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巢瑞士工厂出现大量可卡因,雀巢的奶粉还能喝?

来源 / 向善财经

雀巢以生产婴儿食品起家,以生产巧克力棒和速溶咖啡闻名,在奶粉领域也有涉足。据天眼查专业版APP显示,雀巢(中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5年,入华时间也已经不短了。然而,就是这样一家世界级的食品制造商,谁能想到竟然能够和可卡因联系到一起?

5月6日,雀巢冲上了热搜,原因是其位于瑞士的工厂发现有大量可卡因。据路透社报道,瑞士警方于当地时间周一晚上接到来自瑞士Nespresso(雀巢旗下子品牌)工厂的报警。报警称其工作人员在卸载从巴西运来的咖啡豆时,发现了一种不明白色物质,警方对白色粉末进行分析后,结果证明是可卡因。

雀巢方面表示,由于警方还在调查,他们无法提供更多的细节,但强调雀巢拥有严格的质量控制措施,对咖啡生豆入库直至出产成品的整个流程进行管控,该物质未与雀巢任何产品或用于制造雀巢产品的生产设备接触,他们的产品是安全的。

虽然具体原因尚未调查清楚,不过这件事再次让雀巢的食品安全问题成为了众人关注的焦点。

“涉毒风波”背后的“危险信号”

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食品安全问题一直是老百姓热议的话题。监管部门也曾多次强调,食品安全没有“零风险”,只有“零容忍”。

需要注意的是,雀巢不仅生产咖啡,同样也生产婴幼儿食品,比如知名奶粉品牌雀巢能恩,雀巢恩敏舒,还有婴幼儿米粉品牌嘉宝等等。对待婴幼儿奶粉等食品国家更加重视,甚至达到了药品的程度。

此次事件估计也会对雀巢的品牌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尤其是其旗下的婴幼儿食品系列。

试想下,如果把可卡因这种白色粉末混杂在同样是白色粉末状的奶粉当中,不仅更难以分辨,造成的危害也更加严重,影响更加深远,怎么想都让人感觉毛骨悚然。消费品牌,尤其是有婴幼儿奶粉业务的品牌跟毒品做关联,纵使产品没有问题,但是对品牌的伤害无疑是致命的。

在经历三聚氰胺事件之后,本身国内家长对于婴幼儿食品安全问题就非常敏感,很容易被挑动神经,对于奶粉更是精挑细选,生怕中招毒奶粉。而此事中雀巢品牌却和毒品联系到了一起,也更加让家长忌惮,对于其品牌来说是一次不小的打击。

有婴幼儿食品行业分析师表示,此次可卡因事件之后,雀巢的业绩以及品牌均可能受到较大冲击,短时间内很难消除。加上国内新生儿出生率下降,国产品牌崛起等各种条件,未来雀巢品牌的影响力可能会逐渐衰退。

品质一直是影响婴幼儿食品选择的首要因素。为什么如今国产奶粉能够崛起?根本原因就在于多年来国产奶粉逐渐构建起的品质保障,对产业供应链的各个环节把控程度已经达到了极致。

作为全球知名的食品制造商,按理说雀巢的供应链体系已经非常成熟完善?为何还会出现漏洞?难道雀巢在企业管理层面仍然存在问题?

在向善财经看来,或许是由于雀巢作为食品巨头,随着规模扩大企业越来越臃肿,表现在管理上则是越来越粗放。就像是典型的大象难转身,一旦某个环节出现管理问题,将会引发严重的连锁反应,而且由于庞大的业务链,想要转身应对也会反应迟缓。

实际上,从近年来雀巢在食品安全问题上的表现,已经透露出了一些危险信号。

2005年至2015年期间,曾有多家媒体报道,雀巢系列产品吃出虫子。对此雀巢回应称,“活虫”报道内容有严重失实部分,在严格的生产程序和质保措施下,任何活的生物包括虫害都不可能生存。

在2017年,雀巢能恩奶粉曾被卷入“有毒纳米门”事件。据“地球之友”曾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其委托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Arizona State University)检测了7款受欢迎的澳洲婴幼儿配方奶粉,结果发现其中5款含有“没有被批准用于婴幼儿配方奶粉中的纳米粒子”,其中雀巢能恩1段、佳思敏1段含有针状羟基磷灰石纳米微粒。报告称,这种针状羟基磷灰石纳米微粒已经被发现能导致小白鼠的肝肾细胞死亡,所以它们是“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澳洲婴幼儿配方奶粉”的。

对于此事,雀巢在澳洲的发言人曾表示,“针状纳米微粒可能是天然存在的,或者是(在生产过程中)附带产生的”。

2018年,英国路透社报道称, 雀巢宣布在德国召回 一批生产批号为80250346GA的 400克恩敏舒氨基酸罐装奶粉 。原因是其部分产品的矿物质含量过高。此事导致雀巢品牌名誉受损,在网民的心目中认可度降低。雀巢方面回应确认了在德国出现问题奶粉一事,但表示这次事件并不影响德国以外的市场 。

在去年,雀巢在一份内部文件中承认,自己公司60%以上的主流食品和饮料产品不符合“公认的健康”定义。雀巢发言人说:“像健康之星系统这样的指标,使消费者能够做出明智的选择,但是,它们并不能涵盖一切”。

全方位质量竞争下,雀巢奶粉如何抉择?

从消费者的角度审视,雀巢对待婴幼儿食品安全问题的历史过往,或许交出的是一份难以让人满意的答卷。那么雀巢奶粉未来在国内市场会是怎样的走向?

对于国内奶粉行业,2016年《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管理办法》的出台,被称为“史上最严奶粉新政”。不过婴幼儿配方注册有一个5年的期限,2021年已经是5年期限的最后一年,意味着奶粉配方注册再次“开闸”。

另外,2021年3月,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国标进入为期2年的过渡期,如今已经不到一年。相对于上次奶粉标准发布,相隔已经十二年,这同样是一个很大的政策周期变化。按新国标来看,国内对婴幼儿奶粉要求真正达到了全球最高标准,2段、3段奶粉将有各自独立的国标,而且各种营养成分含量规定也更严格。

随着我国新生儿出生率增速放缓,婴配奶粉市场进入存量竞争阶段,再加上外部的疫情环境,叠加之下带来的压力不言而喻。实际上婴配奶粉行业进入了从奶源到生产工艺,再到乳业安全指标等全方位的质量竞争时代,行业正面临新一轮洗牌。

表现在国内婴配奶粉市场,则呈现出冰火两重天的局面,一边是飞鹤、君乐宝等国产奶粉的逆势崛起与疯狂收购扩张;另一边是外资奶粉品牌的退潮撤离。至于原因也比较明显,比如雀巢,虽然也是大品牌,但在奶粉领域的产品层面也出现过不少问题。仅在香兰素成分上,最近也有不少外资奶粉企业踩雷。

随着国内婴配奶粉行业整合加速、品牌市场集中度提升,而这也意味着国产婴配奶粉或许正在走向成熟阶段,最终的市场格局正在形成,不过这对于雀巢等外资奶粉品牌来说并非什么好消息。

自从政策端的收紧和婴配奶粉配方制的实施,国产奶粉再次崛起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如今,国内奶粉行业的市场主导地位再次发生更迭。数据显示,2018年国产奶粉占据约45%的市场份额,而2021年国产奶粉已超过外资品牌占据了市场60%以上的份额。

外资奶粉企业市占率反而不断下跌。这背后,内资奶粉企业曾经的劣势正转化为优势,而外资奶粉企业曾经的优势正转化为劣势,不少外资品牌开始选择撤离国内市场。

2021年2月,美赞臣大中华区婴幼儿配方奶粉和营养品业务,被利洁时转让给春华资本。同年5月,新西兰a2牛奶宣布对中国婴幼儿奶粉市场战略进行审查。而在2019年,恒天然就已出售在山西及河北的两个牧场,并减持贝因美。

至于还不舍得国内市场的雀巢等外资奶粉企业,留给他们反超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了,生存空间将愈发有限,亟需变革自医。对于其未来,我们也将持续关注。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专栏

财报前瞻:维持高增长这道题,Roblox难以回答

2022-5-11 0:00:54

专栏

飞鹤奶粉发现3粒异物,国产奶粉品牌离真正崛起还有多远?

2022-5-11 0:01:1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