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号员工出走,小米在高端上过紧日子

伯虎点睛:小米高端之路,不再需要创始员工?

来源 | 伯虎财经

文 | 唐伯虎

从12号员工离开,到裁员传闻的发酵;从100亿造车,到1000亿高端的生死之战,小米正在经历一次震荡,也在试图进行一次180度的转身。

至此,过去所有给小米的赞誉,都成过眼云烟,都是要挣脱的枷锁。

里面的人离开,外边的人进来 

李伟星,中山大学研究生毕业,小米12号员工,是小米成立那天,和雷军一起喝小米粥的13人之一。  

(小米给第一批创始员工定制的素戒:姓名 小米 工号 图源:火星试验室) 

加入小米之前,李伟星曾在微软负责Windows Phone软件研发,后来微软放弃Windows Phone中国市场,上司林斌(小米联合创始人)推荐他和雷军聊。后来李伟星就成了小米的早期员工。 

后来接受采访时,李伟星表示,当时雷军画的大饼,他只相信十分之一。 

加入小米后,李伟星负责MIUI开发,后来升任MIUI副总裁。 

2018年9月,小米上市后,小米组织架构调整,新组建了四个互联网业务部,李伟星成为互联网一部总经理,直接向雷军汇报。 

(图源:网络) 

当时,雷军想把一线业务交给这些主要是80后组成的“新军”手里。李伟星所在的互联网一部负责MIUI核心体验、技术中台、游戏发行和MIUI国际业务等。 

不过半年后,李伟星就从互联网一部调任至四部,负责电视版MIUI、小米视频、直播、米聊等业务。 

2020年,小米MIUI互联网业务部门整合,李伟星被调任技术委员会任副主席兼秘书长,不再直接向雷军汇报。有内部员工说,这个副主席像是一个虚职。 

两年后,这个小米12号员工离职,而他微博的最新消息也停在了2020年2月。 

从创始团队离开的,李伟星不是第一个。 

这些离开的人,大概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负责的业务表现不佳或者出现问题的。代表是周光平和黄江吉,这两人是小米早期的八个联合创始人之一。

雷军曾在公开场合说,没有周光平,小米是不敢做手机的。但在2015年和2016年,周光平负责的供应链出现问题,之后就改任小米首席科学家。 

黄江吉和林斌是微软同事,被林斌引荐过来后被重用,负责当年小米的三驾马车之一米聊,与微信争夺社交权。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最后黄江吉改任小米战略副总裁。 

2018年4月,在小米上市之前,雷军发了一份邮件,两人“因为个人原因,选择了新的生活”。 

另外一类,可能就是个人选择,代表就是八个联合创始人之一的黎万强,当年那13个人喝的小米粥,是他爸5点起来煮的。 

加入小米后,黎万强主导开发MIUI手机操作系统,并开创了“米粉节”,在营销策略上颇有建树。其2014年出版的互联网营销书籍《参与感》,成为中信2014年年度图书。 

但在2019年,黎万强离职,继续担任小米集团的高级顾问。 

有人离开,就有人加入进来。2020年,小米十周年之际,雷军宣布小米下一个十年的4个新合伙人:王翔、周受资、张峰和卢伟冰。 

张峰,小米生态链企业紫米科技的创始人,2016年小米供应链危机时候他负责小米供应链,帮助小米度过危机。 

周受资2015年任小米CFO,帮助小米上市。 

王翔,高通工作13年,负责小米重要合作伙伴关系,周受资离开后又担任CFO。 

卢伟冰,前金立手机总裁,在小米走向高端之际,负责独立后的红米品牌。 

不管是早期创始团队员工的离开,还是新的合伙人加入进来,大家都只是在实践一个公司基本的运行逻辑:在合适的时候,成为公司需要的人,或者另谋高就。 

12号员工,也只是这个商业逻辑的组成部分。12年,虽然无法继续陪伴小米发光发热,但至少深度参与到了一个大公司从小到大的过程,这对多少有商业梦想的人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经历。 

(李伟星微博截图) 

相比12号员工的离开,小米裁员的传闻,影响就实在的多了。

裁员?谁的副作用

脉脉上有消息称,小米计划裁员10%。有员工透露,如果绩效两次为C,就会被劝退。 

很快,小米出面否认:小米创业至今尚未出现过裁员的情况,而且目前小米有超过4000个热门岗位依然在广纳贤才。 

也有相关人士来答疑解惑,有些员工会因业务能力不匹配而淘汰。 

作为一家企业来说,辞退低绩效员工属于正常优化行为。像华为和腾讯,都有强制的末尾淘汰制,后来华为把这套规则用到了高管身上。 

当然,事情也不会像小米官方的回应那么自然。 

往年,各个部门会让已经离职或者即将离职的员工背负绩效C,以完成指标。然而,这次公司的通知是,必须强制所有部门有10%的员工绩效为C。 

这意味着,小米“降本”是要来真的了。 

从近期的大环境来看,这种“优化”也有迹可循。 

监管趋严,首当其冲的是互联网企业。从去年底开始,字节跳动、爱奇艺、快手、百度等都有裁员的消息出来,很多公司都把“降本增效”当做关键词,开始做优化。 

小米作为一家偏硬件的互联网公司,相对来说波及的比较少。目前来看,雷军也就在去年共同富裕最热的时候,给自己下面的两个基金会捐了价值约145亿元的小米股票。 

(图源:网络) 

小米面临的压力,更多来自自身业务的调整。 

去年11月起,小米有品与小米中国区零售业务整合;年底,小米多个业务部门又进行整合。据小米公告,因业务调整,小米有品下的有品有鱼将于3月停止运营。 

业务的整合,必然会导致部分人员的职能重合和冗余,这应该就是强制10%的员工绩效为C的原因所在。 

如果推得再远一点,肯定还有造车的原因,而且没法忽视。 

目前,小米汽车全资设立在小米旗下,当下分离出去的可能性不大。伴着小米这棵大树,小米汽车会过得相对舒服一些。小米反之。 

小米汽车仍处在投入阶段,按照雷军的预计,量产车会在2024年出来,届时,汽车业务才有可能实现反哺。 

在这空档期的两年里,小米会有很大的财务压力。按照这种理解,小米现在“降本”,是在行业形势压力下,面对未来可能的资金压力的一种未雨绸缪。 

高端路上的忌讳 

虎年初八,新年开工第二天,小米开了一个高端化战略研讨会。成果是组建了一个高端化战略工作组,目标是三年内拿下国产高端手机市场份额第一,措施是5年内投入1000亿资金。

2019年,红米品牌从小米中剥离,雷军拿着小米9高调宣布进军高端市场。去年12月,雷军手持小米12再度冲击高端,目标从“干翻华为”到了“全面对标苹果”。 

小米对于高端标签的渴望越来越强烈,现在的解决手段是提高研发费用。两年前,小米宣布未来5年投入500亿搞研发,现在,这个补课费提高到了1000亿。

(图源:网络) 

对于承诺过小米硬件综合净利润率永不超过5%的手机厂商来说,小米要成为像苹果一样“优秀的公司”,提振二级市场,只能通过品牌溢价。 

然而,高端之路任重道远。从小米的产品销售策略上说,就频犯高端的忌讳。 

MIX手机系列汇聚了小米最前瞻的科技成果,一直被视为小米打造高端形象的重要出口。去年,小米先后发布了两款MIX系列手机,一款是3月的折叠屏MIX FOLD,发售价9999元,另一款是停更了3年的MIX4,发售价4999元。 

现在,MIX FOLD已经跳到6999元。MIX4更离谱,发布了两个月后就直降1000元,过年前,在某些平台店铺上,大概3000多就能买到。

(黑猫投诉截图) 

一般来说,手机的大幅降价是为了给新品手机让路,但是小米的这种降价,只能理解为冲销量。这种做法,适合以前的小米,但对于想要冲击高端的小米来说,却是致命的坏习惯。在小米成为高端手机之前,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这个“跳价”的问题。 

当然,之所以“跳价”,本质上还是因为在价格和用户认知上出现了分歧,这也是1000亿投入研发,打造高端标签的原因所在。 

紧日子 

创始成员的相继离开是小米发展之必然,这意味着它已经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早期帮助小米打下江山的人,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他们或因个人原因,或不再适合开拓新的领土,光荣让位或黯然离场。 

正如雷军所言,当下,高端是小米的必由之路,是生死之战。在这个阶段,小米在过去所得到的一切都将归零——甚至成了一种负担,从“为发烧而生”“得屌丝者得天下”,到现在投入1000亿揭去曾安身立命的标签,“全面对标苹果”,这背后需要的是力拔山兮的气概。 

现在,小米的主营业务依然正常,IDC数据显示,小米手机的出货量保持在第三的位置(14.1%),但越发严峻的市场环境,叠加小米在高端和汽车路线上高额投入,让它感觉到了“降本”的紧迫性,业务的优化不可避免。未来几年,小米都要过紧日子。

参考来源:

1.新浪科技:雷军再失猛将:12号创始员工离职,曾一起喝粥创立小米

2.虎嗅:黄江吉微软13年战果显赫 加入小米8年为何上市前夕黯然离场?

*文章封面首图及配图,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若版权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联系我们,本平台将立即更正。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专栏

“农村版淘宝”登陆港交所,汇通达上市能否筑高“护城河”?

2022-2-18 20:56:48

专栏

亿万滑雪产业,真的出圈了?

2022-2-18 20:56:5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Generated by Feed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