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立生物IPO疑云:买来的核心技术究竟有多少价值?

来源 / 向善财经

近日,加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称:加立生物)赴港交所冲刺IPO。根据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加立生物是一家以药物输送平台以及其他技术专利为基础,致力于研发药物的公司,目前其产品管线侧重于非阿片类术后疼痛管理、消炎疼痛控制、麻醉及镇静。

根据公开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加立生物科技创始人林帝邦年仅30岁,高中学历,为立业集团实控人林立之子。公开信息显示,2007年林立曾经登上过中国百富榜,成为深圳首富。

加立生物IPO的消息一出就引来诸多关注,市面上也不乏质疑之声认为林帝邦背后全靠前首富林立撑腰。然而事实究竟如何,接下来我们试图一窥端倪。

核心技术靠买,专业背景不足如何引领企业上市?

生物科技领域是典型的知识密集型领域,一般而言,该领域的创始人多为有医药专业背景的业内人士。

根据公开的招股书显示,2009年7月,林帝邦于广东省普通高级中学取得高中文凭,曾经在华林证券担任财务部经理,随后在立业地产、立业医药等企业担任管理职务。换言之,作为加立生物创始人,林帝邦可能缺乏足够的专业背景。

据天眼查APP可公开查阅的信息显示,目前,林帝邦担任4家公司股东,9家公司担任高管。其中不乏林立为实控人的企业,包括立业地产、立业制药等企业。另有公开资料显示,从2013年,林帝邦就在其父名下的华林证券担任财务部经理。

这似乎就不难理解市面上为何质林帝邦创立的公司上市颇有一丝有“拼爹”的意味,从创始人履历来看,一系列的任职背后,都是在集团内部。

此次加立生物IPO披露的信息也似乎能够给出一些佐证。

据悉,除林帝邦之外,公司另一创始人陈献是关键人物,招股书显示,后者为执行董事、董事长兼首席财务官,后者是执行董事、首席科学官,二人分别通过Cali Nova和Cali Trading持有加立生物58.8%和30.29%的股份。

陈献博士作为公司的共同创始人,有超过30年的药物研发以及药物制剂技术等方面的经验。事实上,陈献博士也是加立生物技术平台PG-Depot及ClearSol的主要发明者。

值得外界关注的是,加立生物之所以有底气冲刺IPO,或许与一笔交易密不可分,据悉,加立生物的核心资产和技术平台正是向Latitude公司购买而来的。

从2016年陈献与林帝邦共同创立加立生物之后,先后把CPL-01、CPL-05、CPL-07和PG-Depot及ClearSol技术平台转让给了加立生物。2018年1月,FDA批准了公司旗下的一款改良型新药的临床试验。

根据陈献博士实控下的Latitude与加立生物的协议约定,加立生物独立承担成本和费用,而Latitude把持着研发和生产。

“类似的协议可能会使得公司在治理架构上存在一定的风险,这可能需要市场更加关注”。有分析人士表示,协议之下,可能说明加立生物科技本身的研发实力仍然存疑。

从研发人员的数量上来看,目前公司有24名员工,其中研发人员16人,研发人员规模较小。换言之,公司开发新药的能力尚有不足。

一系列的事实似乎说明,加立生物作为冲击IPO的主体,却对于小股东Latitude非常依赖,同时自身研发能力受限,未来成长价值有待考量。

对于当下科技企业IPO的环境,有业内分析人士指出相比概念本身,更应关注长期价值。

“一些科技概念下的企业登陆二级市场可能并非为了融资发展,更可能是为了从一二级市场套利,对于一些核心成长价值不够强的企业来说,冲击IPO的过程中可能需要展现出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和未来的成长性。”上述分析人士指出。

新药尚未商业化,持续净亏损之后立加生物未来几何?

从公开的招股书信息显示,冲刺IPO的加立生物持续亏损。数据显示,2020年度前九个月,公司亏损2015万,全年亏损2484.9万,2021年前九个月,公司亏损4433万。

整体来看,亏损主要源于研发支出。2020年1月-9月,公司研发支出1674.9万,全年研发支出1978.9万,2021年1月-9月公司研发支出达2853.8万。

长期来看,亏损不是问题,也可能不会成为加立生物上市路上的绊脚石,但问题不在于亏损,而在于可预计的未来,公司可能会持续净亏损,且实现或维持盈利仍然比较困难。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加立生物尚未有产品获得商业销售批准,亦未通过产品销售产生任何收入。

公开资料显示,从产品端来看,加立生物的产品主要有三种。

1、CPL-01(罗哌卡因长效缓释注射制剂),目前为公司核心产品。其目标适应症为围手术期术后长效镇痛,减少阿片类药物的使用、安全性更高。其在伤口缝合时直接注射到手术部位,而无需泵或PCA。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为止, CPL-01正在进行IIb期临床试验。

2、CPL-05(美洛昔康长效缓释制剂)用于局部镇痛消炎的长效NSAID。

3、CPL-07(阿法沙龙静脉注射液),一种神经活性类固醇麻醉剂,不含Cremophor EL是静脉全身麻醉的候选药物。

一方面,虽然公司已有改良新药,但如果公司无法在全球范围内形成有效的知识产权保护,那么可能会陷入与第三方开发商的竞争中,且对手可能会直接获取公司产品或技术,可能对未来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据悉,目前公司在全球范围内共有2项专利,均在美国。

另一方面,此类公司的业务以及财务前景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产品的成功商业化。如果公司的候选产品未能在安全性以及疗效等方面被监管机构认可,那么商业化进度可能会受阻,并影响公司未来的现金收入。

从行业竞争的角度来看,目前全球市场上依旧有四款获批的手术部位长效镇痛药物,包括Pacira Pharmaceuticals的EXPAREL、Innocoll的XARACOLL、Durect的POSIMIR及Heron Therapeutics的ZYNRELEF。这意味着即便未来新药面世,也可能会面临着不容乐观的竞争局面。

如今,创新药的机理越来越复杂,药物研发周期较长,且后续的推广仍然需要大量的资源投入,这意味着对于一些新型生物科技企业来说,在研发能力有限的情况下,可能很难构成长期有效的竞争力。

宏观角度来看,疫情的长期化的确利好生物科技企业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但值得警惕的是,短期利好消息并不意味着形势将出现根本性变化。

中长期来看,当下市场的价值投资逻辑在持续回归,随着经济生活逐步回归常态化,未来生物科技板块的估值逻辑可能会有新的变化。

这可能对立加生物来说是意味着IPO的最佳窗口期已经过去,至此,市场也就更能理解为什么即便产品商业化未果,立加生物也要匆忙上市。至于接下来IPO最终能否成功,资本市场将给出怎样的定价?我们将会持续关注。

声明

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文中信息及作者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与否须自行甄别。另:所涉企业信息,均来自于企业的法定公开披露信息。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专栏

315倒计时响起:溜溜梅变溜溜“霉”?曾因食品安全被罚

2022-3-12 11:56:56

专栏

既要科技、又要潮牌,千元realme重走OPPO路才是最好选择?

2022-3-12 11:57:0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Generated by Feed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