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厦门一校园乐队“驻唱”快手半年“斩获”百万听众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厦门一校园乐队“驻唱”快手半年“斩获”百万听众
0 0

5个月时间,从0到100万的粉丝增长,这是快手给予蓝光乐队成长的鼎力支持。100万,相当于一个中等城市的全部人口;相当于10个鸟巢体育场的可容纳人口数量;相当于2000个livehouse的全部观众。然而在快手拍摄短视频,蓝光乐队的一场演出就有机会被100万人甚至更多人看见。

节日晚会、专场演出、音乐节……大多数人对于乐队表演还停留在传统形式,但随着短视频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乐队演出开始“转战”线上,无论是拥有丰富演出经验的专业乐队,还是单凭热爱闯出来的草根乐队,都在快手上收获专属“乐迷”。

蓝光乐队就在快手迎来了属于他们的“春天”。由四名非音乐专业的在校大学生组建的校园乐成立至今仅有2年。一开始他们的活动范围仅限于校园及其周边,听众寥寥。自今年5月份使用快手(快手ID:1225047353)以来,他们的知名度一下被打开,“好像突然间,就多了许多听众。”主唱马丹丹说。这个充满朝气的乐队,也因此有了更多的演出机会。

不负音乐和青春

主唱马丹丹是厦门集美大学数学系一名大三学生,她所学专业似乎与音乐搭不上边。“组乐队?之前想都没想过”,尽管马丹丹自小喜欢唱歌,“但仅是业余爱好”。大学开学前,马丹丹结识了现在乐队的吉他手,因为大家都喜欢音乐,彼此聊得很好。后来,在大一迎新晚会上,马丹丹独特的声线被发现,“不如我们组个乐队吧?”有人向马丹丹发出邀请。想到能有更多机会玩音乐,马丹丹答应了。

虽不是科班出身,但马丹丹对于唱歌的擅长源自妈妈的有意识培养。马丹丹出生于河南省许昌市,作为豫剧的摇篮,曾走出过众多戏曲名家,马丹丹的妈妈是个不折不扣的戏曲“发烧友”。“我妈当时专门请老师叫我唱戏,断断续续学了两三年,也算积累了些唱腔基本功。”后来,马丹丹喜欢上流行音乐,有事没事就爱跟着音乐哼唱。

机缘巧合,在充分尊重个性发展的大学里,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组建乐队,激发了马丹丹对音乐的热情。2018年3月的某一天,马丹丹和其他三名乐队成员聚到一起,决定把乐队办下去。

得给乐队起个名字。“我们一开始想了很多名字,最终选定‘蓝光乐队’。说实话,没有想太多的意义,就是感觉听起来不错。”随着乐队成员对于乐队本质的理解加深,“蓝光乐队”被成员们赋予了内涵。“蓝光,象征着一道光,我们希望用音乐为青春留下美好的回忆。”

为了方便排练,马丹丹和队友一起攒钱租了一间不到15平米的房子。“一个架子鼓就占据三分之一的空间,但丝毫挡不住每天排练的热情”。初夏的厦门炎热潮湿,马丹丹和队友每天都顶着烈日从学校赶往排练室。“那段时间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每个人都很自觉地排练,不单单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整个乐队。”常人眼中,一般大学生难以忍受的艰苦环境,对蓝光乐队的所有成员而言,却是一次难得的历练。

“小乐队”走出校园走向大众

野蛮生长了一年后,蓝光乐队得到了签约专业工作室的机会。“是我们乐队成员的朋友介绍的,说是可以根据我们的意愿,帮忙进行系统的发展规划”。在工作室的建议下,蓝光乐队继续主打青春校园风,翻唱经典流行歌曲。签约后,蓝光乐队的发展逐渐走上正轨,有了专门负责商演洽谈的经纪人,演出机会也随之增多。

第一次以乐队名义演出,是在厦门沙坡尾的一家liveHouse。“我们那天唱的改编的《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虽然不是专场演出,但每个人都很激动。”演出结束,主办方付了200元报酬。“除去往返打车,每个人到手只有十几块,但毕竟是我们的‘第一桶金’,大家都格外‘宝贝’。”

除了一些商业演出,蓝光乐队还经常策划路演,拉着设备穿梭在厦门的大街小巷,麦克风一架就能唱半天。厦门的街道熙熙攘攘,马丹丹和她的伙伴们在人声鼎沸中用歌声唱自己,唱青春。

快手遇见宣发“第二春”

线下演出毕竟受到天时地利的限制,拥有许多不确定性,在工作室的建议下,蓝光乐队开始开拓线上宣发领域,借助互联网传播红利,触及更多受众。一方面,在专业的音乐平台上传自己的演唱歌曲;另一方面,通过短视频新演艺形式,上传演出视频,线上直播表演,进行更多渠道的曝光,以扩大乐队的影响力。

快手就此介入了蓝光乐队未来的发展, 5个月前,蓝光乐队注册了账号,优质的内容加上快手即时性、互动性的平台优势,短时间内吸引了超100万粉丝,成为快手上名副其实的音乐大V。平时一场直播就能吸引超过2000人观看,还能实时互动,拉近与粉丝之间的距离。

图片包含 文字

描述已自动生成

有了粉丝就意味着有了听众,也意味着蓝光乐队有了更多继续坚持唱下去的动力。蓝光乐队的每一条快手视频下面都汇集了快手老铁的鼓励和支持,“太好听了”、“你的声音会讲故事”、“蓝光乐队最棒”……每一条鼓励,都让马丹丹和队友们感动,同时他们也时刻提醒自己不忘初心。

低门槛,高曝光,快手还有很多像蓝光乐队一样的草根音乐人,可能本身籍籍无名,却在快手大舞台获得展示自己、被更多人看见和听见的机会。一年后,马丹丹和乐队成员即将离开大学校园,步入社会。乐队的去留问题,曾让马丹丹一度避讳。“但如今遇见快手,即使哪天散了,关于乐队和青春的美好记忆也会永久保存。我们依然可以偶尔聚在一起,在快手为老铁们唱歌。”马丹丹说。

新智派首席客服代表

云米携手coKiing发布AI空调,首创全屋温场新概念

上一篇

苏宁双十一打出电商扶贫组合拳:千亩湘西猕猴桃直供基地揭牌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厦门一校园乐队“驻唱”快手半年“斩获”百万听众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