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快手找工作

“这个厂里有没有夫妻间?”有粉丝在刘超的直播间留言。

32岁的刘超是快手平台上的人力资源主播,进入2月的招聘旺季以来,他每天都会在快手做两个小时左右直播,来给蓝领群体介绍工作。有不少求职者都是夫妻两人一起,想找能一块上班的工作,最好同时解决住宿。刘超为他们一一介绍住宿能提供夫妻间的工厂,“有结婚证就可以住”,但一边也在开导粉丝,找工作,不要被夫妻间所限制。

蓝领们关心的问题还有很多,且都很实际,譬如工价高不高,在不在流水线,是不是长白班、上六休一,有没有免费的工作餐,或是每个月给多少餐补。刘超直播间的规矩是,粉丝只要留言“连麦”,就可以和他接上话,了解更细节的信息。

刘超的直播每天都会有大约10-15万观看,一个小高峰出现在2月4日和5日,分别是理想汽车和朱林镇园区(注:位于常州当地的一个工业园区)的企业招聘专场,两天都分别突破了50万观看。

这幅景象放在一年前,还是刘超这样的人力资源主播不敢想象的。由于蓝领劳务市场鱼龙混杂,还极其不规范,平台为了规避风险,许多主播在发布招聘视频和直播时都会被限流或警告。人气一度是刘超在直播时无法突破的障碍,他告诉品玩,2020年5月刚开始做直播招聘时,还有五六百人观看,后来却发现这个数字越来越少。

今年1月,快手在部分账号的直播间内上线了名为“快招工”的直播招聘功能,定位蓝领招聘。能够提供合规资质证明的企业或是劳务中介,都可以在直播间展示职位,开展招聘。直播间同时提供报名入口,求职者只需留下联系方式,即可完成职位投递,招聘方会在快招工后台查看收到的联系方式等,再进一步推进招聘流程。

随着快招工的推出,许多正规的招聘类账号被从“小黑屋”里捞出,在刘超看来,快手的这一举动也是对平台上蓝领招聘的一种规范。

每年年后是一年中蓝领群体求职需求最旺盛的季节,为了配合招聘旺季,快手还在2月3日至2月15日推出了首届“新春招工会”,包括70余场专场直播招聘。期间与快手合作的招聘主播或企业可以得到平台的流量扶持,以及专员对接、优质主播认证等福利。

快手开始用自己的方式为老铁们正经找工作了。

不被信任的招聘中介

如今的蓝领劳务市场存在着一个看上去非常矛盾的现象。随着人口红利的消逝,蓝领招聘的供需关系早已改变,蓝领招工已经从买方市场转变为卖方市场——理论上,蓝领群体在求职过程中应该不那么被动了,然而事实是,蓝领求职被骗的现象依然相当普遍。

只有小学学历的罗涛早在16岁就离开家乡贵州铜仁,到外地谋生。他告诉品玩,一次去宁波求职,刚下火车就被拉去一个写字楼,一来对方就向他索要50块钱身份证复印手续费和500块的保证金,以及包括进工厂购买工服需要的各种费用。

“后来才知道工厂提供的衣服鞋子都是免费的。”罗涛说。

这是我们听说过的皮包公司从写字楼跑路种种事件的其中一个版本。这样的故事,几乎每天都会发生在像罗涛这样的蓝领打工者身上,甚至骗子不是别人,而是身边亲近的朋友或同事。

在无锡打工时,王小胖听隔壁工厂的朋友说在某厂工作能拿到25-30块钱一小时的工价,比自己20块一小时高出不少,于是在朋友的介绍下进了这家工厂。可进厂干到第四个月后,他才发现对方承诺的高工价只发到第三个月,第四个月拿到的工资实际非常非常低。

他只能一边自我安慰,对于急需用钱的自己来说,这比那些干满两个月才补工价,有的甚至补都不补的厂子强多了。

蓝领招工从买方市场转变为卖方市场对许多打工者的影响,充其量只是在选择工作时不必再像以前那样只能被动接受,像商品一样任人挑选——一旦感觉被骗,对一份工作不满意了,现在随时都可以换,一年换三、四份工作的大有人在,不怕找不到工作,至于能让自己满意的工作在哪里,很少有人能说出来。

被骗的次数越多,蓝领打工者们对中介就越不信任。

尽管成立自己的人力资源公司并开始尝试直播招聘已经有快两年,但直到现在,刘超在快手每发一条视频,都会有人在下面留言谩骂。“真正骂的人都是被其他中介坑过,觉得天下乌鸦一般黑。”刘超说,他也很痛恨那些黑中介,不少黑中介会来撬自己的单,有90%离开的工友都是“被别人忽悠走的”。但遇到这样的情况,他也没有办法,只能耐心地给工友们做思想教育。

事实上,蓝领劳务市场很多时候比我们想象得要更复杂。其业务链长,涉及到了招聘、管理、发薪等等环节,并且涉及的机构就包括劳务中介、发薪机构、人力管理机构等。这样的结构组成了蓝领招聘巨大的体量,同时也造成了信息的极不对称,被线下网点、外包服务商等群体多年来分割而治。

但同时,这一行业的进入门槛非常低。这就让那些发布虚假职位、冒充雇主进行招聘的黑中介钻了空子。

另一方面,处于弱势的蓝领群体普遍都文化水平不高,还有不少背负外债。很多时候,他们也难以分辨,或者说没有力量去分辨一些信息的真实性。

就像刘超描述的这个场景,“你来到外地求职,但一段时间后发现这份工作不适合你,决定不干了,接着你会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往回走,内心是非常迷茫和彷徨的。这个时候如果旁边出现一个人,他会关心你是不是要找工作,把这个工作说得天花乱坠,然后在你没有选择的时候,就很有可能去选择它。”

招聘信息真实性如何保证?

要给蓝领群体营造一个健康的求职环境,首先要解决的便是信任问题。

职位信息是否可靠、承诺是否可以履行,这些都关系到招聘的真实性。以往蓝领找工作,途径往往都是通过线下(譬如亲友介绍或者直接去工厂看是否有张贴招聘启事),以及一些当地的信息网或比较大众的招聘网站,但这些只停留在口头或书面的招聘信息,常常并不足以令求职者对一份工作有充分了解,反而容易被骗。

从信息传播媒介的角度而言,快手这样的短视频/直播平台,在提供招聘服务时反而拥有自己独特的优势。

这种优势首先体现在视频的直观性上。快手上的招聘类主播,日常便会更新一些用工企业工厂环境(包括住宿、食堂、车间和休闲设施等等)的实拍短视频,并且在直播中,会在展示视频的同时对招聘职位做更深入的讲解。这一套展示下来,求职者首先就能依托主播的直观展示,对一份工作自己是否能做有初步判断——这比起一些都不清楚工厂地址的中介已经好多了,毕竟拍到的东西不可能是假的。

刘超的快手主页

不过,光是展示还并没有触及蓝领们最关心的问题,正如上文提到的,用工企业待遇如何、在关键问题上靠不靠谱,其实在更本质上决定了他们能不能在一家企业待得长久。

在能否提供企业真实待遇信息的问题上,快手平台的开放属性可以说带来了天然约束。

“在直播间里,你不可能堵住所有人的嘴,直播就是为了让别人看对不对?”刘超对品玩说,“所以我在直播时一定都是最真实的一面,在直播间说的每句话我都要负责。今天的求职者就是明天的见证者,如果我说的是假话,那我的直播间就会乱套,也走不到现在。”

用户的监督也让刘超更严格地要求自己。譬如在对合作企业的选择上,他首先会把员工的工资待遇状况从里到外了解透彻——能不能按时发放、是不是存在补发的情况、工人实际到手多少等等,都是他事先要求企业告知清楚的,这个过程中就会筛掉许多缺乏契约精神的企业。“(如果与实际不符)对我们的影响会很负面,说白了是在透支用户对我的信任。”已经长过记性的刘超说道。

除了作为短视频/直播平台本身特有的机制作为约束,在招聘的准入门槛上,快手新推出的“快招工”功能也做了更加具体和严格的限制。比如企业和劳务中介都必须提供营业执照、人力资源服务许可证等资质证明,同时昵称、头像格式等也都需要符合规定等。

快手对招聘信息真实性最大限度的保证,说到底也在提升着蓝领的招聘效率。

招聘效率的提升不仅使蓝领群体受益,也解决了用工单位的燃眉之急。蓝领招工从买方市场转变为卖方市场,也给工厂带来了结构性人才短缺,招工难、招工贵等等长期困扰,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副教授、中国新就业形态研究中心主任张成刚也表示,“招聘是劳动者进入企业的入口,是职业介绍最核心的环节,招聘环节成本下降和便利化会推动整个用工体系成本下降。”

企业需要一个权威的平台来更有效地传播招聘信息,快手恰恰承担起了这部分功能。

得到关注的蓝领群体

也许没有比快手更适合做蓝领招聘的短视频/直播平台了。

有媒体曾如此分析,快手覆盖的用户群体,让其在蓝领招聘中有天然优势。快手2021年Q3财报显示,截至去年三季度末,快手应用的平均日活跃用户达3.204亿,互关对数超过140亿。而据智研咨询,快手在三四线城市渗透率较高,这覆盖了大量的蓝领群体,也使得快手将功能延展至蓝领招聘显得顺理成章。

此前快手在招聘领域的一些尝试也验证了用户对此项功能的需求。据公开报道,“快招工”上线前经过了将近一年的孵化,去年3月,快手服务号曾尝试引入工厂、家政、餐饮等行业头部商家入驻,连续5天开展专场招聘直播,其中骑手招募专场吸引了近4000人报名……

沿着这些数据往下思考,很多人其实会把快手在招聘领域的尝试,解读为是在互联网红利消失的情况下“寻求新增长曲线”的表现。然而这种思维某种程度也让人忽略了这件事背后真正值得关注的部分——社会底层群体的需求。

因为社会地位、阶级、成长背景等等的差异,蓝领群体实际非常容易为人们忽略。他们很多时候都被遗忘在现代化、互联网的浪潮之外,我们日常习惯于使用的各类互联网产品,真正会关注到蓝领用户需求的其实很少。

用户只是快手适合做蓝领招聘的一个基础,我们之所以说快手适合做这件事,更多还在于它形成的社区氛围,让蓝领群体之间的连接以至互助有了可能。

“这个厂里女孩子多不多?”直播间里有粉丝连麦问刘超。这其实是个在许多受过良好教育的人看来有些冒犯的问题,但如果你在类似的直播间多停留一会儿,便会从提问者朴素的语气中听出,恋爱和结婚是对他们来说非常现实的问题。诸如此类的疑问,还有“常州在哪里?(注:刘超的人力资源公司所在地)”,“有案底也可以去吗?”等等,这些可能压根不会再其他互联网社区听到的疑问,都在快手被主播们一一解答。

大专毕业的王小胖现在也成了刘超团队的一员。最初他很偶然地在快手刷到了刘超那条“带着打工人活出尊严”的视频,尽管对招聘中介也一度心存芥蒂,但刘超在他眼里是个不一样的存在,“超哥当过兵,气质一看就跟别人不一样,特别能激励我。”

快手如今推出“快招工”功能,在释放出要将招聘业务常态化的信号的同时,实质上也是对底层蓝领群体需求的捕捉和放大。

这显然是短视频和直播正全方位渗透人们生活的又一个例证。比起传统的招聘网站,快手的优势恰恰还是用户——上至精英下至蓝领,几乎人人都会刷短视频,但不是人人都会每天刷招聘。而且这种主播把粉丝当做“家人”、和求职用户连接更为紧密的情况,也是在以往的招聘途径见不到的。

在短视频和直播刚刚诞生的时候,人们大概还不会想到它们后来会延伸出这么多功用,尤其是会和招聘这样关系到人生存问题的事产生连接。对许多招聘主播来说,他们也感到自己肩负的责任更大了。

“直播招聘跟一般直播带货不一样,他们(求职者)是把自己交给你,我是十分十分珍惜的。”刘超说。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专栏发现

【PW热点】Redmi K50 电竞版正式发布,售价3299元起

2022-2-17 9:56:30

专栏发现

国家卫健委:昨日新增本土确诊病例35例

2022-2-17 9:56:3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Generated by Feed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