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手写应用正当时

来源 / 胖胖聊科技

“平板电脑只有iPad和其它?” 如今,这一情况似乎正在发生改变。

IDC统计数据显示,受疫情影响带来的需求增长,2020年全球平板电脑市场出货量实现自2014年以来的首次增长,达1.64亿台,同比增长13.56%。其中,苹果市场份额达32.5%,略低于2019年的34.5%,如果刨除影响微乎其微的Windows平板,那么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2020年全球安卓平板市场增速巨大。

同时,IDC最新公布的《2021年第三季度中国平板电脑市场出货再创新高》报告显示,2021年第三季度,中国平板电脑市场出货量约765万台,同比增长10.6%,再创近7年单季度出货量新高。其中,安卓+鸿蒙系统平板的市场份额占比持续增加,达62.3%,相比2021年第二季度增长4.3%。

另一方面,谷歌于2021年10月28日正式公布了Android 12L操作系统,这是谷歌时隔10年再度专为平板电脑打造的操作系统,意味着谷歌将不再对当下“混乱不堪”的安卓平板生态放任不管,力求未来能够与iPad OS分庭抗礼。

种种迹象表明,安卓平板生态正在寻求变革。

安卓与苹果生态的固有差异

“买前生产力,买后爱奇艺”,这句流传于坊间多年的戏言如今多了一个限定词,那便是安卓。

随着iPad OS 15的正式发布、以及自研芯片M1的加持,苹果iPad似乎已经完全跳脱出了沦为泡剧工具的花瓶身份,大众也再度感叹苹果生态的“Perfect”,并对“老大哥”谷歌的不作为而感到唏嘘。而这一切的根源,便源自苹果与安卓生态本质上差异——闭环和开环。

当我们沉浸于Procreate、Notability、以及Goodnotes等好用的iPad OS应用无法自拔时,殊不知这并非完全是软件开发者自己的功劳,其中至少有一半的功劳要归功于苹果的闭环生态。

“如果你下载iPad OS的手写应用,你会发现它们的书写效果和书写体验其实差异不大,这其中的关键便是iPad OS硬件与操作系统的能力支持,但安卓情况就复杂得多“ 云记CEO李佳凝告诉胖胖, 云记是一家初创两年的移动端应用公司,凭借着自研笔刷算法,极力缩小了安卓手写应用体验与iPad OS手写应用的体验差距。

也正是源于此,苹果生态中的应用无法直接复用到安卓生态中,后者需要第三方应用开发者进行大量的、全新的开发工作,这也是当下最热门的工具类创新应用鲜有出现在安卓生态的关键原因之一。

胖胖了解到,当下苹果的手写或者绘图应用体验之所以要远高于安卓,除了操作系统本身的差异外,其硬件性能差异同样关键。某知名科技媒体公开的CPU性能天梯图显示,即便是高通当下最顶级的骁龙888 Plus的性能,也不及苹果上一代A14芯片,更何况A15和M1。

“同样一个笔划,苹果同类型应用可以用全矢量绘制,但如果放在安卓,性能可能会吃不消”,李佳凝坦言。

手写应用小而轻

既然安卓和苹果生态先天差异巨大,那么安卓手写应用想要追赶苹果是不是就没戏了?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手写应用并不是那种代码量非常重的产品,它很小,但市场需求和增长潜力却并不像大多数人以为的那么小”,李佳凝告诉胖胖。

不同于苹果软硬件一体化的封闭平台,国内几个手机/平板大厂都有自家基于安卓再编译的操作系统,交互方式和功能特色均有差异。因此,想要开发安卓手写应用,并实现通用的舒适手写体验,首先需要针对各个第三方厂商不同的定制安卓系统进行适配,为了追求更好的跟手性和交互体验,可能还需要得到各个厂商在系统层面的支持。而在这一点上,华为似乎相比友商做得更好。

2019年11月,华为M-Pencil一代正式发布,彼时的华为正在寻找好用的安卓应用以满足其包含手写笔的全新安卓平板应用场景,为了提升这一领域第三方开发者的积极性,华为会专门开辟了手写应用专区,有能者居之。而云记也恰巧在此时诞生。“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用来形容云记和华为,或许再恰当不过。

那么,有了厂商在软件层面的“绿灯”,想要实现媲美苹果生态的好用手写应用,开发者需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呢?

有人说,“首先你得有庞大的研发团队”,但事实上,纵使你强如GoodNotes(iOS笔记应用排名第一),但你的研发运营团队在App进行多平台布局前也可以不过十来个人。要知道GoodNotes在Apple Pencil没有发布之前,它的团队仅有其创始人Steven一个人。

云记亦是如此,目前云记团队共20人,其中大部分是研发和测试。但就是这样一个小团队,云记也获得了如下战绩:仅在华为应用市场,1年累计下载量3350万,会员付费率达10%,日人均使用时长达1小时40分钟,成为华为高端平板用户活跃TOP 10 应用。

要知道一款手机应用使用时长超过1小时,便很不容易了。作为对比,此前QuestMobile统计的一份90后用户统计数据显示,当红应用抖音的月人均使用时长才不到2000分钟,换算为日人均也仅不到67分钟。

既然团队不需要太大,那么什么样的产品才能够获得用户的认可呢?胖胖通过云记和GoodNotes等软件的共同特点发现,其关键在于高度的笔迹还原,让平板电脑上的书写如同在真纸上一般。

此前,GoodNotes产品和市场负责人Gabriel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直有用户告诉我们,不管他们尝试了多少手写笔记应用,最后都会回到GoodNotes,最重要的原因就是GoodNotes有像真正在纸上书写一样的墨迹显示效果。”

作为一款小而轻的产品,除了高度笔迹还原带来的出色手写体验,手写应用的另外两大关键在于产品交互设计是否舒服、以及时间的考验。

“简洁易用很关键,当下安卓平台手写应用有很多,可能对方的功能还更丰富,但很多用户仍然喜欢你的应用,这是因为即使功能再多,但如果交互设计不友好,还是会让用户觉得难受”,李佳凝坦言。

安卓手写应用正当时

如果你对比云记和GoodNotes的“发家史”,你会惊奇地发现二者在某些关键节点惊人的相似。如果将云记比作“平行时空”安卓中的GoodNotes,或许并不为过。

云记和GoodNotes的诞生原因均是当时对应的系统平台上没有好用的手写应用,前者是为了匹配其母品牌技德系统的安卓平板电脑,彼时配备手写笔的安卓平板刚刚起步;而后者则是作为iPad首批用户苦于没有好用的手写应用,算起来安卓手写应用的初崛起要比苹果生态晚了近十年。

2015年,Apple Pencil一代发布,GoodNotes用户直线上升,团队也从原来的1人逐渐扩增至15人;四年后,华为M-Pencil一代发布,云记出现在了华为手写笔专区推荐位,从而用户量暴增。

同样的,云记和GoodNotes在上线初期均没有做过任何的市场推广,双方的心思均放在了开发更好的用户体验这件事上。而二者另外的一个共同点则在于二者的目标用户群,目前云记70%左右的用户是高校学生,而GoodNotes创作之初,其创始人Steven还是个大三学生,他的用户起点便是以大学生群体为主。

在用户反馈方面,二者也有相似之处。胖胖了解到,Steven为了不断收集用户意见,设立了一个用户论坛,并在每年的苹果WWDC时飞到美国与用户面对面交流;而李佳凝的云记团队则会通过花粉俱乐部、酷安、微博、知乎、和微信公众号等多渠道获得用户反馈,同时云记客户每天也要处理400封以上的邮件,包括用户的意见、反馈的BUG、以及提出的一些问题。

基于以上意见,云记会以天为单位收集,以周为单位排序,得到最高优先级需要解决的需求和BUG。目前,云记的更新迭代频率至少为每周一次,以追赶被苹果生态落下的时光。

尽管当下的云记与10年前的GoodNotes的有诸多相似之处,但胖胖认为云记目前所处的时代要远比GoodNotes创立伊始好得多,彼时的GoodNotes所处的硬件环境一穷二白,甚至连手写笔都没有,而如今纵使安卓生态再不堪,但至少硬件的基础设施已经完备,接下来要看的还是谷歌、国内几大厂商、和手写应用开发者三方共同的努力。

2021年10月,云记在华为开发者大会2021上获得华为HMS全球应用创新大赛的最佳应用奖。据了解,该奖项在中国赛区仅包含五个名额,而云记是手写应用方向的唯一获奖者。这是云记全面进军安卓(包括鸿蒙)手写应用打响的第一枪,也是安卓手写应用逐渐走向繁荣的第一步。

而随着Android 12L平板电脑操作系统的公开、华为鸿蒙系统的推进,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出色的手写应用将不止于苹果,一切正在有序地向前推进。

“要说我们有什么短期目标,无非就是让安卓平台上的手写应用不仅能够追平iOS平台的优秀者,还得用速度超越他们”,李佳凝总结道。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专栏

鞋企同质化严重,转型轻资产的奥康能否重回“鞋王”巅峰?

2021-11-25 20:57:08

专栏

从跌落尘埃到重回前三,荣耀手机做对了什么?

2021-11-25 20:57:1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