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亿融资的光粒科技,能否掀起AR新风?

来源 / 翟菜花

岚小咪的《沉浸在虚拟小说里的人,现实生活大都失意》一文中讲到,“虚拟人生决不是在虚拟的世界中醉生梦死地痛苦呻吟,而是借助虚拟的世界获得一种新的生存方式,使得现实世界的人生更加精彩和更有意义。

“虚拟”自古以来就不断引发人们的幻想,古时东方的神话起源、神佛故事,西方的宗教神魔故事等等都在影射当时人们的虚拟幻想,并且利用这些幻想当作统治国家的力量因素。虚拟与显示对立,但又相互依存,这是对旧时期虚拟幻想的评价,而当今时代唯一适用的是,“虚拟”正被当成增强现实、探索科技新功能的工具,来辅助人们更好的生活。

据36氪获悉,光粒科技(AR智能眼镜公司杭州光粒科技有限公司)对外宣称已完成过亿元A+轮融资,而天眼查APP显示此次消费级AR智能眼镜公司“光粒科技”获超亿元A+轮融资,祥峰继续加码。下一步AR市场或许会掀起新风。

AR起源

AR技术简称增强现实,是一种将虚拟信息与真实世界巧妙融合的技术。

AR技术起源追溯大概要从20世纪50-60年代电影制作人兼发明家Morton Heilig发明的Sensorama Stimulator机器说起,当时的发明机器同时使用了图像、声音、香味和震动等元素,让人们能够感受在实物运动的场景,在此基础之上,AR技术正式展开。

用虚拟增强现实,首先给用户非常新奇的体验,再其次就是核心的技术支撑。AR最主要的三大技术分别是:三维注册(跟踪注册技术)、虚拟现实融合显示、人机交互。

另外,AR技术给用户呈现的是虚实相生的场景,也就是利用核心三维注册实现以现实场景中二维或三维物体为标识物,将虚拟信息与现实场景信息进行对位匹配,因此AR应用的领域也较为广泛,这也是能够深入元宇宙概念的重要原因。

与AR经常联合出现的是虚拟现实技术,也就是VR,虚拟现实技术的核心结构主要以环境模拟系统、环境感知系统和环境传感系统构成,在此基础上,将使用者带入预设完成的虚拟空间。现阶段VR技术多是用于视觉传达和视觉信息传播,但是由于用户基数较小,相关数据显示,VR三分之二的收入来源娱乐行业,四分之一来源硬件产品,其他领域起到的作用相对有限。

相比VR技术,AR技术的应用则相对更加广泛。AR的话题在2017年前曾是资本热门,当时包括现在商场内娱乐区域的AR智能眼镜话题也未曾断绝,中间关于VR和AR的话题曾消匿一段时间,但近年元宇宙与VR/AR话题频频出现在资本市场后,关于AR/VR技术的行业、产品似乎又找到新的风口,而AR也不再局限在原本的娱乐领域下,开始向医学、教育、工业上进发。

有人这样说,AR技术就是让用户在观察真实世界的同时,也能接收相关数字化信息和数据,从而为用户提供帮助。而最显著的就是AR眼镜产品,让生活在真实世界的人与互联网关联,该类产品最早产自谷歌,后苹果也入场,当今已经有大批玩家下场,而AR智能眼镜愈发平易化也能更快的融入消费市场。

从概念到深耕产品是AR技术的升华,就像当前元宇宙的状态一样,空有一身概念无处安放,让资本既高看又不得不放下,毕竟没有产品去承载,那么不管是元宇宙还是VR/AR,都是空纸壳子一个,没办法实现商业化价值,而技术应用,则是风口的引流池。

AR技术应用后,光粒科技的隐忧

AR应用市场后,市场企业开始相继拓展市场规模,而光粒科技作为相关企业,自然也在拓展之列。元宇宙风口渐退,AR难借东风,在新一次融资后光粒科技又或者AR行业要如何独面需要拓展的市场,对很多人来说依旧会成为问句。

如果说面对市场,AR产品还有什么顾虑,那么B端以及C端的看法与认知或许会是最大的问题。

从B端市场来看,AR产品基于增强现实的属性,能够在虚拟技术方面为很多诸如医学、教育、工业等相关企业提供助力,然而这种技术并没有被大范围应用,一方面是因为相关技术并未达到特别成熟或者可以大面积展开的地步,一方面则是因为现阶段譬如像光粒科技等相关企业的技术导向是对C端更适用,反而没有特别适合B端。

从C端来看,AR眼镜的认知度并没有那么充足,就拿近期小米发布了一款小米智能眼镜探索版,引起了未来AR眼镜是否会成为手机平替的话题争议。用户的感官以及认知并不允许AR眼镜立马踏入智能手机的平替行列,甚至差距甚远。

在现阶段,手机作为应用市场不可或缺的产品是任何一款智能产品都无法替代的这是公知的,并不是说哪款产品的性能超越了手机就能够替代,首先人的使用习惯很难被改变,就像左撇子和右撇子都是因为习惯使然,想要让AR眼镜成为智能手机的平替,那么就要解决用户用手玩手机,用眼玩眼镜的惯性问题。

从智能眼镜再看智能手表,作为智能通讯产品智能手表再可穿戴系列要比智能眼镜更受欢迎,包括其功能性能等都是基于手机产生,但未能完全替代手机,这种形式放在AR智能眼镜上同样适用,虽然科技发展迅速,但是有些产品对消费者来说有非同一般甚至难以改变的意义和作用,想要替代手机,确实有些差距甚远。

如果不替代手机,那么AR智能眼镜又有什么作用呢?

首先从某款AR智能眼镜的功能来看,其功能满足行业用户生产环境中的常见音视频通讯、AI图像识别、噪音抑制的需求,确保在噪音环境下音视频的清晰交流。另外也适用于工业远程协作、AR远程售后服务、专家系统、远程医疗、教学指导、应急指挥以及单兵作战指挥等众多场景。

AR智能眼镜的实用性能为用户提供极大的帮助,但是这些适用性能并不能当作替代智能手机的因素,相比之下,AR智能眼镜更像是智能手机之上的升华产品。

当前时期的AR智能产品表现并非特别突出,还有待市场识别认知,那么光粒科技即将发布通用性AR智能眼镜面对市场B端、C端的看法与认知也有一定的隐忧。

从虚拟走向现实

上们说到,在更多的用户眼中,AR智能眼镜还是一个“不成熟的”产品,很多人的虚拟智能眼镜仍旧停留在欧美电影的场景中,但是接触到真正的AR智能眼镜时,仍旧会发怵。

用户的发怵并不是害怕产品,而是觉得难以置信,或者说是惊讶、好奇,当然,在这个专业领域内的人对产品仍旧是报以期许、赞赏的态度,但想要真正的普罗大众化,或许需要有一个时间沉淀的过程。

那AR技术从虚拟走向现实是依靠AR智能眼镜吗?

未来如何产生价值是很多人看AR智能眼镜的疑惑,也是其发展的基础。如果说AR是基于元宇宙的风再次升起,那么更多的用户可能会停留在虚拟的层次上去观察AR技术,而AR智能眼镜的出圈就会受到消费认知的影响。

元宇宙到底是什么,有很多人给出了不同又相似的答案,但最终还是要回归到互联网虚拟世界中,就像元宇宙中没有个人,只有作为个体的某某某,而当今新消费时代的个性消费习惯,大多也是基于互联网的开放属性,让更多的人有机会可以做别人认知之外的自己而产生的消费环境。

AR不同于元宇宙,也不同于VR技术,AR是与现实物理世界相互关联,并且每一步都要按照现实世界计划来“附和”才能存活于消费环境中。

从虚拟映射到现实世界,是技术支撑,也是环境所需。走向现实是AR的必须面,这是与全面虚拟的VR的区别,而作为代表的智能眼镜是AR技术得已呈现的基建和容器,就像通信、图文、音频等都能在手机上传达的概念相似,VR技术的表现通过智能眼镜,最终给用户提供服务帮助,那么最终AR技术从虚拟走向现实是依靠AR智能眼镜,但也并不完全依赖智能眼镜,或许还有其他形式的载体。

直白的来说,不管是光粒科技等AR企业推出任何关于AR技术的产品,其实都是将技术转化为能够服务大众的商业产品,最终要按照消费需求去完善改动或者带动某些消费需求。但目前消费市场并不是需要一个能够成为手机的平替产品,而是能够区别手机并且有手机无法完成功能的新型产品。

总的来说,在现阶段元宇宙和AR/VR概念在消费市场迅速扩散的时期,相关行业应该抓住机遇,尽可能让消费者的认知度提高,并且在消费市场打开缺口,就算不能以成熟面进入市场,也能给用户一个适应期。从虚拟到现实,从技术到服务,企业的蜕变才会更加完整。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专栏

第一款“性别”汽车长城制造 欧拉能吸引多少女人的目光?

2021-11-24 15:56:15

专栏

消费崛起的黄金十年,国货品牌是最大赢家?

2021-11-24 15:56:2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