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编制开蛋糕店血亏,前领导的一张订单救活了他

来源 / 商业街探案 ID bustanan

作者 / 脆饼油条

探案 | 装修队跑路、设备失灵、员工背叛……还是编制香!

2021年8月底,上海静安的一家蛋糕店内,一个穿着时尚的年轻男人正对着店里的收银机不断的傻笑,他对着收银机显示屏上月营业额那一栏出现的那一串的0,数了又数,再次不禁笑出了声。没错!就是40万!他一个月挣了40万!嘿嘿!

这个正在傻乐的人叫王多余,他是这家蛋糕店的老板,在蛋糕店迎来生意最好的这天,他脑海闪过的却是自己被父亲赶出家门的画面。

“啪!”

一声脆响在客厅中出现,随着而来的还有带着喘息声的咒骂。

“你是不是有病!”

画面中,一个两鬓已经斑白的男人,一巴掌重重的甩在王多余的脸上,一边还想要把椅子砸过去!

旁边年迈的女性一边安抚着阻止男人,一边用不赞同和担忧的眼神看着王多余!

王多余一脸倔强的站在家门口,满脸都写着自己的坚决!

看到这一幕的男人,更加生气,他随手捡起扫把,就扔到王多余身上!

“滚!你要辞职!就永远不再进这个家门!”

他踹掉自己金饭碗,被父亲赶出家门,去蛋糕店学徒

那个给了王多余一巴掌,还让王多余滚的男人是王多余的父亲,这位父亲之所以如此愤怒,是因为王多余告诉他,自己想辞掉目前国企主管的金饭碗工作,拿着父母给他的婚房钱,出去创业。这个年过半百的老人被儿子气炸了,他想不通自己的儿子究竟是哪根经搭错了,要这么去自毁前程!简直就是有病!

但王多余却觉得自己的这个决定并不傻,他感觉自己在老家每天浑浑噩噩的捧着那个所谓的金饭碗,才是真的有病,王多余确定那不是自己想要的未来,于是不顾父亲的阻拦,背上行囊,毅然决然的来到了上海准备创业。

到了上海做什么呢?王多余心里早就有了答案,他想开一家蛋糕店。

因为他的姑姑在老家就经营着一家蛋糕店,客流量也并没有很火爆,当时很多和姑姑同辈的人的工资好点的都只有七八千块钱,而姑姑每天就坐在店里收钱,什么事情都是员工做,就这样每月都有四五万的收入。

王多余想,姑姑可以做到,那么自己也一定可以,而且在上海,自己一定可以赚更多的钱。

王多余到上海后先在大众点评上找了几家知名的蛋糕店,对比了一下,其中一家做高端订制的店特别符合王多余开店的定位,面向的客户群体也都是对生活仪式感比较注重的。刚好店面也在对外进行招聘,王多余就想,先去入职学习一下。

因为之前每年寒暑假会在姑姑的蛋糕店里帮忙,算是对这个行业也有了解,所以面试很顺利。

王多余应聘的是店长助理,这个岗位主要负责协助店长,并且完成店铺日常运营,很符合他目前的需求。入职后,王多余还负责一些仓库物流管理,员工考勤绩效之类的事。店里生意也挺好的,营业额一天5000元左右。

最后,王多余发现,经营一家蛋糕店和他想象中的并不一样,需要操心的地方太多了。

之前在国企工作,只需要按照领导吩咐的去做就可以了。现在呢?进货渠道、福利活动、员工日常、货物管理、日常维护运行、资金明细等,太多太多需要去掌握的了。

不过虽然累,但很充实,王多余感觉离自己的创业梦想越来越近。

装修公司的跑路,给了他一个下马威

平时下班后,王多余就到处转转,哪里人多就去哪儿,为自己开店选址做准备,畅想一下,以后店要开在哪里?

在到处闲逛的时候,王多余相中了上海杨浦区五角场那块地。

他合计着,首先自己对那里很熟悉,因为毕业后的第一份实习工作就是在那附近。然后,这个地方客流量也大。赶巧的是,王多余之前在上海实习的房东正好有个店面在五角场出租,70平,大小也合适,租金价钱也还可以,一个月是1万3000元。

定了地址后就是装修。那会儿是2019年的11月,王多余在网上找了装修公司,他们出了几套方案,都挺不错的,最后选了套偏艺术风的方案,价格也合适,差不多10万。

当时的王多余感觉装修的事儿,扔给装修公司就行了,但没想到自己会在装修上吃了大亏。

装修才刚开始就碰上疫情,好多工人因为疫情不外出打工,或者干脆回老家了。而且装修公司中有一批工人是从武汉来的,员工都隔离了。没办法,定金都交了,等!

等工人过了14天的隔离期,又等政府同意复工,才开始继续装修,那会儿已经一月份了。

本来感觉这已经够多灾多难的了,结果员工宿舍有个高烧不退的,恰好又是武汉的,为了安全起见,王多余店里的装修又停了。着急也没用,刚好还有不到半个月就春节了,王多余就想过完年再装吧。

春节一过完,王多余就联系装修公司的对接人,可是联系不上,不仅人联系不上,公司都没了!

后来去报了警,王多余才知道,可能是受疫情影响吧,那段时间好多装修公司都倒了,情况好点的,就是能退一部分定金,情况差点的,就是王多余这种装修还没开始,公司就直接卷着钱跑了,定金加材料费六万块钱,就这么打了水漂。

得知装修公司跑路,王多余是一边往警察局跑,一边找新的装修公司。要不是疫情特殊时期,王多余就自己买东西,自己联系工人装了,但这也没办法。

再找装修公司时,他就谨慎了很多,定金也是分批次给,一次就给两万。虽然有进展了,还是会受疫情影响,从签完租房合同,到装修完花了六个月。

钱也是哗哗的往外流:被装修公司卷走了六万,后来又找的装修公司花了十二万,加上六个月的租金以及一个月的押金,这就二十七万了。

一普通人,钱哪里经得起这么造?

人要是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

本以为接下来就可以好好开店了,没想到人要是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

先是设备出了毛病。

本来,王多余一直犹豫烘焙设备和蛋糕冰柜买二手的还是全新的,装一个大型的电烤箱,要一万多块钱,成套的冰柜要九千,如果是在闲鱼买二手的,两样下来一万五就够了。

王多余琢磨着,这么折腾下来想着还是省点钱,就买了一套8成新的设备,到了2021年3月份,临开业前,想着先烤一批胚,看看几个蛋糕师傅哪个蛋糕胚烤的比较好,结果发现电烤箱根本启动不了,冰箱也是,找的师傅过来看,说是外面看着是新的,但其实是个翻新机,修倒是能修好,不过还是容易坏,还不如再换个。

本来想着省一点儿钱,结果被坑了。

王多余很尴尬:花了那么多钱还没开成业,不敢回家,也没有脸回家,偶尔有老家的朋友来出差,听说王多余现在自己当老板,还会过来看看,他就只能硬撑着。结果就是缺钱不敢跟家里提,也不敢跟老家的朋友借,王多余把车卖了10万块钱,才又换了新机器。

几番折腾下来就到了2021年4月份,换了机器,王多余的蛋糕店终于开业了,本来以为可以好好做生意了,但没想到噩梦还在继续,王多余的蛋糕店生意非常冷清。

因为第一次做生意啥也不懂,发了几张传单就开业了,宣传都没到位,所以没什么订单量。

“今天出几单?我看着没啥人啊。”、“除了刚开业那一天还行,现在一天大概就四五单,今天天气不怎么好,就3个。”……

听着店员和前台小姑娘的对话 ,王多余心里咯噔咯噔的,这样类似的对话,在那个时候基本天天都会出现,王多余的心,每天也都是咯噔咯噔的。

走投无路时,前领导给了条光明大道

就在王多余一筹莫展时,救星来了。

早之前公司的领导,听说王多余回上海的事儿,主动联系王多余,把公司,包括总公司和分公司每个月都要举办的生日会蛋糕,以及庆祝大单促成的庆贺蛋糕,都给了他。

这一个月就有10几单,听着不多,但是因为客单价高,所以每个月能有万把块钱进展,也算缓解了王多余的经营危机,更重要的是,这给了王多余一条新思路,他不一定要每天坐在店里等着顾客上门,可以直接和公司或者餐厅酒店谈合作。

因为一般来说消费者要进行约会、过生日、周年庆、同学会这些活动的时候,都会去餐厅或者酒店,还需要预约。每个餐厅都有一个预约登记本,上面写着姓名、电话、日期、多少人。

王多余正好有个朋友负责一家酒店的餐厅,经常承包一些Party,他会把这些信息给到王多余,王多余就会再给客人打电话,问:“您好,刚刚您在某某酒店订的位置,想问您,需不需要我们提前为您准备好蛋糕?”

电话过去后,对方如果说不需要准备蛋糕,就回复期待你的到来,如果需要蛋糕,就会说预祝用餐愉快,可以加微信详谈蛋糕细节。当然了,每一笔订单成功后,酒店餐厅都会有抽成。

不过,除了朋友管的酒店,要大规模的开发渠道,其实很难,因为有很多酒店或者餐厅都是连锁的,公司管的比较严,这种做法不被允许,但总要撞了,才知道哪家店是不是南墙。

王多余想:如果是南墙,那就换一家,总有一家我是能撞开的。撞得多了,王多余仿佛有了铁头功,越撞越厉害。

最后,王多余谈成了一些酒店,加上前领导介绍的客户,积攒下来,营业额还算可观,那个时候是2021年7月份,单靠和公司、餐厅以及酒店的合作,每月都能有十几来万的营业额。

就这么倒霉?!刚有起色就被员工“捅刀子”

店渐渐步入正轨,生意越做越稳定,偶尔有之前的同事来找王多余,时不时还调侃王多余一句大老板,就在王多余以为,创业终于快成功的时候,新的问题又出现了。

中秋节的前夕,王多余推出的礼盒月饼陆陆续续和好几家公司谈成了订单,不算上零售的,已经差不多两千单了,就算批量给出了优惠,那也达到了三十多万的订单量,况且还没到中秋呢,王多余整个人兴奋的不行。

但是到了9月17号,店里的两个师傅毫无征兆的一前一后给王多余发信息:“我要离职。”

电话过去,对方支支吾吾也不肯说原因就挂断了,微信也不回消息。这下子麻烦了:

中秋节的订单一大堆,虽说基本上预定的月饼都完成了大半,但此时店里就剩一个蛋糕师傅和王多余,加上餐厅那边,因为节日增多的订单还需要一个人送货,根本难以正常维持。去同行店里借师傅,可正值节日,哪来的那么容易?

刚开始王多余还觉得只要钱拿得多,总会有店愿意借师傅的。但王多余东奔西跑时,在别人的店里,看到刚跟王多余提离职的师傅,穿着别家店里的员工制服时,顿时恍然大悟,也难怪,好说歹说,再多待两天都不行。

王多余气的不行,本以为经营好一家蛋糕店,注意它的品质,注意它的味道就好,没想到还得注意自己的后背。

王多余记得很清楚,就中秋节的前两天,9月18号,自己就站在上海的街头,明明没有风,却冷的不行。

开弓没有回头箭,狭路相逢勇者胜

王多余知道,自己都走了这么远了,不能停下,开弓没有回头箭。只是能开蛋糕店的一抓一大把,真正的好师傅,却根本不好找。

王多余在网上查本地较好烘焙的学校地址,再一个一个的找过去,就这样跑了一家又一家,终于在中秋节前,有两个烘焙学校的老师表示,有时间,愿意帮王多余一把。王多余还找了两个兼职的学生,让他们装盒,这样下来,勉强还忙的过来。

中秋节那天忙完后,王多余给两位老师还有剩下的蛋糕师傅一人包了个大红包,非常感谢他们。过节嘛,也得庆祝庆祝,一面庆祝节日,另一面也庆祝王多余自己,社会又教了自己一课,又成长的更强大了一点,没倒下,反而又向前迈了一步。

师傅的事情解决了,好不容易眼见可以赚钱了,但坏事又来了,中秋节没过多久,距离王多余两百米又开了一家蛋糕店,开始跟王多余进行价格战的恶性竞争。王多余的蛋糕单价基本上就是平均300~500的样子,而对手相同尺寸的蛋糕,基本上都比王多余便宜百分之十到百分之十三。

但是王多余的价格压不下来,因为要进口的新鲜水果、好的优质奶油,找安全可靠的供货商,还有手艺较高的蛋糕师傅,以及配货员和其他员工,这些也都压不下来。

王多余本来还挺担心,但是后来去买了对手的蛋糕,吃完后其实就不担心了。因为对手用料和工艺都不行,他相信好的产品会说话,尤其是在这个靠重点客户销售的模式里,最后,对手果然很快就搬走了,而王多余的生意蒸蒸日上,现在,他终于可以硬着腰杆和爸爸通话了,当然,那记巴掌他只敢在梦里还回去……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专栏

快狗打车亏损依然严重,上市能抢占先机吗?

2022-2-17 20:57:09

专栏

离职和苟活,哪一种更适合自己?

2022-2-17 20:57:2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Generated by Feed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