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名著人物入糖入画,快手成就老手艺,催生新匠人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名著人物入糖入画,快手成就老手艺,催生新匠人
0 0

赵海强今年46岁,即将“知天命”的他打算给自己的人生来个“急转弯”。过去的20几年时间,虽然没有专门从事糖画制作,但生活中总少不了“一勺糖”的陪伴。如今,他萌生了想要放弃金融行业相关工作,一心钻入糖画世界的念头。快手上数万老铁的支持,给了赵海强坚持去做的动力。这个单凭一腔热爱与孤勇的中年男人,正在快手开启一段新征程。

与糖画的两次邂逅

赵海强出生在河北省衡水市景县,从小就对各种民俗感兴趣,不仅爱好传统的书法和字画,还喜欢收集小人书和连环画,对由“四大名著“衍生来的小绘本更是情有独钟。连赵海强自己也未曾想到,在未来的日子里,他会两次邂逅独具特色的民俗艺术——糖画,并将醉心已久的“四大名著”中的人物融入糖画创作,开创糖画的工笔人物画法。

在接触糖画之前,赵海强自己做点小生意。“那时我20岁出头,辗转来到青岛,在那里的旅游景点卖当地特产。”也正是在青岛这个地方,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遇到了糖画生涯的启蒙老师,那是赵海强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接触糖画制作。“小时候,在公园里见过老手艺人制作,当时就觉得有趣,没想到成年之后再次观摩,竟动了想进一步了解的心思。”

得了顾客的要求,手艺人只需在脑中稍微想一想,便成竹在胸,从糖锅里舀半勺橙黄透亮的糖料,慢慢倾倒,手随心移,不多时便可勾连出一幅作品,末了粘上一根竹签,既可作为观赏之物把玩,又可入口作小吃食。

看到手艺师傅行云流水的手法和栩栩如生的糖画,赵海强被深深吸引了,“手艺人厉害之处就在于,他能用最简单的工具,一锅糖、一柄勺、一块板、一根签,做出不简单的作品。”

为了走近这门古老的手艺,赵海强主动向手艺师傅请教,提出要拜师学艺。“跟随师傅学了些老鼠、老虎之类的动物画,算是入了门”。后来因为各种原因,赵海强的糖画学习被迫中断。“虽然当时心有不甘,却也不好强求,只能自己慢慢摸索。”但总归只学了不长时间,糖画的精髓尚未掌握,赵海强只好暂时搁置这门手艺。

与糖画的再次“重逢”是在两年后,赵海强有位因闯关东而失散多年的二爷忽然回乡探亲。“我之前就听家里人提过二爷,听说他还有一身糖画的本领。”赵海强自然不能放过再次跟前辈请教的机会,他又拿起勺,跟着二爷一点点地从熬糖开始学起。

从入门到精通,是20多年的经验累积

“糖画糖画,熬糖是关键。”赵海强说。糖画以糖为材料,将糖料在炉子上用温火熬制,等到可以牵丝时便晾凉备用,用来浇铸造型。一般来说,绵白糖、麦芽糖、红糖都可以用作糖画的原料,拉丝成型的关键不在糖料,而在于熬制之后冷却时的状态。

20多年的“熬糖”经验,也让赵海强总结出了套路。“为了保持作画时糖的状态,冬天和夏天的糖锅里会加入不同的材料。冬天糖料冷却很快,容易脆,所以会在糖锅里放入‘秘方’让它冷却慢一点。夏天则相反,熬好糖料后,久久冷却不了,会影响作画的效率,就会放另一种‘秘方’缩短它冷却的时间。”

为了加深对糖画的了解,在练习之余,赵海强开始钻研糖画的历史。通过查阅文献资料,他了解到,糖画发展至今已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在这个过程中,逐渐演变成南北两个派系。虽是一脉相承,但在细节上还是有差别的。南派糖画工艺,以四川为例,主要是以刮片形式为主,将一勺糖倒在板上,用勺底匀出一个大致的轮廓,讲究象形和写意。

赵海强所在的河北则是北派糖画的代表地,“北派手法讲究工笔,以线条为主,注重细节和写实。“二爷当初教他画糖画,尤其在细节上下了功夫。二爷画的十二生肖,手法非常纯熟,能够精准地把握每一种动物的细节纹理。特别是他画的马,腿部线条流畅自然。”

继承了二爷的真传,赵海强的生肖画得越来越熟练,但同时也感到目前所掌握糖画样式的单调。“即使是传统手艺,也得不断创新。”赵海强开始琢磨新的创作方向。“我二爷曾经说过,糖画的最高境界是人物肖像。人乃万物灵长,虽然都有五官四肢,却各有风采,无一人雷同。此外,人表情之丰富也是造物者的精妙所在。若是能得人物肖像画法精髓,可以说是不小的突破。”

在快手发现传承“新大陆”

“如果要创造一套崭新的糖画内容和技法,我必须博采众长,先从同行身上汲取灵感和帮助。”赵海强从朋友那儿了解到:快手上也有很多糖画的创作者和传承人。“现在年轻人都喜欢看短视频,这对我的内容创新很有帮助。”去年10月,赵海强注册了快手账号(快手ID:1070084147),前期他关注了许多不同派别的糖画手艺人,并通过直播间和私信与他们进行经验交流。

总结各家经验后,今年6月,赵海强在快手上发布了第一个工笔人物糖画,是《三国演义》里的刘备。从发冠到服饰,都完美还原三国时期的人物扮相,博得了老铁们的交口称赞。

“一手掌勺绘丹青,图像逼真鬼神惊。伯虎悲鸿皆数指,十年寒暑尽心挣。”快手老铁用一首小诗回应了赵海强的用心,“每次看到视频下的评论,我都觉得我的努力没有白费,通过快手,更多人看见了我的作品。”

当然,作为糖画内容的拓荒者,赵海强在创作过程中也遇到过瓶颈。“一开始人物的五官难以把握,做出来的人物缺少辨识度,我一度怀疑我所做的事情是否有意义,这种创新形式到底能不能被人接受。但老铁们的肯定给了我莫大的鼓励和继续坚持的动力。”

快手普惠的分发机制,让赵海强的视频被越来越多的人看到,随着粉丝量的增加,逐渐有人提出想要跟他学习糖画。到目前为止,赵海强已经通过快手收了十几个徒弟。而对于收徒的标准,赵海强也有自己的看法。“我收徒弟没什么严格的要求,不管有没有绘画基础,只要你喜欢糖画艺术,并且能够坚持练下去,我就能教。”说到底,赵海强也是凭借骨子里对糖画的热爱,在没有任何专业学习做背书的情况下,一步步开辟出糖画的新天地。

就在今年春天,年近半百的赵海强已从朝九晚五的规律生活中抽身,专心投入到糖画的制作和教学中。通过快手招收学徒,承接各种定制样式,“最重要的是把工笔人物糖画技法更好地传承下去。”

新智派首席客服代表

生日“任性” 花样宠粉 良品铺子硬核植入《九州缥缈录》

上一篇

快手琉璃哥:我把老手艺带上数亿观众大舞台

下一篇

你也可能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提示: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

插入图片
名著人物入糖入画,快手成就老手艺,催生新匠人

长按储存图像,分享给朋友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