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试行“办公桌轮用制”,上班前要先占座!员工:这很Meta

来源 / 互联网那些事

“我对天发誓,把一个有效的东西换成一个可怕的、不起作用的替代品,并强迫所有人遵循,这真是太糟糕了!”Meta一员工控诉道。

在Meta推出“办公桌轮用制度”后,员工们对此十分不满意,这意味着大多数员工将不再拥有自己的固定工位,而是要在到达办公场所之前提前对座位进行预约。

从布置工位再到下班收拾回家,给Meta减少了成本,却对自己的工作体验降级,更离谱的是Meta将自己节流的措施包装成了一种“全新的工作体验”,Meta内网一名员工这样写道:“没人买这种新体验的账。”

一头是员工无法适应的工作体验,一头是Meta自身急需的降本增效,共享办公真有那么不堪?或许换个角度,我们就能发现他的妙处。

01.轮用办公桌,不止为了节流

当下,Meta员工与领导层的紧张关系正在日益加剧,尤其在领导层表示将加大裁员力度,让公司氛围变得更加紧张后,员工们本就不多的诸多福利都被取消,而所有削减成本的措施都被冠上了“新奇体验”的美名。

不诚实是员工最不愿意看到的,他们更希望公司直截了当的告知他们内部的变化,而不是像哄骗小孩子一般,将员工蒙在“新奇”的鼓里。

扎克伯格也感到无力,公司确实遇到了经济上的难关,包括Netflix、微软等美国科技界的大部分巨头均收到经济衰退的影响,一个接一个当场撕起了offer。

或许是受到元宇宙的影响?Meta是科技界首个试行“办公桌轮用制”的。

Meta深谙员工对工作的满意度与工作效率成正比,尤其对科技大厂一排代码就能走天下来说,除了需要团队协同合作外,大部分工作都由一台电脑完成,几乎不受场景的限制。

根据需求缺陷型定义,个人实得报酬与其认为应得报酬之差较小,那么该员工的工作满意程度便越高。从SEC文件中的数据显示Meta员工的平均薪资在292785美元(约合人民币205.48万元)位列美国科技大厂第二位。

即使在科技硅谷美国也没人能拒绝200万的年薪,更何况还是在具有广阔前景的元宇宙Meta,在公司大幅裁员的背景下,能留下的非骨干即稀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被毕业的员工若是在危难时刻选择走人,似乎不讲武德。

甚至这其中更深的套路在于,员工在得知“办公桌轮用制”后控诉会减少来公司上班的天数,反而转战咖啡厅或是家中,更舒适的场景往往更能产生高效率的工作,这也是Meta对员工的哭诉不予置评的原因之一。

众口难调,相比于很多科技公司鼓励员工重返办公室,Meta完全走在了尝试新工作方式的前沿,这样的工作方式对于特斯拉这样的实地工作员工来说简直是梦寐以求。

普通白领可能是一台电脑,一杯咖啡;设计师可能需要一台电脑+数位板;律师可能需要电脑+各方服务合同,文性工作的工作场景受限制极少,在办公桌前一切需要时间的安顿工作都会被电脑飞快的速度弥补回来。

或者这么想,是安顿工位的时间长还是你上班摸鱼的时间长?

为了不让自己的员工在自己的场所里摸鱼,Meta在实现“共享办公”的同时省下了场地费用、电费,还带动了员工对提前抢座的积极性,而全透明式的工作氛围被竞争的浓雾笼罩着,不是专业做创客的公司,却把共享办公的概念玩的明明白白。

我们可能听说过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共享雨伞,在这个万物皆可共享的时代里,我们看到了另一种关于高效的可能性,在一波又一波的热潮退烧之际,共享办公概念正越炒越热。

02.未来办公的最主流形式

对于羽翼未丰的美国初创公司来说,在旧金山找写字楼可谓是一场噩梦。

有报道称旧金山写字楼的租金在2015年便突破每平方英尺60美元,仅次于曼哈顿,而其占用率是全美最低的,于是全球最大的商场运营商给了无处生根的初创公司一个解决方案:

旧金山市区内有一名为Bespoke的3.7万平方英尺(约合3400平方米)的活动空间,只要每月支付385美元就能共享办公桌、使用一切办公设施及休闲场所,比如攀岩墙、打盹舱,部分会议室的大门直接面向商场,新零售公司可以随时实验新产品及理念。

这样的“福利”很难不让创业者心动,Bespoke在开业前私人办公室全部被抢购一空,甚至有创业者早早开始排队申请办公桌。

“虽然没有归属感,但还是早点下班比较重要!”在外企Paypal工作的刘小凡在小红书笔记中写道。

在公司实行共享办公桌政策后,精简办公用品成了她每一天的日常,由于工作性质特殊,共享办公的工位上可以提前向公司申请更多的设备,每台桌上都会配有一个带鱼屏,走的时候需要清理个人桌面否则会被阿姨收走。

另外公司还拥有独立运营的订座程序,提前选好座位后会收到邮件提醒。

对于把工位布置的天花乱坠、当家的社畜来说,更简洁的工作方式与归属感的缺失,在某种程度上减轻了自己想“摆烂”的心态,不认真对待工作都对不起这来之不易的工位。

据GIR (Global Info Research)调研,按收入计,2021年全球共享办公空间收入大约7221百万美元,预计2028年达到17160百万美元,2022至2028期间,年复合增长率CAGR为 13.2%。

对于初创公司来说,“拎包办公”是很多共享办公室的基础目标,随着办公增值服务的加大,创业者们受惠的力度也会越来越大。

2015年潘石屹就在中国推出过一款共享办公项目SOHO 3Q,目前在北京、上海等中心地段已开业将近20个,拥有近20000多个工位,尤其在房地产开始追求“轻资产”的今天,3Q已经成为SOHO的明星项目。

但,这不就相当于一个付费的会员制图书馆吗?如果需要团队协作交流,与领导进行PPT汇报,却没有预约到对应的会议室或私人空间,又该当如何?

不固定的阶段性服务需要解决的问题还很多。创业者在选择共享办公时仍旧存在较多的疑虑,譬如开放式的空间遇上竞争对手会造成资料的泄露,法务财务手里的公司内部信息变的透明化,又或是关键时刻订不到座造成工作进程受阻。

对于2018年才迎来第一轮密集投资的新兴行业来说,共享办公的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国内共享办公鼻祖UFO.WORK的CEO李杨曾预测未来将有1/10的办公空间均在共享办公场所里实现,这个市场未来将是万亿元的市场级别。

折腾,是企业家最常干的事。潘石屹也早说过“我的双肩包就是我的办公室”,未来办公轻量化将成为年轻一代的主流。

Meta确实为了节流开放办公桌轮用,但让自己的初期固定成本大幅缩减,给员工新奇工作体验的同时,也在让Meta自身重回初创时期,用老人的姿态去切身感受这个时代的新项目,对于内部元宇宙的开发者来说,更容易产生灵感。

共享办公不止是“没钱交房租”那么简单。

参考:

“灵活适配的办公模式更受青睐”,后疫情时期共享办公如何脱颖而出?——人民融媒体

郑州有了“共享办公室” 拎包就能入驻办公——河南商报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专栏

顺丰、菜鸟“较劲”末端物流

2022-9-21 20:56:43

专栏

复盘李佳琦回归直播首秀,低调的6000万场观背后有哪些值得说?

2022-9-21 20:56:5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Generated by Feed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