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公司创始人炮轰硅谷“帮派”文化:做好公司,还不如混对圈子?

还有多少人记得“PayPal黑手党”?

这群包括 Peter Thiel、Reid Hoffman 甚至 Elon Musk 等等大佬们在内的 Paypal早期团队成员,在很长时间内有着一种类似帮派的紧密情谊,一旦有成员在资金和技术上需要帮助,彼此都会伸出援手。“如果有人需要资金或者公司发展建议,只需要给其他成员打电话。”

或者还有不少人看过那张著名的照片:Y Combinator 创始人Paul Graham,坐在一张长桌的中央,周围是簇拥着他的年轻的创始人们,他们打造出了Airbnb、Dropbox等后来成为巨头的公司。有人戏称这是YC版名画《最后的晚餐》,而那些创始人们,都是彼此扶持的YC信徒。

此外,还有更古老的“仙童派”,或者更隐蔽的“红杉系”、“A16Z系”……这种派系文化的存在,曾在很大程度上帮助创业公司们快速成长,助推着硅谷创新走向繁荣。

然而,随着硅谷的前浪们在硅谷逐渐变得根深叶茂,一些大公司、风投机构、孵化器开始掌握了越来越强的话语权,它们所搭建的关系网络越来越庞大,也开始显现出这种派系文化的阴暗面:扶持自己人、打压外来者,集体维系旧势力、再合力围剿挑战者……

硅谷的创新环境,在这种派系文化的包围下,已经不再像原来那样自由和开放,而这,也让不少敢怒不敢言的创业者们深受其苦。

直到最近,有人开始公开向这种盛行的派系文化“开炮”。

“新谷人”怒斥“老谷人”:排斥异己,不讲武德

上个月底,金融支付公司百亿独角兽Bolt的创始人 Ryan Breslow突然在推特上发布长文,点名指责全球估值第三的创业公司Stripe、硅谷最著名创业孵化器YC和规模最大的风投之一红杉资本,带头在硅谷拉帮结派、打压非派系内的公司,并且怒斥他们在硅谷完全扮演起了“黑帮老大”的角色,控制舆论场和合作渠道,严重危害了硅谷的创业生态。

此文发布后,得到了很多创业者的积极响应,并一度登上了推特热榜。被不少小创业者诟病已久的帮派文化,就这样被摆上了台面。

Ryan Breslow今年27岁,他在19岁时从斯坦福大学肄业创立了电商支付技术平台Bolt。上个月,Bolt刚刚完成了E轮融资,最新估值已经达到了110亿美元。从创业者角度来说,Ryan Breslow绝对算得上是硅谷新生代创业大军中的领军人物。

但根据Ryan Breslow自己的讲述,这8年来,他在硅谷的创业路却走得十分艰难。

在考入斯坦福大学之前,他一直生活、学习的地方是迈阿密,他进入斯坦福仅仅两年后,就辍学开始着手创立Bolt。但显然,对于这个从外地来的、初出茅庐的19岁小子来说,想要快速融入硅谷的创投圈却难于登天。

Bolt 创始人Ryan Breslow,图片来自refreshmiami

Ryan Breslow自认为从当时的项目立意、技术水平、团队成员和发展前景各个角度,Bolt都可以说是初创公司中的“潜力股”,但他在硅谷却遭受了进入YC失败、得不到媒体的关注、融资无门而濒临破产等一个接一个的打击。

那么,是不是Bolt这个项目不够优秀呢?从结果来看可能并不是。当Ryan最终把目光投向了东部,从贝莱德、General Atlantic等在内的纽约几家知名风投机构募得资金之后,Bolt很快就发展壮大了起来,短短几年市值就突破了百亿美元。

而Ryan Breslow认为,Bolt那几年在硅谷的艰难,很大程度上是因为YC和Bolt的直接竞争对手Strip在行业内“只手遮天”而造成的。

Breslow认为,作为YC近年来最成功的项目之一,Stripe利用其在支付行业内的先发优势,和YC联手控制了行业的相关资源,并有意打压其他同类型竞争对手。接着,他详细列举了二者在以下几个方面的“恶行”:

第一,利用YC这些年积累的资源网络,大肆笼络客户挤压市场空间。YC着力向其网络内的公司推广Stripe ,建议他们采用Stripe进行支付,这直接导致了跟Stripe有相似业务的Bolt被很多公司拒之门外,无法成为他们的合作伙伴。

第二,与硅谷顶级风投联手,有意加剧行业竞争的不平等。Stripe凭借者YC“宠儿”的身份在过去这些年获得了大量投资,其中红杉资本更是跟YC 强强联手成为了Stripe的超大股东,如今拥有Striple价值200-300亿的股份。有孵化器和风投两个领域老大的站台,Stripe也快速成为了行业内的霸主。

而据风投界的知情人向他透露,Stripe曾跟硅谷一线的风投都“打过招呼”,让他们不要去投与Stripe同类型的公司,这也导致了Bolt过去几年在硅谷的融资之路步步维艰。

第三,利用YC 运营的社交新闻网站 Hacker News操控舆论,压制有关Bolt的有利新闻。Hacker News作为硅谷最广为人知的媒体平台,几乎是科技创投领域从业人士每日必看的站点。但Breslow表示,Hacker News并没有新闻报道保持客观性,每次但凡Stripe有点技术上的进步必定登上Hacker News的头版头条,而有关于Bolt实现重大突破的新闻则被快速淹没。

比如在Hacker News上曾经出现过Bolt关于其平台零欺诈保证和一键结算的技术,发布之初获得了不少关注并排在热点第一,但不到一小时内,Stripe的新闻就取代Bolt登上了热点第一,他们的报道就消失了。

Breslow写到,尽管遭受了来自Stripe和YC的以上种种“排挤”,Bolt都挺了过来并走上了融资正轨。但他后来发现,Stripe居然还开始培养党羽来遏制Bolt的发展。Breslow在去年年初发现,Stripe投资了1亿美元给一家此前寂寂无名的全新的支付公司Fast,而这家公司和Bolt的业务交叉程度非常高。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Bolt就多出了一家跟其估值相近、并且拥有充足现金流的竞争对手。而Breslow认为,这背后完全是因为Fast去认了Stripe做大哥,并自愿给Stripe缴纳高额的“保护费”。

Breslow总结说,他之所以称YC和Stripe为“黑帮老大”,是因为他们的行事做派就跟黑帮一样,掌控一个地区的资源并到处征收“入会费”。想要混硅谷创投圈?那必须先去他们那拜码头。

而YC和Stripe这种做法无疑是极大地扰乱了硅谷的创业生态,让整个硅谷充满了被资本和权力垄断的味道。

创业者纷纷加入反“霸凌”大军,硅谷创投集体反击

Ryan Breslow这一篇矛头直指YC、Stripe和VC们的长文发布后,立刻在硅谷创投圈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

很多创业者涌入Ryan的评论区表示支持,一些人赞许他的勇气,称终于有人敢站出来把这个事情公诸于众了,毕竟相较于硅谷这些的大机构,普通的创业者往往只能吃哑巴亏,敢怒而不敢言。

一些人也谈了自己的亲身经历,表示类似的遭遇并不仅仅只发生在Bolt一家身上,YC掌控了硅谷创业领域太大话语权,这早已经是长期存在的一个事实。

实际上,Ryan此次发文抨击的对象,从小了看只是在说YC、Stripe,而从更大的角度看,是在抨击如今硅谷随处可见的圈子文化。现在的硅谷并不会以平等的眼光看待每一个创业者,而是会给他们贴上各种不同的标签——是不是YC出来的,是不是有一线风投的投资、有没有科技巨头的背景、是白人华人还是印度人……

而这些圈子的存在也直接导致了这些年硅谷一些乱象产生。比如之前震惊全球的Theranos诈骗案,同样是19岁从斯坦福辍学创业的伊丽莎白,就是通过自己的圈子,让无数硅谷顶级投资人相信一个虚假的故事,商界、政界、媒体界大亨纷纷为其站台,把她打造成硅谷“女乔布斯”,但背后却是一个惊天骗局

而类似的硅谷骗局,近年来在硅谷也屡屡出现。比如我们之前报道过的uBiome,也是连续得到了A16Z、YC等硅谷顶级风投和孵化器的青睐。而这些骗子公司被投资的逻辑往往都很简单——就是因为“之前已经有一个顶级机构或者大佬投过了”。

一边是混圈子的创业骗子大行其道,另外一边却是有真材实料的普通创业者在苦苦挣扎。

Ryan Breslow表示,他知道许多创业者根本不敢、也没有机会说出他们的真实感受,他本人也是在Bolt最近累积获得了近10亿美元的投资,估值过百亿之后,才有勇气来说出这些年积累在心中的愤懑。从自己发文以来,已经有很多有类似遭遇的创业者私信了他, “这让我觉得我们真的可以不需要他们。很明显,他们无法阻止我们。”

当然,针对如此公开、针对性的指责,硅谷创投圈也发出了一些不同的声音。

前YC掌门人、Open AI CEO Sam Altman针对Ryan Breslow的发文表示,“我和其他人一样喜欢在慵懒的周六早晨阅读粉丝小说,但拜托:要么YC不值得,要么它就是硅谷最强大的东西。你必须得选择一个,对吗?”言辞之间暗讽Ryan是因曾经进不了YC而产生了不平衡心态。

而曾经亲自执管过Hacker News的前YC合伙人Garry Tan也表示,Stripe跟Hacker News的运营没有一点关系。

红杉合伙人Shaun MaGuire也发文称,他跟Ryan认识了很多年,因此他长文中说的很多内容都不属实。Bolt此前融资困难的原因在于当时的各项指标确实还不够好。

除了YC和红杉外,A16Z的掌门人Marc Andreessen也以一个梗图加入了“战局”。就在不久前,Bolt宣布公司将永久执行4天工作制度的消息曾在科技圈刷屏,而在Marc Andreessen发布的这张图中,给出了两个选项:“工作五天”还是“指责Stripe”,暗怼了Ryan Breslow对Stripe所发出的一系列抨击。

而在长文事件持续发酵两周之后,Ryan Breslow在几天前突然发布声明,表示自己将卸任Bolt CEO一职,并任命Bolt首席运营官、亚马逊前副总裁 Maju Kuruvilla 为新任 CEO。这让外界纷纷猜测是否是因为推文内容太过劲爆让Ryan Breslow遭受了巨大的投资者压力。

但Ryan Breslow随后表示这是他自己做出的决定,他将继续专注于推动Bolt的文化建设、交易达成。对于创投圈的“反攻”他个人并不在意,向“硅谷黑帮”开炮是在做正确的事。

硅谷的帮派文化:从“蜜糖”变成“毒药”?

虽然此次硅谷创投圈否认存在“黑帮”一说,但实际上,长久以来,在硅谷确实是存在着创业派系的传统。

其中,最早的、最著名的派系有大家都熟知的、硅谷的起源——“仙童系”。仙童半导体是硅谷第一家由风险投资方式创立并成功的公司,而后来八位从仙童出走的年轻人,打开了硅谷百年辉煌的篇章。他们造就了英特尔、AMD等一系列世界级公司,并不断衍生出了上百家科技公司,一步步奠定了硅谷世界科技中心的地位。

而这八位创业家,在创业路上一路相互帮助、扶持。他们有些一起创业,有些转型作为投资人为朋友提供资金。也正是从“仙童系”开始,建立了创业公司的风险投资机制。即使告别了仙童,他们仍然会在每年的固定时间一起聚会,共同推动着谱系内公司几十年的繁荣壮大。

仙童系发展图谱,图片来自于Fairchildsemi网站,版权属于原作者

而在最近这些年的硅谷,跟“仙童系”类似的还有文章开头提到的大名鼎鼎的“PayPal黑手党”。如今,PayPal前员工们创立及相关联的科技企业也几乎占据了硅谷的半壁江山。

比如PayPal创始人Peter Thiel除了给Linkedin、Yelp等前同事们创立的公司提供早期投资外,还会积极帮他们宣传和拓展业务,他曾经也帮助SpaceX渡过了发展最困难的时期。

PayPal黑手党全景图,图片来源于low Down

不可否认的是,在当时的硅谷,正是有这种“帮派”成员之间的互帮互助,才造就了更多优秀科技公司的出现,促进了硅谷创新一步步走向繁荣。但问题是,几十年过去了,这样的派系文化对于硅谷的意义是否还跟过去一样?

 “仙童系”存在于硅谷还是一片白纸的时候,“PayPal黑手党”存在于技术转折时期,两个时期的硅谷都处于野蛮生长的状态,派系的存在帮助了当时的创业者能够找到资金、找到成长路径。如今,驻扎在硅谷的风投、孵化器、大公司数不胜数,而当它们如今以一种“派系”的状态聚集在一起时,就产生了并不合理的“马太效应”。

仔细看此次YC相关高管关于Ryan Breslow长文的回应会发现,虽然驳斥了长文中关于打压Bolt的说法,但并没有人否认YC通过“校友网络”帮助Stripe壮大的这个事实。

这种做法,虽然早期被人称道,但是在现在,却正在给硅谷的创业生态竖起高派系内的公司能够获得越来越多的资金和资源,派系外的公司话语权越来越弱走向没落。而这种现象的出现,无疑是跟我们印象里那个倡导着自由、平等、开放、一切皆有可能的硅谷精神背道而驰。

YC孵化器的企业总估值已经超过4000亿美元,图片来自YC官网

今天,我们可能看到的是一个已经有了一定体量的Bolt,仍然在忿不平,但在我们没看到的地方,会有多少更弱小的创业者在相同的境遇中倒下。

“派系文化”造就了硅谷的辉煌,但当如今我们越来越多的谈论大公司的垄断时,也应该警惕硅谷派系的垄断。毕竟,硅谷的立根之本正是它的开放,而越来越多的人,却在以派系互助的名义,为它筑起高墙。

*注:文中图配图截自于Twitter,封面图来自于the business of business,作者Christie Smythe,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不同意使用,请尽快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删除。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专栏发现

努比亚 Z40 Pro 官宣首发 MyOS 12

2022-2-19 11:56:14

专栏发现

微信的电商梦,被美国“恶名市场”榜单给圆了?

2022-2-19 11:56:2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Generated by Feed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