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酒撤回IPO申请背后,白酒进入“后资本化时代”?

来源 / 向善财经

郎酒的上市计划再度搁浅。

4月29日,根据中国证监会发行监管部消息,《2021年度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终止审查企业名单》中出现郎酒股份,郎酒上市计划告吹。据悉,此次IPO中止系郎酒主动撤回上市申请。

2007年,郎酒就曾计划上市。天眼查APP显示,2007年郎酒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最终因企业经营业绩、规模等因素暂停IPO。

2009年,郎酒股份被列为四川重点上市培育企业,但后续上市计划再无音讯。2020年,5月底,郎酒正式提交IPO招股书,但因保荐机构广发证券因违规行为被证监会处罚,郎酒上市计划进度遇阻。

此次郎酒主动撤回上市申请,意味着三度IPO未果,至于背后的原因外界不得而知。但结合去年8月份监管总局定调“防止白酒过度资本化”来看,此次IPO中止可能与此有关。

“酱香第二股”梦碎?郎酒的高端之路路遥且艰

白酒是一个市场长期关注的赛道。

从基本面上来看,只要国人的人情社会的文化本源不变、白酒消费的习惯不变,白酒企业就有更大的增长空间。

进一步来看,不同层次的白酒品牌其实也有着不同的增长逻辑,增长壁垒的强弱也不同。从壁垒的强弱来看,中高端酒<中低端酒<高端酒

中低端酒的增长逻辑是消费品逻辑:低价走量,规模取胜,依赖的是酒精的成瘾性。一方面这个市场消费群体最大,有增长空间,另一方面,中低端酒品牌效应相对较弱,只要渠道有优势,就能持续增长。

中高端酒的增长逻辑是人情社交逻辑:一定程度上依赖品牌效应,多为社交聚餐饮品,有更多的饮品属性。虽然毛利率高于中低端酒,但品牌的可替代性比较强,壁垒稍弱。

相较于其他品牌,茅台之类的高端酒增长逻辑是品牌逻辑:茅台作为高端酒不只是商品,而是一种稀缺的资源,背后潜藏着中国社会最复杂的人际关系。

因此,主打中高端产品的品牌向上冲击高端是必由之路,需要形成更强的增长壁垒,尤其是酱香品类。

郎酒想要对标茅台,不是什么秘密。今年4月份,郎酒销售公司发布通知:即日起,53度500ml青花郎计划内出厂价提高100元/瓶。

提价之后,高端产品53度的青花郎出厂价冲高至1009元/瓶,同期飞天茅台、五粮液普五的平均出厂价为969元/瓶。

从品牌增值的角度来看,提价策略或许并没太大问题。但对渠道来说,库存压力可能会进一步增加,一方面,高端酱香白酒依旧稀缺,提高出厂更多的是希望强调自身的品牌价值。另一方面,零售价不变而提高出厂价,影响的是渠道利润,压力就转移到经销商这边。

需要注意的一点是,虽然整体酱香白酒市场需求仍在增长,但疫情反复影响下,社会整体对白酒的需求量是减少的,特别是高度依赖线下的酒类产品,这意味着经销商面临的库存压力可能比想象中要大。而且,提价并不是没有弊端,参考2013年五粮液强势提价导致价格倒挂,最终的结果是经销商出逃,把高端市场拱手让给了茅台。

好的一面来看,提价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提升高端白酒的毛利率,进而为扩大产能做准备。产能计划方面,根据招股书披露,郎酒计划募资74.54亿元,其中42.74亿元用于扩张酱香酒产能,占募资总额的57.34%。

按照原本的计划,募资成功后郎酒两年后新增酱香酒基酒年产能2.27万吨,届时,公司酱香酒基酒产能将达到5万吨。产能的扩张虽然不能完全满足市场对高端酱香酒的需求,但对于郎酒自身的发展却意义重大。

一方面,酱香品类作为高端的代名词,凭借占全行业8%的产能,实现了在全行业26%的收入占比及40%的利润占比。另一方面,资本市场上,白酒企业千亿俱乐部玩家也有不少,但高端酱香却只有茅台,尚未进入资本市场的郎酒自然希望早日入场,成为资本眼中的“酱香”第二股。

从投资人的视角来看,白酒股的优势明显,尤其是茅台,毛利率近90%,销售净利率50%,有很强的赚钱能力,另外,不仅赚钱能力强,而且持久。一方面酱香白酒的研发投入其实并不多,另一方面,国酒茅台的认知深入人心,品牌价值就能够撑起自身市值。

对于郎酒来说,即便是追不上茅台,那么未来只要稳坐“酱香第二股”也能取得历史性的成就,毕竟市场有需求,郎酒只要做好品牌、产能、渠道,这个目标还是能够实现的。

此次终止上市,似乎打破了郎酒原本的发展节奏,“酱香第二股”梦碎。对此郎酒方面表示是根据公司发展需要,且原计划募集资金项目已建成。董事长汪俊林也回应称,“对于上市工作,我们带着平常心。”

短期来看,上市未果可能并不影响郎酒发展,但长期来看,布局IPO多年,投资人所期望的“酱香第二”上市梦碎,对于不少人来说都是一种遗憾。

白酒的“后资本化时代”,由“虚”向“实”才是主线

白酒行业人人都想成为第二个茅台,但人人都做不了第二个茅台。

茅台的成功,不仅在于塑造出中国白酒品牌独一档的高端品牌,更在于成功的资本化。资本市场上,茅台如今总市值超2万亿,尚未有酒企能够望其项背。在资本运作上,茅台是白酒行业的天花板,且再无来者。

一个酒企必须面临的问题是,未来IPO可能会越来越难。

2021年8月份,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召开《白酒市场秩序监管座谈会》,会上,部分香型白酒发展过热、资本涌入白酒行业造成过度竞争和风险加大、部分白酒品牌提价涨价过于频繁等问题成为讨论重点。

如果再结合高层:“做好白酒市场和白酒资本行为的监管”的定调,不难发现白酒品牌IPO的窗口期正在缩小。

由此观之,监管收紧之后,白酒行业或将进入“后资本化时代”。

“郎酒IPO未果还是挺出乎行业意料的,酱香品类这么热,大家都挺看好的,但从宏观环境来看,资本市场上预防系统性金融风险是首要任务,落到白酒赛道就是要防止白酒资本过热”某白酒品牌负责人表示。

2020年5月,国台发布招股书,2021年6月,国台酒业主动申请终止IPO。此外,习酒、金沙酒业也曾公开过谋求上市的消息,2019年10月,因同业竞争,习酒上市计划被叫停。

郎酒不是第一家终止IPO的企业,但从估值的角度来看,郎酒可能是因未能IPO,遗憾最大的酒企业之一。

从业绩上来看,2018年-2020年公司分别实现净利润7.26亿元、24.44亿元、25.21亿元,其中2019年及2020年分别同比上升236.54%、3.15%其中,高端酒、次高端以及中端白酒三年销售收入分别为71.33亿元、77.83亿元和86.15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在营收结构上,中高端白酒营收比例占到90%以上。

相对应,净利润方面,2018-2020年7.26亿元、24.44亿元、25.21亿元。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第一季度,郎酒利润总额达到了16.94亿元,有外界分析认为,如果增速稳定,那么郎酒年利润预测在50亿以上,以按照70倍估值计算,市值可能在3500亿到4200之间。

郎酒IPO终止,使得市面上对于其估值的预测在当下阶段都失去了意义。

再进一步来看,白酒市场的热度,归根到底其实是酱酒热,也是高端白酒热。换言之,以酱酒品类为代表的白酒资本化热潮下,很难说上市的高端白酒品牌估值没有被高估。

由此观之,白酒市场和白酒资本行为的监管定调,对于酱香品类以及高端白酒热其实是一种“精确打击”。市场需要“由虚向实”回归到酒类、饮品二级市场定价的一般逻辑。

事实上,近年来高端白酒的崛起和潮鞋、潮玩以及NFT头像等产品并没有太大的区别。观念较传统的人喜欢批判年轻人炒鞋、炒盲盒是收智商税,但却没有意识到,越来越高端的传统消费品白酒,生产成本相比溢价越来越不显眼。

深究其因,还是二级市场缺乏成长性较好的标的,再加上疫情影响,俄乌战争等大环境影响,资金避险情绪更浓,而高端白酒赛道,恰好是资金避险的优质赛道。

由此观之,白酒赛道由虚向实进入“后资本化”阶段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对于郎酒来说,这可能意味着IPO或许是一个更加漫长的旅程。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专栏

奶粉新国标时代,飞鹤、君乐宝、蒙牛谁主沉浮?

2022-5-7 0:56:27

专栏发现

谷歌组建Web3团队,为企业提供技术支持

2022-5-7 6:56:1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