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八区的先生们》遭群嘲,男性群像剧该怎么拍?

来源 / 镜像娱乐

2022年的暑期档,可以说是亮点不断。

网台剧《幸福到万家》全端播放市占率达到11.28%,以农村现实主义题材出圈,同时又聚焦个人奋斗成长、展现新时代山乡巨变的主旋律,引起了一代人的共鸣。古偶剧方面,《梦华录》《星汉灿烂》《沉香如屑》撑起了今年暑假的“追剧浪潮”,为影视剧市场打下了“演员年轻化”“题材创新化”的标签,在降本增效、共度时艰的大环境下,推动了暑期档电视剧品质先行。

对比之下,观众对于“槽点”不断的剧集容忍度也在降低,由张翰担任制片人、编剧和主演的《东八区的先生们》就是其一。

目前,该剧豆瓣评分2.1分,因开分太低被刷上热搜,被观众评价“刷新了国产剧油腻、悬浮、无知”的底线。这部张翰历经四年打磨的剧本,伴随着情节的发展,想歌颂的对象沦为笑柄,想讨好的对象也惨遭观众唾弃,可以说是全方位展示了一个糟糕的男性群像范本。

从“女性群像”到“男性群像”的伪命题

从剧集内容的呈现方面来看,《东八区的先生们》主要讲述的是童语、郭崇、李杰森、向小飞这四位性格迥异,来自五湖四海的大学好友,共同经历青春,步入社会之后,经历而立之年的迷茫,追寻自身理想爱情的故事。

剧中,张翰饰演的是人工智能工程师童语,他拥有较为出色的工作能力和团队协作能力,在他的努力之下,团队在人工智能行业不断取得新的发展和突破。不仅如此,他在剧中饰演的还是一位“单亲爸爸”,在青春热血、理想追求的展现之外,也能拓宽家庭题材的叙事。而郭崇、李杰森、向小飞各自的职业则对应着大学老师、西餐厅厨师和品牌店长。

与此同时,他们也都面临着各自的“中年危机”:童语面临着研发的巨大困难,郭崇在稳定的工作中失去了激情,李杰森难以突破瓶颈,向小飞则在金钱与理想中挣扎徘徊。四人各自的成长之路,也远比想象中的要更加曲折。

同样是讲述人至中年的困惑,这部剧对标的是女性群像剧《三十而已》,但不论是台词、立意还是剧情发展逻辑等层面,2.1分的《东八区的先生们》都难以获得观众的认可,不少想要将这部剧放在都市男性群像剧的类型下进行深入讨论的观众都被“油腻”的观感劝退。

一般来说,就像《披荆斩棘的哥哥》复刻的是《乘风破浪的姐姐》的成功之路,对标《三十而已》的《东八区的先生们》本该拥有较为稳固的受众基本盘,为何剧中想要呈现出的男性群像却成了“伪命题”?

虽然《三十而已》与《东八区的先生们》叙事框架较为类似,但是后者的定位显然不够清晰,对于男性角色的塑造脱离现实,女性角色的呈现又自带凝视的目光。比如,剧中张翰饰演的童语在与王晓晨饰演的许多的初次相遇,是源于一系列的巧合:扔错房卡、走错房间、房间门被筹码卡住等等。在发生误会之后,也并没有按照正常逻辑那样进行解释,反而是两人相互打量,给对方评分,令人感到不适。

另外,剧中台词从文艺变成矫揉造作,再加上在出租车上吃泡面、帮前女友带孩子、带领团队无偿加班去完成工程师个人理想的种种情节,无不在挑战着观众的忍耐程度和时代的内容审美,同时也是向女性视角倾斜的国产剧行业的一种倒退。

但是比起这些逻辑漏洞,该剧引发众怒的一点还在于对女性角色塑造立体感和真实度的缺失。比如,即使是能力出众的人工智能工程师,在看到工作能力强的女上司和老板单独吃饭的时候,不是认为他们在谈工作细节,而是恶意揣度对方是“靠颜值上位”;将两人多次相见并且针锋相对的巧合假想为“她对我有意思”;奢侈品品牌店长更是在富婆来店里海购的时候认为她是在用丈夫的钱进行“报复性消费”……

对于当下的国产剧而言,大女主剧、女性群像剧在市场上的认可度逐渐提高,同类型题材的延伸也成了爆款定式。这种现象的出现,一方面是因为女性向内容更有代入感和发挥空间,比起主角单一、内容单调的都市剧,女性角色的塑造和角色之间的冲突对于剧情的发展都更有优势。而男性主义在不论是从市场大环境还是观众的观剧偏好上来看,从“女性群像”到“男性群像”无疑都是一个伪命题。

“霸总”失灵?

一直以来,女性向题材都聚焦于情感表达,因此“爱情”是作为主题而存在。即使是以男性观众为主的剧集当中,爱情元素都有着较为重要的地位,这也恰恰说明了浪漫爱情剧的受众体量还是较为庞大的。

以爱情为题材,同时又是男性群像的《东八区的先生们》本应拥有更多的男性观众,但是猫眼专业版显示,该剧的男性观众占比仅为21.6%,更多的观看者看剧则是出于吐槽和观摩烂剧的需要。

同样是男性幻想的呈现,《我是赵甲第》表现的是男主角从小县城来到大城市,幻想逐渐被现实磨灭之后的无力感,而《东八区的先生们》更像是“所有女生都爱我”的男频爽文;同样是都市中年男人婚恋生活的不同表达,《林深见鹿》中的男性友谊,可以相互插刀,但是关键时刻也能互帮互助,能够引发观众对于主角之间兄弟情的共鸣,而《东八区的先生们》更像是一群理想主义者的狂欢;同样是多样爱情画卷的呈现,《男人帮》传递出了一种悬浮、躁动却沮丧无奈的中年爱情,而《东八区的先生们》则是程序员配女总裁、大学老师配学生、粉丝配偶像、品牌店长配地产女老板的浮夸感情。

如果说以女性为主剧集是为了满足女性在现实生活中不可及的追求,那么男性向的剧集又何尝不是如此?对于男性幻想的满足,是收获这类观众的重要因素,但是《东八区的先生们》在过于美化男主角的基础上,多样感情观的呈现却难以引发观众的深度思考,也就难寻情感共鸣。想要撕掉“霸总”标签的张翰,反而在自己编剧、主演的剧中,因一个“不是霸总胜似霸总”的角色,遭到了彻底的反噬。

是当下市场环境中的“霸总”失灵了吗?其实不然。

暑期热播剧《苍兰诀》当中,由王鹤棣饰演的东方青苍,多少有几分古代霸总的影子,但是这里的霸总,绝不是一味地自我封神,它的内核和表达都较为西式:与背负着拯救天下苍生重任、象征着正道和光明、为三界舍小我为大我的仙侠剧男主不同,东方青苍狂傲不羁,敢于面对风暴与冲突,勇敢追寻所爱,能力的强与内心的柔相得益彰。

观众爱东方青苍,不仅仅是对演员表现的肯定,更加是“慕强心理”的外显,同时又夹杂着对强大权力获得的“爽感”。将强取豪夺的霸总基因抽离出去,也让该人物形象的塑造更为丰满。

与其说《苍兰诀》的爆点是塑造了一个“霸总”男主,倒不如说,东方青苍的形象魅力在于跳脱出了传统痴男怨女“你爱我时我不爱你,我爱你时你不再爱我”的虐恋内核,尊重自己所爱的人,也在爱情中逐渐成长。伴随着剧集中“爱与和平、命运、因果与抗争”等严肃却又温情的主题的推进,更多的观众爱上了这部剧。

所以,并不是“霸总”失灵,只是《东八区的先生们》中的霸总,并非我们所需要的。拥有强大的科研能力、人见人爱的魅力的童语,在行为举止中并未做到对女性的充分尊重,反而是将自己视作宇宙中心,观众自然不会买单。更何况自称“四年磨一剑”的剧本本身,无法支撑起宏大叙事的初心,也并不具备延展深度内容的底色。

男性观众的观剧指南所向何方

社会刻板印象对男性的迫害其实并不在少数,但是一味地强调牺牲情感也要获得所谓的成功,“油腻而世俗”就成了这类影视形象的通病。伴随着女性意识的崛起,很多女性对于“霸总”的追求,已经不仅仅是慕强的心态,更加希望剧中的女性角色可以不再作为男性叙事框架的附属,走出男性凝视的目光。

男性群像剧当然可以拍,但是“成为好剧”的前提,应该是在试图破除固有权力叙事逻辑的基础上,将角色放置在一个合理的“人”的层面进行描写。近年来诸如《二十不惑》《三十而已》《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等女性群像剧之所以带领女性向剧集成为市场主体,就是因为它一直在进行社会固有认知的打破与重建。

遭群嘲的《东八区的先生们》,希望能给国产男性群像剧一些启示:背对时代的表达方式无法获得观众认可,多一点对男性角色塑造的敏锐度,少一些理想化与油腻,观众不要求都市男性群像剧有多少爆款,但至少应该做到及格。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专栏

三翼鸟:产品不会变,场景实时变

2022-9-21 20:56:58

专栏

乐视直播带货有所起色,但成为下一个新东方希望渺茫

2022-9-21 20:57:0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Generated by Feed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