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收严重下滑、处于退市边缘,趣店还有未来吗?

来源 / 龚进辉

金融科技企业趣店的转型之路非常坎坷,用“屡战屡败又屡败屡战”来形容再适合不过。这不,最近,趣店再度尝到转型失败的苦果。

本月初,趣店宣布,受疫情、政策监管等因素影响,计划大幅缩减万里目少儿业务,暂时保留一个中心继续为客户提供服务。趣店掌门人罗敏在朋友圈发文称,“是时候说告别了,让小朋友快乐健康成长的初心仍在,但疫情不允许,太多太多的不允许......”

不难看出,罗敏言语中充斥着遗憾和无奈。据悉,万里目少儿成立于2020年12月,主体业务是线下素质教育综合体,上线仅1年3个月便凉凉,让人唏嘘不已。对了,其沿用“万里目”的名字,前身是奢侈品电商业务,于2020年3月上线,罗敏对其寄予厚望,把万里目比作“第九次创业”。

万里目上线之初,祭出百亿补贴这一杀器来开路,试图撬动整个市场。2020年6月,趣店还斥资1亿美元投资寺库,成为后者第一大股东,双方将在全球奢侈品电商领域开展全面战略合作。不过,趣店与寺库联姻并未实现1+1>2的效果,后者因拖欠供应商货款、屡遭用户投诉而举步维艰。

显然,寺库连自己都救不了,哪还有闲工夫去帮扶趣店。由于缺乏跨境电商经验,趣店很难掌握稳定货源,导致万里目无法解决奢侈品假货泛滥这一痼疾,“确保100%正品”只是说得好听。当正品行货的重要基石不复存在后,百亿补贴功效减弱,既无法助力万里目崭露头角,更无法使其与阿里、京东等劲敌相抗衡。

2021年7月,万里目被曝出项目停滞,已在小程序上清仓库存商品,项目人员被分流到万里目少儿教育项目中,代表其已名存实亡。事实上,无论是万里目还是万里目少儿,只是趣店近年来走马灯式上马的新项目之一。

2017年10月上市后,在消费金融主业之外,趣店马不停蹄地跨界尝试十多个新业务,从汽车零售到在线教育,从校园社交到高端家政,试图找到新的增长点,但结果并不尽如人意,碰得“满头包”。其中,最知名的项目要属大白汽车。

2017年11月,大白汽车横空出世,这是趣店上市之后的第一个大动作,罗敏将其定位为趣店另一个引擎,重要性可见一斑。“到今年年底,大白汽车就将跃居全国汽车零售的TOP5;再过几年,大白汽车的年销量将达到200万辆,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零售商。”罗敏在趣店2018年公司年会上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

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2018年10月,大白汽车被曝出大规模关店的消息,将从179家门店关至48家,此后又兴起裁员潮,不到1年便从巅峰跌入谷底,最终沦为不受待见的弃子。

大白汽车被砍掉后,趣店又先后尝试过在线教育项目“趣学习”、校园社交项目“相同”、高端家政项目“唯谱家”等,罗敏甚至还曾筹备过医疗养生项目,这些项目被迅速试验,又被迅速抛弃,低成本、毫无头绪的折腾,在2年多光景中占用趣店不少资源和精力,才会尴尬地说出“新项目对外信息有限”。

不知你发现了没,趣店新项目的特点是什么热门就做什么,或多或少给外界留下投机、蹭热度的印象,“速生速死”不可避免成为它们共同的宿命。在我看来,趣店新项目频频失利,与缺乏清晰战略规划和相关资源沉淀有关,而身为一把手的罗敏难辞其咎,他对所涉猎行业全貌和趣店自身优劣势认知不透彻是个硬伤。

明眼人都看得出,趣店急切转型的根本原因,在于金融主业不稳。尤其是随着国家对消费金融加大监管力度,包括趣店在内的一众玩家都免不了受到冲击。据悉,趣店收入来源包括融资收入、销售收入、销售佣金、会员费、贷款撮合收入、交易服务费收入。

去年Q3财报显示,趣店融资收入同比下降41.4%,贷款撮合收入及其他相关收入同比下降95%,销售佣金收入同比下降55.53%,销售收入及其他收入同比下降94.73%,交易服务费及其他相关收入同比增加215.95%。由此可见,在构成总营收的6个主要部分中,5个在严重下滑,趣店处境极其尴尬。

对于趣店来说,迫切需要一次成功的转型来摆脱当前困境。但事与愿违,趣店转型之路并不顺利,遭遇N连败后想象空间大打折扣,更加不受资本市场待见,直接导致投资者产生严重的信任危机。短短4年,趣店市值便从上市之初的100亿美元,跌到如今仅剩2亿美元左右,已处于退市边缘。

2月10日,趣店收到纽交所“退市警告”,指趣店因股价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美国存托股票(ADS)价格低于1美元。不过,趣店仍有6个月缓冲期将股价拉回到1美元关口上方。当然,趣店已有所行动,去年12月宣布,罗敏计划在未来12个月内利用个人资金最多回购1000万美元的趣店美国存托股。

不可否认,一把手回购公司股价,的确有利于提振市场信心,但对于股价的拉抬治标不治本,业绩止跌回升才是关键破局之道。扎心的是,目前来看,趣店多次开拓新业务失败、营收大幅下滑,实在难以让人看到希望,好消息屈指可数,反倒坏消息不断。

除了处于退市边缘之外,2月28日,根据美国纽约南区法院披露文件,趣店及其实际控制人罗敏向提起证券欺诈诉讼的若干原告支付850万美元(约5400万元人民币)的和解金。至此,这桩打了4年多的证券欺诈官司宣告收尾。我认为,罗敏此举等于间接承认涉嫌欺诈,也使趣店品牌形象大打折扣,让人大跌眼镜。

或许,罗敏将在不久后再次启动新项目,继续在转型之路上艰难探索,但能否取得成功,拯救岌岌可危的趣店,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保不齐又是昙花一现。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未来趣店的日子注定不好过,仍将深陷内忧外患,且行且珍惜!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专栏

市值蒸发8成,这一年B站做错了什么?

2022-3-8 21:57:17

专栏

被围剿的元气森林,如何实现自己的梦想?

2022-3-8 21:57:2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Generated by Feedzy