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收入严重依赖五大客户,耐看娱乐能借IPO说出好故事吗?

2021年,影视行业依旧在调整期。

多方压力的同时来袭,对于领域内公司的抗风险能力要求更为严格。而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耐看娱乐却迈出了上市步伐。据港交所1月3日晚间披露,耐看娱乐控股有限公司向港交所主板提交上市申请,招商证券国际及中泰国际为联席保荐人。

在爱奇艺、腾讯等大厂纷纷“低调”的现在,耐看娱乐凭什么能够逆流而上,又有那些掣肘其发展的点呢?

视频消费需求上扬,市场规模利好

尽管受一些宏观因素影响,国内视频内容消费仍呈现需求上扬态势。

截至今年6月,我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9.44亿,占网民整体93.4%。虽然与短视频竞争加剧,《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综合视频行业市场依旧保持同比16.3%的增长,剧集、综艺、电影位列收看时长第一、第三、第六位。

而耐看娱乐正是一家网剧及网络电影制作商及发行商,专注于制作、发行或共同投资网剧及网络电影以及对于院线电影进行共同投资,通过网剧、分账剧、网络电影、院线电影等业务获得收入。

由于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芒果TV、哔哩哔哩等主要网络视频平台的崛起。我国网络视频付费用户数目和渗透率均大幅提升,2016年至2020年,网络视频付费用户渗透率由31.6%增至74.5%。同时,网络视频付费用户数目由2016年的172.0百万名增至2020年的690.0百万名,复合年增长率为41.5%。

根据Vlinkage报告,2021年剧集网络平台上新台网剧117部,纯网剧267部,累计384部,整体上近四年数量基本持平,报告判断剧集市场已经进入产能相对稳定的阶段。

而另一方面,随着网络视频平台用户对优质内容的付费意愿增强,收益来自付费用户的分账模式与版权剧、定制剧一样逐渐崛起,分账剧也成为各大平台的“心头好”。2016年,《妖出长安》以投资回报率400%的分账成绩,让分账剧正式走向台前,成为剧集内容市场的一股重要力量。

事实上,2019年以来,分账剧题材趋向多元化,不时有爆款作品出现。以今年为例,青春偶像剧《我的邻居长不大》分账票房超5000万元、农村喜剧《二龙湖爱情故事2021》分账票房超3500万元、都市情感剧《亲爱的柠檬精先生》分账票房过4000万元,均在播出期间实现较高的热度,成为同题材分账剧中的票房冠军。

耐看娱乐招股书显示,网络视频付费用户数目预期在2025年将达到853.8百万名,2020年至2025年复合年增长率为4.4%。于一家冲击IPO的企业来讲,行业的发展大势所趋。

而市场规模利好的同时,企业的基本面也是耐看娱乐有冲刺IPO的底气所在。

营收净利双增长,基本面稳中求精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于2020年,以制作及发行网剧所产生的收益计,耐看娱乐于众多网剧公司中排名第二,以制作及发行网络电影所产生的收益计,它于众多网络电影公司中排名第四。

自2016年成立以来,耐看娱乐专注于采用ToC模式的网络产品。分别于2018年及2017年开始参与制作首个分账网剧《等到烟暖雨收》及首个分账网络电影《伏狐记》,因此成为最早分别参与分账网剧及分账网络电影分部的市场参与者之一。

据该公司招股书显示,公司主要在中国从事网剧及网络电影的制作、发行及╱或共同投资及院线电影的共同投资。于往绩记录期间,我们从以下业务分部产生收益:网剧;网络电影;院线电影;许可IP及其他。

财务方面,公司收益在2019年度、2020年度及2021年截至9月30日止九个月分别为1.35亿、2.6亿及2.62亿。利润分别为1927万、2585万及3227万。而来自五大客户的收益占总收益分别约76.1%、74.4%及95.7%,来自最大客户的收益占同期总收益分别约22.4%、21.8%及41.6%。

从收入结构来看,截至2020年9月30日止九个月至截至2021年9月30日止九个月,该公司网剧产生的收益分别约为人民币165.7百万元及195.8百万元,分别占相同财政期间总收益约、71.6%及74.8%。分账剧产生的收益由的人民币9.1百万元33.8百万元。分账剧产生的收益由9.1百万元增至33.8百万元;网络电影产生的收益由人民币18.1百万元增至53.0百万元。

在支出方面,截至2019年及2020年12月31日止年度以及截至2020年及2021年9月30日止九个月,销售成本分别约为人民币85.2百万元、人民币165.6百万元、人民币149.1百万元及人民币176.2百万元。

从面上来看,耐看娱乐的财务数据确实印证着公司的稳固基本面,但耐看娱乐想要冲刺IPO,开拓新的征程,依旧需要克服不少困难。

“内外交困”,IPO突围不易?

虽然行业与公司基本面都有着“向好”的趋势,但不可否认的是,对于耐看娱乐来说,想要成为一家“长青”的企业,依旧存在着“内外交困”的现状。

首先是行业大盘目前的形势,这对于耐看娱乐的发展有着巨大影响,也是其现存或者未来即将面临的挑战。

一方面,由于疫情的区域性反复、网生内容及短视频的冲击等因素的影响,也造成了2021年的中国电影市场呈现出档期扎堆、头部电影聚集效应加剧、大量中小体量影片无人问津等亚健康的状态。

另一层面,2021年的网络电影行业也暴露出许多问题。如票房天花板始终有限,制作成本和营销成本却在不断上涨;头部公司、头部影片持续获利,中腰部公司与作品进一步被挤占生存空间;虽偶有高分佳作,但整体口碑仍被广泛诟病;题材类型朝着多元化方向发展,但整体仍过于单一。

再有,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短剧”也在一步一步给耐看娱乐“施压”。

今年6月,抖音在上海举办短剧发布会,抖音短剧业务负责人刘畅表示,抖音短剧正吸引着成千上万的用户观看,成为抖音平台内容的重要组成部分。网剧变得越来越短,相比于院线大电影,同为爱腾优平台投放的短剧与抖快短视频的微短剧,或许才是耐看娱乐最大的威胁。

当然除去行业的大趋势之外,耐看娱乐自身也存在着不可忽视的短板。

据耐看娱乐招股书显示,该公司收入主要来自制作、发行及共同投资网剧和网络电影,通过内容产出来获取收益的模式,必然就会受到内容质量和受欢迎度的影响。

2021年上半年28部票房破千万的网络电影中,有10部是IP或系列性的作品。没有惊喜、没有创新,依赖IP似乎成为了现在网络电影的“通病”,在这种情况下,IP的价值被持续压榨,消费者们对于IP的欣喜度也大不如前。

另一方面,网剧或是网络电影依旧难抛开“白开水一样的剧情”、“尴尬的表演”等评论,倘若公司制作、发行或共同投资的网剧和网络电影不符合观众的喜好,其业务、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可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同时,该公司招股书显示,公司来自许可IP的收益从2019年至2020年减少了人民币26.1百万元,主要由于在2020年计可予第三方的IP数目减少。也就是说,如果公司未能获得优质及合适的IP或保护现有的IP或版权,在IP版权收入这一方面,公司将受到较大的掣肘。

投资门槛不断提高、分账规则持续升级,政策审查日趋严格......这些都在印证着网络电影正在面临改革的阵痛。

而耐看娱乐能否在这个大洗牌的行业中讲出自己故事,最需要的就是去适应行业全新的规则,专注作品,精致内容,用“出圈”的作品,来迎接行业的“春天”。

 本文由港股研究社(ID:ganggushe)原创,转载、合作请联系微信:meiganggu123。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专栏

专业媒体人达成共识 海信全球化运营成果显著

2022-1-5 23:56:29

专栏发现

亚盛医药将出席第40届摩根大通医疗健康年会并作公司演讲

2022-1-6 8:56:2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