起云涌。

中国数字漫画行业毫无疑问是后者,其用户体量和市场规模都在持续增长。2022年,中国网络动漫用户规模达到2.97亿人,同比增长11.7%。同时,根据灼识咨询《中国二次元内容行业白皮书》,中国互联网漫画行业未来五年将保持16.5%的年复合增长率。

纵观2022年,国内数字漫画市场格局逐渐清晰。快看成今年增速最快互联网公司之一,哔哩哔哩漫画收购有妖气进一步整合资源,腾讯动漫继续发力知名IP改编,业内三足鼎立之势已成。

国漫产业逐渐成熟,国内市场潜力巨大,海外市场一片蓝海。新的一年,中国数字漫画企业将如何书写自己的新故事?

国漫的数字化“新生”

漫画兴起于十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而“漫画”二字起源于北宋学者画家晃以道的著作《景迂生集》。

在20世纪,中国漫画产业曾经走出了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一批有深度有创意的作品诞生。只不过,随着互联网行业兴起,美、日两国漫画产业率先转型,引导全球漫画产业由纸媒转向网络,行业进入以IP为重心的时代。

与此同时,韩国漫画产业作为新兴力量,在网络漫画领域实现了对日本传统漫画的“弯道超车”。

21世纪初,“网络漫画”在小众圈子开始兴起。相较于传统漫画创造性的图像风格和复杂的情节,此时的网络漫画画风简陋、情节简单,因此不受日本传统漫画行业重视。

而韩国漫画行业却抓住这一机遇,借助互联网快速推动本土漫画产业发展,逐渐在世界范围内打开知名度。

从2003年Daum webtoon开始提供网络漫画内容至今,韩国诞生了Daum webtoon、Naver webtoon、Lezhin Comics、KaKao page等多个知名网络漫画平台,各大平台在作品风格和市场开发上各有侧重。

其中,Naver旗下的Line Webtoon进军北美、欧洲、亚洲等多个地区,成为全球最活跃的在线漫画平台之一。Kakao也在日本推出PICCOMA在线漫画平台,成立以来连续25个季度保持增长态势,并计划明年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

韩国同行的成功,对于中国漫画从业者是一个巨大的激励,更是为中国漫画行业的数字化道路提供了参考价值。

2006年,漫画杂志《知音漫客》与漫画网站“有妖气”同年诞生,拉开了国产漫画的复兴之路。2009年、2012年,微博与腾讯也先后宣布成立漫画网站。

然而,早期国内漫画平台在经营管理各方面都不够成熟。比如,《知音漫客》错过了转型移动互联网的最佳时期,这本纸质漫画杂志逐渐掉队。而有妖气则因为急于变现,对旗下IP运营较为粗糙,让《雏蜂》、《镇魂街》等知名IP的首次漫改之路不算成功。

当然,时代的浪潮总是向前。此时的数字漫画产业冉冉升起之势已成,国内漫画网站的运营管理正在经历由粗糙到精细的转变。

2014年,原名“快看漫画”的漫画平台快看创立。它带着更加谨慎的人员扩增和精细的运营,通过留言、弹幕、贴纸等形式强化创作与交互,逐步发展成国内最大的原创漫画平台。2021年8月,快看宣布完成2.4亿美元最近一轮融资,创下当时行业纪录。

在前不久的媒体交流会中,快看创始人兼CEO陈安妮表示,2022年上半年,快看整体收入逆势增长超过100%,是今年增速最快的互联网公司之一。

一方面,新冠疫情后,用户阅读习惯改变,在线上花费的时间逐渐延长。另一方面,国内头部漫画平台对内容的运营能力达到了一定水平,在商业化方面开始举得更好的成绩,比如快看的付费用户规模和单用户付费金额都在上升。

毫无疑问,中国数字漫画行业虽然起步较晚,但是发展势头强劲。

在消费互联网呈现下行之势的2022年,以快看为首的中国数字漫画平台却在逆势上行,展现出蓬勃的生机。

渠道激励创作变革

从用户基础来看,中国漫画行业的厚积薄发是必然之事。

提到中国数字漫画产业的兴起,就避不开一个词汇——“二次元”。

在新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国内二次元群体还属于小众群体,这批漫画爱好者自发地在贴吧、论坛上交流、传播漫画相关话题,为中国漫画培养了潜在的用户群体。

第二个十年,随着对二次元文化有高理解、高接受度的Z世代人群成长,这个人口规模约2.64亿的消费新力量开始推动二次元文化走向主流,一个新兴的蓝海市场逐步成型。

然而,作为新兴产业,数字漫画快速发展的背后,众多问题开始一一浮现。

一来,由于中国数字漫画市场化起步较晚,相关行业制度还在不断完善中,难免有一些“走捷径”的创作者希望通过擦边内容获取商业利益。

第一批数字漫画创作者,大多是早期的漫画爱好者。通过对国外优秀漫画的学习与借鉴,他们开始成为国产漫画的内容提供者。

随着数字漫画平台的商业化进程,漫画产业上游的创作者也开始从“用爱发电”发展为正规职业,零散的漫画作家聚集成专业的漫画工作室。

这些漫画工作室加快了漫画商业化开发的步伐。而商业化的另一面,就是诞生了一些急功近利的商业团队,传播擦边漫画内容,对漫画行业内容生态建设带来负面影响。

随着内容安全监管体系逐渐成熟、监管力度逐渐加强,数字漫画平台必须意识到,合法合规是不可逾越的生存底线,健康的内容生态更是平台实现长效经营的基础。

二来,国内漫画发展过程中受到日本漫画影响较大,不少创作者的作品美学与内容等方面都缺少一些创新。

一方面,是审美上越来越趋同。接近的美学风格下,大部分国产漫画人物造型、服装设计等各方面都较为相似。

其实,中国有丰富的传统文化,绝佳的东方美学,带给了创作者充足的创新空间。比如动画电影界诞生了《大鱼海棠》等具有中国美学风格的作品。中国漫画创作者应该具有自己的审美情趣。

另一方面,作品题材、人物塑造、内容创意也缺乏新意。不管是作品的主旨与深度,还是剧情设置创新,都可以为国漫带来更丰富的内容生态。

站在数字漫画平台的角度,随着知识版权保护机制日益完善,他们只会更加渴求优秀内容。

因为任何文创行业都对创作资源极其依赖。不仅内容生态的丰富需要大量资源,而且平台对头部资源的渴求度非常高,因为它们是撑起平台商业化的关键。

好创作者稀缺,好作品难成,当头部公司整合了这些资源之后,这种整合的能力也会产生价值。

所以,正如陈安妮所说,“平台要进行原创内容+生态的扩容。”快看将在2023年,投入4亿元激励国漫创作。

不管是为了打造一个健康的内容生态,还是出于商业化角度考虑,数字漫画平台都应该主动承担起引导创作者规范创作、内容创新的责任,用渠道的变化倒逼上游变革。

毕竟,数字漫画平台的核心竞争力,永远是优质内容的供给能力。

扎根本土文化,走向全球化市场

对于不少Z世代用户来说,优质的漫画作品既是他们成长路上的美好回忆,也是继续陪伴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好的漫画作品真的很治愈我,特别是工作压力大想的比较多的时候。”初入职场的贝米告诉松果财经,“我会选择以看漫画的方式慢慢平静那些复杂的心情,感谢我喜欢的漫画陪我度过一个又一个夜晚。”

优质漫画的情感价值和阅读上的感官快感非常强烈,所以吸引了大量年轻用户成为漫画的爱好者。而这些数字时代的原住民,也正在撑起数字漫画产业的活力。

Z世代年轻人的消费具有两个明显的特征:文化认同与兴趣驱动。所以,在Z世代为主的漫画文化圈层中,用户往往对认可的作品付费欲望较为强烈。

这种良好的付费习惯,让数字漫画比大部分消费互联网赛道更容易实现商业变现。因而背靠着国内市场,快看能实现超过100%的收入增长。

不过,仅仅立足国内市场显然满足不了头部数字漫画平台的野心。

去年年底的交流会上,陈安妮称:“快看下一阶段的‘小目标’,是从中国第一漫画平台走向全球第一。”

着眼于优质内容挖掘的快看,还将目光投向了更广阔的海外市场。

近年来,随着韩国漫画跻身全球漫画市场第一梯队,Line Webtoon、PICCOMA等平台均在海外市场取得了优异的表现。而《鱿鱼游戏》在奈飞的火爆更是告诉文化创作者们,“非好莱坞叙事”的文化作品一样可以通行全球。

陈安妮指出:“相比海外作品,国漫很多时候世界观更独特,更庞大。中国人对于剧情本身创作性能力更强。古风元素在日韩和东南亚地区也非常受欢迎。我想这些中国特色会成为国漫在世界范围内的瞩目特点。”

遥望上个世纪,中国动画、漫画产业曾经造就了惊艳世界的中国风。

比如,万氏兄弟的《铁扇公主》是“日本动漫之父”手冢治虫漫画生涯的启蒙作之一。

还有《大闹天宫》,此片也用中国古典艺术色彩打动了国外观看者。《大闹天宫》获得第13届卡罗维发利国际电影节短片特别奖时,美联社给出了这样的评价:“美国最感兴趣的是《大闹天宫》,因为这部影片惟妙惟肖,有点像《幻想曲》,但比迪士尼的作品更精彩,美国绝不可能拍出这样的动画片。”

立足中国文化做艺术创作,走出全新的国漫出海道路,是新世纪中国漫画产业的传承与使命。

注:文中贝米为化名。

文|松果财经(ID:songguocaijing1)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发现

把你的人生数据化,然后随时翻看,你愿意吗?这款搜索app就这么干了

2023-1-6 10:56:34

专栏发现

国产儿童口腔护理品牌的崛起

2023-1-6 10:56:3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Generated by Feed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